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糖锡】焚身灰智

* 现实向/一发完/be



01

凌晨三点的首尔还是很热闹,繁华地方的生活永远不会因为太晚的时间或者寒冷的季节所桎梏。

闵玧其一个人走在公路边,一辆辆开着远光灯的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发出巨大的噪音,还有狂躁的风。他本来是想把手缩在袖子里,可是手里的咖啡太暖,他舍不得。

他走的有点急,咖啡从已经掀开的盖子里洒了出来,流淌下来滴在手上,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刺痛。

被这种感觉惊醒,他突然停住脚步,环顾了一下喧嚣的马路,自嘲似地笑了。
他笑得停不下来,觉得自己奇怪得要命,最终伸出冻得有点干燥的手抹了一把脸,恢复冷静,又顺着马路走了下去。

其实本来是和朋友们从酒吧一起回家的,但是路上他们临时改主意,要赴另一个酒场,闵玧其不知发什么疯,突然叫停,自己就在马路中间下了车。

似乎颇有点落魄诗人的感觉,但是没人管他的时候他宁愿这么过。





02

郑号锡的电话在电梯里就响起来,他的小拇指勾着手机上栓着的腕绳,勉强看到了通话界面上显示的名字。

「南俊」

“阿西……怎么这时候打过来……”郑号锡腾不出手,因为他两只手上,都提着咖啡,是他在楼下买的。

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纸袋都换到一只手上提,但是有点常识就知道,咖啡会洒出来,犹豫中金南俊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哥!咖啡来啦。”
郑号锡用身体推开虚掩着的门,闵玧其从椅子上转过来看他,张嘴刚想说话,一阵微弱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闵玧其又闭上嘴,仔细听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说:“帮我拿一下,在包里。”

郑号锡把咖啡放到作曲室门口的台子上,腾出手去翻柜子上的黑色皮包。

“怎么……这都是什么东西啊,”郑号锡从包里掏出一堆酒吧的发票,还有计程车上找的零钱,“好乱啊——找到了,南俊的电话,刚才还给我打的来着,我先接了啊哥!”

闵玧其还没说同意,郑号锡已经笑嘻嘻地划开接听。

“Ayo!南俊啊,新西兰好玩吗?”


郑号锡对着听筒抛出一堆问题,根本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因为好奇,眼睛睁得圆圆的,手也在空中花俏地比划着动作。

闵玧其靠在椅背上,手撑着下巴听着对方少年感的语调,无奈地笑了。
哪怕是自己一直戴着帽子没抬头看,对方听起来还是以前的样子。

只要有郑号锡在,自己这里就会变得热闹起来,每每都是他一个人说单口相声,但自己也乐得去当观众,偶尔叫一两声好的那种。

“好——等下。”郑号锡大概是讲够了,把手机举过来放在闵玧其耳边。“南俊和你说。”

闵玧其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伸手去接,指尖碰到了郑号锡凉凉的皮肤,愣了一下,郑号锡却似毫无知觉,还疑惑地晃了晃手,闵玧其顺势拿上手机。

“——是我,顺利吗?”

“嗯嗯,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算是来对了。”

“嗯。”

“哥你——郑号锡在干嘛呢?”

闵玧其抬抬眼皮看了下郑号锡,后者正在把咖啡一杯杯分出来,转身出门递给staff去了。

“出去了。”

“那,”金南俊拖长嗓音,“你还好吧?”

闵玧其发出一串抽气般的笑声,“啊。也就那样吧。”

金南俊在话筒另一边沉默了好一会儿,两个人就呆呆地在隔着半个地球的位置举着话筒。

闵玧其想,又不是拍电影,做这么可笑的事情。
总不能出现一个电视的画面,用一道分割线,然后两边同时出现自己和金南俊傻傻地举着手机的样子吧。

“早知道应该叫哥也来,风景很不错,是个适合作为寻找新的开始的地方。”

“去啊,以后有空的时间就多了,”闵玧其听着金南俊絮絮叨叨的解说,还有话筒另外一边的风声,漫不经心地说,“就快了。”


