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糖锡】红蔷薇与闵玧其

*短 

*完



【2015/run】

郑号锡每天睡前都有固定流程要完成。

穿着柔软的T恤和短裤躺在同样柔软的床|上,房间保持整洁,之前喷的香氛浓郁也正合适,手机电量满格,总是互相打来打去然后吵闹的舍友们也不在。

总结来说,就是安静、舒适。

他打开屏幕上标着星星记号的文件夹,twitter、face book、ins 在第一排,you|tube在第二排。

手指滑动了两下,按自己心情先点开了推。

依次输入成员的tag,最后跳出来最多搜索量依然是黄金忙内田柾国,谜一样的四次元泰泰,还有腹肌担当朴智旻。
郑号锡点开几个热门,转推除了惯常的内容,就是最近音银上班的饭拍,tag下面的照片是专门截出来的单人照,其次是站子们精心修过的高清图。
这其实都是司空见惯的内容,更改了关键字,看到了意外的近距离的照片。

是SUGA的樱花唇。

郑号锡点开饭拍的大图,最后居然还找到了专门为了闵玧其的嘴唇建立的ID。

仔细看了几张,觉得很不满意。

可能是因为每天都能见面的原因,对这样两片薄薄的嘴唇已经不能再熟悉,连上面的纹路也大概了解,一起用润唇膏的话,对方递过来的唇膏切面上一定会有的擦痕走向也清清楚楚,但是颜色什么的倒是没有注意过。
毕竟自己有没有对绘画创作的好奇心,对妆容的配色更是一无所知,但是看到照片上经过精心调整后的鲜艳色调,只觉得相当失真。

而且玧其哥最近染了粉色的头发,配上他冷淡的表情,更觉得他像是要在空气里消失一样,先从五官开始,融化在过于白的皮肤里。

郑号锡退出图片模式,想试一下自己的tag,但是想到昨天搜索到的寥寥无几的内容,突然觉得今天尤其地疲惫。

郑号锡一直告诉自己要做到最好,“最后一定会变成他们都羡慕的人”,他是这样和金南俊说的。

可是大家不都是这么说的吗,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况且他放不下,无论是自己的心也好还是不想让大家失望也好,决定往往就在一瞬间,走或者不走,无论是哪个,未来都不得而知。可是当初既然做出来选择,现在就要承担。

所以大概是自己现在还不够优秀吧。

「미칠 듯 달려도 또 제자리일 뿐
疯狂地奔跑 却只是在原地踏步」

明天需要更努力。





【2016/save me】

闵玧其并没有咬自己嘴唇的习惯,但是化妆师偏爱为他画咬唇妆。

他看着摄像师手里相机的监控器,仔细地检查着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哪怕是在如此刺眼的阳光下,也能看到监视器里自己脸上一道深粉色的唇|缝。

大概是因为薄荷色的头发,配色让他还挺满意的。

不得不提起他们刚出道时浓郁的hip-hop风,也许当时年龄偏小,大家长相也相当水平不统一,拉蒙一副提前衰老的样子,智旻却是像小学生一样稚嫩,更让自己无法理解的是郑号锡的奇怪面具,总是被忙内们拿走,戴在脸上进行舞台动作的模仿。
后来大概是因为concept出现了转变,对hiphop也不过分强调了。

这样也好。
就像,传统blues听起来很有特点,但是这世界上不是也逐渐出现了普通流行音乐的流派吗。
只要做好自己的音乐,然后传达出这种心意就行了。

但是闵玧其的嘴唇大概是独一无二的。

哪怕在成为艺人之前是个对化妆一窍不通的正直男人,现在这三个字也深深烙印在脑海中,但是如果把这种感觉形容成樱花,对也不对。


刷牙的时候,从郑号锡盯着自己嘴唇愣神的时候就知道了,那种颜色的浓度根本和樱花不是一个程度。

镜头下淡淡的颜色完全是故意遮掩住的假象。

“哥你……嘴唇好红啊。不是有那个吗——”

“什么?”

“蔷薇不是有红色的吗。”

被盯着看的对象发现了,郑号锡扭捏着转开了视线,低下头默默挤牙膏。

闵玧其无奈地笑迷了眼,白色的牙膏泡沫下深粉色的嘴唇的搭配,看起来就像是蔷薇盛开的季节突然下起来雪。

闵玧其曾经有段时间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
从地下到地上,为了表演化妆,为了符合粉丝的需要改变自己,他好像一直都在有心无力地拒绝着。

「내 안에 갇혀서 난 죽어있어 
我被困于其中 正走向死亡」

有时他觉得自我厌恶,曾经压抑的感觉又紧紧缠着他的胃。

“哥不是也说过别太在意这些嘛,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我们——我们防|弹不就是为了挡住这些偏见才出现的嘛。”