金南俊没再追问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是“以后”的分割线。




他这时候要离开首尔不是巧合。

自从田柾国和金泰亨的事情被娱记曝光,公司虽然出面做了说明,但是朴智旻还是陪着他俩去了美国,借口说是去进修,实则避风头。

pd问他的时候,他说大概停留3个月左右的时间。
因为“三个月”是他觉得差不多故事可以结束的长度。

其实不知是他一个人这样想,早先jin哥就接了电视剧,提前进组,巧妙地延长了回来之前的时间。

现在只有郑号锡和闵玧其还留下来。

郑号锡他是知道,但是他一点不害怕被影响,毕竟他现在在做舞蹈老师,学艺术的本来就没几个正常。

闵玧其他也知道。
明明不是喜欢受风言流语影响的人,况且想做音乐,去LA的作曲室明明也可以,但是他却固执地不愿离开。

大概就是那一点点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原因。





03

闵玧其自以为擅长写歌词。歌词无非是对经验的总结,但是他始终无法写清楚自己对郑号锡的感情。

大概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就开始把他当冬日里的一杯暖暖的咖啡一样捧在手里的了,为了一点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传递到身上的温暖,甘愿让自己的手冻着,直到咖啡变凉,大概已经走回家里了,最后也不能判断是因为咖啡,还是迎面而来的暖气让自己的身上重新温暖起来。

这个表面像小鹿一样活泼的男人,心里却像是一杯美式冰咖,喝下去一口,带着一点点凉意,之后才是咖啡豆成熟后的苦涩和香味。

虽然有些人始终无法接受美式冰,但他倒是觉得,这样多干脆啊。
水和浓缩咖啡,这才是咖啡的味道。



「你把这当成是你的concept吗?太辛苦了,不用这样也行的。」

队长屡屡劝话,然而郑号锡只是摇头。

「我本来就是乐观的人啊。」

闵玧其知道他不是的,然而大概是伪装地过了分,就自以为是如此了。

闵玧其不喜欢别人强加在他身上的糖,牛奶,鲜奶油或者别的什么巧克力酱之类的。摩卡很好喝吧?拿铁好像也不错,但是在他眼里都比不上美式冰咖的纯真。





04

郑号锡今天过来是有目的。

闵玧其深以为然,郑号锡到没有把自己的生活规划的很好,因为练舞还是唱歌,伤害身体的事情做的不少,但是至少对职业的目标规划很明确,跳舞跳到不能动的那一天,唱歌也坚持到嗓子完全废掉的时候。

「不是说有烟熏的嗓音吗?反正到时候就知道所谓的人生的嗓音了」,那时候是这样说的,弟弟们都露出绝望的表情,「啊哥,太拼了吧?作为弟弟必须更努力了。」

「说什么呢,难到你们不是吗?我觉得我的的兴趣会坚持到那一天的。」

闵玧其几乎怀疑自己要被他说那些话时眼里散发的光芒灼伤,像往常一样,他没有接话,但是那天确实是因为郑号锡说的话堵住了嗓子,让他不知作何表态。



“今天也麻烦哥帮我吧。”

“嗯。”

闵玧其不懂他,为什么总是摆出一副恳切的语调,又一边做着和拜托的语气完全不相符的表情——开心地笑着,完全露出牙齿,眯起来的眼睛,眼角是微微下垂的。

看着这样熟悉的表情,闵玧其感觉自己又被捉弄了。说不好那一刻心中有没有不该有的悸动,毕竟他们被强行被捆绑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太久,是足够将心动也归于常态的长度。

以前他就发现自己总是因为郑号锡僵在原地,或者移动的时候也是向着对方靠拢。他无声地低头盯着自己的脚,确保自己在椅子上好好地坐着,但是最后发现身体已经转了过去。

“……”

闵玧其用一贯的理由自我催眠,「也许是因为脸长得太好看」,不能更多了。

“哥说改了我这段的编曲?”郑号锡拿着歌词问,“怎么突然要改?”

“嗯,这段后期会加和声的音效,让声音更饱满,为了和谐一点顺便把作曲也改了。”

“鸡米尼之前不是导唱了嘛,之后说什么没有?”

“他干嘛——我就是在等你来试,除了你别人再怎么试也不是那种感觉。”

闵大佬一脸不耐烦,皱起了眉头,手拢在嘴上之前向着录音室的方向一挥,显然是不想多说。

郑号锡吐吐舌头,觉得他的意思大概是,“我给你的部分怎么会不好”,只好拿起耳机走进录音室。

郑号锡完成得很快,毕竟只是稍有变动,歌词表达的感觉稍微有点升华,他对闵玧其要求的风格也熟悉得像是融入生命,调整了几次情绪之后他很快就完成录音。

想到闵玧其为了这半小时的录音,不知道红着眼睛熬了多少个夜晚,郑号锡心中就有点过意不去。他异想天开,觉得自己若是随时就能出现在作曲室,效率说不定会提高很多。

“无所谓,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过来的慢一点也习惯了,没什么不好。”

那就是不好。

郑号锡想,否则他也无必要解释这么多。

明明眼睛是盯着显示器,但是心早已不在那里了吧。

郑号锡还想开口说什么,但是闵玧其已经逃避似的拿起放在一旁的耳机作势要带上,在那之前,向后挥挥手,意思是叫郑号锡滚蛋。

“——真的是绝情啊。”郑号锡哭笑不得,“那哥也早点回去休息啊,反正离交稿的时间还有很久。”

他磨磨蹭蹭地整理着外套,起身走到门口,盯着闵玧其微微驼着的背好一会儿。
但是对方一动不动,好像真的变成一块坚硬的岩石。

郑号锡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多嘴,总之这么多年来,这哥的想法他也大概猜透——重复的内容没有必要多讲,多讲也没用。
但是如果人能管得住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圣人了,郑号锡才不把自己当圣人,圣人是没有情感的,圣人也不会又太多忧虑,可是他的心里总是有关怀的感情。

“哥——”撒娇一样的语气自然地出现,“你也……”

“知道了。累的时候我肯定会回去的。”

郑号锡无奈地笑了,“哥工作起来根本不会累,应该强制休息。”

“谁来强制?你吗?”

郑号锡还没反应过来,闵玧其就先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样的话轻易就脱口而出,就好像他自己已经盼了很久似的。

“你先走吧,我等下也就回去了。”

闵玧其开口整理气氛,始终没有转头看郑号锡一眼,觉得这大概也是郑号锡所谓的绝情。

这样说来,可真任性啊,闵玧其想,轻松地随口作出关于「绝情」的定义,但是最后转身先走的人却是他自己。





05

说起绝情,他们之前还有小小的一段对话,在不久之前一次录音的时候。

“南俊还说等他回来和我一起做一首,我是不是应该开始准备了?毕竟南俊是天才啊。”

“嗯。”

“他说的制作人哥好像是新来的,但是看作品也很厉害,不过我还没亲眼见到他,和南俊一起去了新西兰了,说是……”

闵玧其转过椅子,看了眼窝在沙发上刷手机的郑号锡。

“怎么了?”

闵玧其摘下帽子挠了挠头发,摇摇头,戴上帽子又转过去了。

“呿——有事你就说啊。”

“没有啊。没事。”闵玧其哑着嗓子说,“你接着讲。”

闵玧其虽然这样说,但是已经没有要听的心思了。他是知道郑号锡总是会对自己的想法摇摆不定,但是没想到从前路就将他完全封锁在外,一点可能性也没有向他暗示。
谁也说不好,他什么时候真的下定决心,到那时候大概是谁也劝不回来。

「那你记得之前也说好要让我帮你做一支曲子吗?」他想这么问的,但是也大概预知了对方的回答:「唉哥——那不是有很多机会吗。」

他凭空已经想象出郑号锡拒绝的表情和动作。

这样一想,大概是因为被拒绝了很多次,所以印象才尤其深刻。

闵玧其又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让郑号锡觉得有点怪怪的。

他倒是想自己提前拒绝一次,潇洒地说出也许自己现在完全没有那份心说出口的话,「我不想,mixtape,featuring,cover还是什么都不想帮你做,还有,郑号锡,拜托你也从我心里出去吧」。

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是绝情。




06

闵玧其有时候在想,他也许只剩这一点点的野心,音乐上的。

这几天又不知不觉又熬了通宵,只在凌晨的时候迷糊地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在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暴毙在键盘上。
原来为了高强度的演唱会日程打下了一点若有若无的身体基础,现在也到了极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开手机之后会习惯性地点开养生新闻,已经保持了一段时间,但是目前的进度正处在只看不做上。

闵玧其从抻着腰,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老了,因为趴在桌子上形成的腰部的曲线好像一时半会不能恢复原状,觉得脊椎都变成缺少润滑油的齿轮,他总是听到粉丝们叫他可以去接能量棒之类的广告,现在也确实体会到一点必要——好歹需要的时候可以在工作的地方随手拿到厂家送来的样品补充一下体力。

最好在做点什么饮品的广告,搭配起来一定是绝了。

他打开门却意外地发现郑号锡躺在门外的小沙发上睡得正香,就像以前一样,长腿不知到底要怎么摆,只能尴尬地翘在外面。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脸,没有上妆的素颜上很容易看出眼角的细纹。
大概是因为对方太爱笑,这种皱纹也被情切地称作是幸福的痕迹。很勉强吧,也许只有粉丝能这样对他的一切都那样喜欢了。

其实也是因为辛苦啊。

闵玧其盯着看他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沙发旁边鼓鼓囊囊的纸袋,伸手打开口袋,确认了大概是早饭一类的东西。

他吞了一下口水,却发现嗓子已经干燥到连吞咽都困难。

郑号锡睡得很轻,轻易就被闵玧其翻找食物的声音吵醒。他挣扎着坐起来,关心的话自然就说出来。

“凉了吧?加热一下再吃吧。”

闵玧其只是摇着头,好像完全沉浸在食物里。

开始吃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已经饿的饥不择食了,但是胃部突然就被填充的感觉让他一阵心慌,结果郑号锡递过来的咖啡喝了几口才好。

“怎么睡在这里?”