闵玧其不记得当时自己怎么回答的了。
郑号锡看起来也很疲惫,但是一直笑着安慰自己。

那时候他突然觉得外貌也好服装也好,说是不喜欢,其实他只是在强行给自己添加设定而已。

实际上有什么要紧的呢。

他还没看过世界,什么都不懂,但是练习生当了那么久,他知道他要的从来都只是音乐而已。

“……谢谢你,号锡。”

现在再给出反应,大概会是这样的回答。






【2016/blood sweat tears】

其实闵玧其是个白到连胳膊肘都是粉色的男人,和大邱男人的形象一点都不一致。

「还有一位,是闵玧其,对你来说……就rap方面是非常厉害的前辈,多向他学习吧。」

婉转地向联系人打听各位练习生的情报时,联系人是这样说的,但是无论如何没想到以这样的面貌相见了。当时就觉得这位大概很不好接触,但是没想到第一次和自己说话的也是这哥。

对方白得像煮熟的鸡蛋清一样,郑号锡对这样没有接触过的类型总是小心翼翼。

“rap会吗?”

“不会……我会好好学的!哥,我学的很快的。”

然而闵玧其只是用他醉酒一般的嗓音发出一声低低的哼声,简单的单音节好像混合了无奈又担心的情绪。

郑号锡不知自己哪里不对劲了,盯着对方的粉色薄|唇心脏砰砰跳起来。
Rap不也是用嗓音完成的吗?

他来之前听了老师给他闵玧其的rap小样,一个人的情感为什么能通过自己的风格表现得那么彻底呢?

rap……或许也会很有意思?
能做到哥那样吗?

郑号锡突然一下来了兴趣。

所以就一直伴着皮肤颜色浅的哥的训斥的声音一直到练习生活的结束。

虽然当初是那样,但是“做的好啊,号锡”,这样的话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闵玧其的嘴里。

比起当初浅系的发色搭配粉团蔷薇似的嘴唇,现在黑色的头发和吸|血鬼一样鲜艳的嘴唇更具攻击力,只是简单的称赞,但是就像是击箭一样完全射|进他柔软的心。

这样的话听多了,郑号锡几乎都要相信是真的了。

有好几次,郑号锡都扭捏地避开了。

“唉哥——我哪有那么好啊。”

闵玧其看到他拧着肩膀的样子,不禁发出一阵哑哑的笑声。

他一直亲眼看着郑号锡在练习室里因为疲劳跌倒在地上的样子,因为用嗓直到发不出声音,但是还要为了活跃气氛要在镜头面前看起来非活泼的样子,因为睡眠不足在保姆车上移动时睡得嘴巴都张开的样子。

「너의 그 sweet 앞엔 bitter bitter
在你的甜蜜面前 尽是苦涩」

“这次的编舞也完全厉害。”

“承认!我好歹有着舞蹈负心啦——”

闵玧其因为郑号锡开心的表情也笑出声来。

那就在其他方面也多点自信吧,号锡,你一直做得都很好。

他知道郑号锡只是一只想吃甜葡萄的小狐狸,在葡萄架下蹦来跳去。
现在终于算是吃到了。

但是还有更高的葡萄架。

他也想吃。

他也想成为他的梯子。







【2017/spring day 】

蔷薇的花语是爱情和爱的思念。

“suga对我来说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哥”。

按照郑号锡的说法,不想提前交换所谓人生履历的内容,是为了保持新鲜感,所以写的时候大家也就象征性地互相聊了聊内容,闵玧其倒是无所谓,几乎不到一刻钟就填好了大部分内容,再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做完了人格测试,摊在桌子上任人参观。

朴智旻还说参照了自己写的“连续呼吸了25年”。

所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专门蹲点打开手机看的时候,会收到来自JJ-hope这样的评价。

不过“鸡皮疙瘩”?

蔷薇虽然很美,但是总有一天会凋谢吧。层层叠叠的花瓣掉光,或者枯萎在花托上的时候,就只有单调无趣的面貌了。

这时候,对不懂的人来说,大概只有枝|茎|上尖|锐的刺能证明它和别的植物的不同了。

不小心碰到的话,会被吓一跳的吧?

闵玧其笑了。

也对,如果是郑号锡,绝对会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

但是在枯萎的时候也要义无反顾地伸出手来的人,也是他啊。

「꽃 피울 때까지 그곳에 
直到花开那天

좀 더 머물러줘
在那地方 

머물러줘 
请在那停留」


闵玧其很想和他一起享受花开的时间。

不过,比这个更重要的,花朵其实是植物的生|殖|器来着。

想让它结出果实。


-fin-






准备考试心烦意乱
疯了真的是感觉反正看不完干脆码会儿字

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东西啦哈哈哈哈哈哈

结尾可以自行开|车了(纯洁



感谢阅读!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