郑号锡把手搭在头上摩擦,不好意思开口:“带早饭过来想着一起吃,看到哥在休息,觉得还是让你睡一会儿好了。”

闵玧其没问他怎么知道自己饿着肚子在这里。
想知道的太多,最后伤害的却是自己。不过他也不指望又什么特殊的回答,他已经作出设想,大概是,“作曲期间经常以作曲室为家是哥的习惯”一类的回答。不是他不敢想,而是已经习惯不作惊喜的假设。

闵玧其没有再接话,一时间只有撕开包装纸和咀嚼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昨晚成果如何?”

“嗯,等下你听听看吧。”

闵玧其没有多说,吃完早饭,只是恢复了口罩的位置,将发红的眼睛躲在帽檐的阴影里。他总是在利用艺人的身份,随时带着帽子和口罩,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哦!不错呢,”郑号锡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衔接的部分……不愧是一流的制作人——”

几乎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按照顺序怎么也改到了自己的部分,音乐就精确地戛然而止。郑号锡疑惑地停住动作,闵玧其了然地伸手去接耳机。

“怎么没了?结束了?”

“就是没做完。你的那部分总是调整不好。”

“……那你还熬夜做,慢慢来就行了,我还以为工期提前了呢。”

“没有……你不懂,”闵玧其烦躁不安地瞟了他一眼,重新陷入自己的沉思的状态。

他想做得更好。

电脑里躺着几个完整的版本,但是都不是让人满意的作品。
郑号锡知道他的声音在手中这部作品中到底是多重要吗?

闵玧其揉着眼睛,为突然沉默下来的气氛制造一点缓和的契机。

果然,郑号锡很快就自然地转变了话题。

“……智旻他们的是录完传过来的?”他问。
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闵玧其知道他问的只是“金泰亨、田柾国和朴智旻”三个人的部分。

这显然也是一个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这首歌的制作时间是一周前,他们都知道的。那时候朴智旻他们已经离开两周了。

他没有作何表态故意去揭露(他一惯喜欢扮演的角色),只是从善如流地点点头。

“最近……和他们通话了吗?”

闵玧其抬头看了一眼郑号锡,对方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的眼色。
多大点事啊,他想。

“昨晚才视频过,拗不过他们。感觉去美国是吃得好了吧,都长胖了。”

“哈哈,又没有回归的计划,不用控制体重也挺好的。”看见闵玧其表情正常,郑号锡有点放下心来,“智旻还跟我抱怨来着,说他去了也只是当电灯泡。但是说是这样说了,也像撒娇一样没什么觉得烦躁的表情。”

“嗯。”闵玧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还是小孩子啊。”

“对哥来说大家都这么幼稚啊?”郑号锡取笑道。

“也不是,珍哥才觉得我们都是小孩吧。”闵玧其看着郑号锡有点复杂的表情,说,“是想和我谈谈他们的事情吗?”

“说谈话……也太严肃了,就是随意地聊到了嘛。”

“具体来说也就是对恋爱的态度吧。”

“这样说也对,哥没有要找女朋友的意思吗?”

谈起真挚的话题,对视是从来没有的。

闵玧其做了两种理解。他看着郑号锡的侧脸,说:“对女朋友的事情没有想法。也没有要找男朋友的意思。”

与其说是「没有想法」,不如说是反正也不抱有告白会成功的念头。

“……哎西,我没那种暗示。”郑号锡只把闵玧其的反应当作是玩笑,反正他早就习惯对方一脸淡漠地说出搞笑的话,而本人却浑然不知。

“你呢?”

“嗯……我啊,说实话,我现在其实有在谈恋爱啊。反正住在外面很方便。就是觉得已经是可以带给大家看的时候才说出来的。”

“……”

闵玧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了靠在桌子上倾着身子的样子。离低着头害羞中的郑号锡离不了多远距离。

他做了一点小小的反思,比如谈话的技巧的重要性。

「不想知道的事情问都不要问」这样的至理名言,刚才好像一瞬间从他的脑海里消失过。

“哦……”闵玧其不动声色靠回到椅背上,“那很好啊。等大家都回来的时候吧。”

“那我也和珍哥南俊说一下吧?”

“嗯。随便啊。”

闵玧其没想到郑号锡把他当第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郑号锡真的把什么都写在脸上。

看着对方的表情,充分写满了“不好奇吗?不问问是什么样的女生吗?”那样的问题。

他感到早饭在胃里翻腾,一种疼痛的感觉顺着喉咙蔓延上来,于是他干脆地起身,说:“去下洗手间。”

于是借着这样突然又拙略的借口,他逃离了这个装满郑号锡声音的狭小的坟场。




07

闵玧其又把自己在作曲室关了几天,没有接郑号锡的电话,只是偶尔在kkt上回复几句。

对方也如同自己设想的一样,忙于生活,没有再出现。

在新西兰制作mixtape的金南俊也打过一次电话。

“进度如何?”

“还在调整。”

“我说,都多少天了? 郑号锡的那部分或许是和整首歌的感觉不太一致?”金南俊终于忍不住说出来,“别太搞错重心了吧?”

闵玧其捏着鼻梁反问他:“不是说过他的部分很重要吗?”

“——和整首歌相比,重要的不是整体的和谐吗?”

闵玧其疲惫地仰起头,没有接话。

“我说你要不然出去走走,总是闷着也不是办法啊。”



其实比起一通越洋电话,更为便捷的方式是和身边的人谈谈。

但是说实话,是不能和郑号锡讨论这些的,制作音乐的过程就好像是在剖析自己的心。

但是,“心”这个部分,是他没办法向郑号锡展现的真挚的东西。

无论背后的努力做了多少,费神去掩盖自己的想法,表面上的平静和拒绝的姿态只能换回郑号锡两声笑——因为他不懂,或者是出于自我保护本能,或者绝对不要越界的想法而自然地拒绝去深究别人的内部。

闵玧其想,不就是这样的吗?

每次团体一起出行,郑号锡总是那个负责说出“大家记得拿好行李”、“呀呀呀你们三个别跑了,在这边小心撞伤”这样的话的人。

明明都是成年人,互相关照也一直是他们之间的常态,但是——这样的言语上的表达对闵玧其来说完全不够。

不能那样做吗?说着“一起去吃早饭吧”的时候,不要只是在门口做出试探的表情,而是直接过来拉住他往外走吗?

说着“别去那边,感觉很危险”的时候,可以不要只是在原地建议着,而是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别放弃吗?

所以,说着“别熬夜”,不要只说着“慢慢来”,不能留下来一起工作吗?

还有用睡醒时轻松的表情说着“带来早饭想一起吃”的时候,不要只是在一边等候着,不能径直走进自己的世界温柔地叫醒自己吗?

郑号锡的内在总是像幽灵一样难以寻觅,他知道自己总是因为他心如刀割吗?







08

闵玧其突然意识到,无论自己怎样纠缠不放,最终还是要回归这首歌的秩序。

他一直相信,每一首歌中都会有一个小小的宇宙。

有时候制作歌曲,就好像对于雕刻家来说,不是雕刻,而是把石材中的形象解放出来一样,他做的也是去探索那片宇宙,然后把她作为作品呈现出来。

郑号锡就是那片宇宙中最亮的星星之一。

那他们七个人大概是北斗七星吧——什么呀,像个勺子一样。

闵玧其在转椅上嗤嗤地笑起来。

但哪怕是让他觉得可笑的形状,也只是每颗星星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时,图案才能完整,不能有丝毫的位移,也不能过于明亮。



09

“我买了去新西兰的票,金南俊说他最后几天休息,刚好赶上。那首曲子……你去找负责人哥听吧。交稿之后我还没来得及发给你。”

“是吗……真帅气啊,这么迅速就决定了——去了之后多拍点照片回来啊。”

闵玧其对他干脆的回答堵的心里一阵空落落,但是很快就放松下来。

他还在期待什么呢?

“那先说声再见哦哥!”

是吧,大概是亲口的告别。

虽然知道大概还会亲自来送机,或者知道行程的时间后会用短信的方式再次告别,但是他不会给郑号锡这种机会的,他也不想,这样结束就好了。

他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面对郑号锡好像又恢复了从容。

“嗯,再见。”



-fin-






--

飞机上听着「枯叶」的一点点想法

总觉得hobi那部分很特别
= =可能是粉丝滤镜

感谢阅读


||17.10.2更新:

myk主动死了!!!小王子彩虹蛋糕???我觉得这篇里的内容绝对不可能出现了= =

大概是“什么???你还找了女朋友吼!有没有把哥放在眼里??”


“当然有——唔——”


myk强吻之,happy ending!!!


齁死了!!!本来在写南锡的!哇!爆炸,跟本搞不动啦!!!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