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国锡】Allocosa brasiliensis

*现背一发完



00.

成年的田柾国很危险,哥哥们都知道。


力气什么的就不说了,光是喝酒都能算的上后起之秀,97line里要是颁奖应该能算前三名了。


有一阵子闵玧其去找酒喝的时候总是被尾随,后来一次干脆就转身把他叫上。


“在后面跟着干嘛,过来啊。”

“嘿嘿,哥。”田柾国调皮地弯着腰挥手,做了个打招呼的动作。


“你现在还挺会的吗,干嘛,忙内现在还馋酒吗?”


“那都是因为哥哥们的酒量好。”


“怪会贫的。”


闵玧其不疑有他,抬手撸了一把兔子毛。

他觉得带着田柾国,买半打刚好,天台上的位置对两个人来说也绰绰有余。





01.

跟了几次,田柾国终于觉得是时候开口问话了。


“哥最近怎么总是一个人喝?”


“原来和智旻出来的。马上因为世巡的话,他也不敢喝了。”


“啊,对,要保护嗓子。”


闵玧其对着月光打开一罐,他觉得现在正是喝酒的好时候,首尔难得见到那么大的月亮,斜着啤酒罐还能就看到里面波光凌凌的液体表面。燃料啊燃料。人生润滑剂。


他喝下去一口,突然觉得不对,转头问,“你都不用保护嗓子吗?”


田柾国歪着头露出一个纯真的表情,“我年轻啊,不怕的。”


闵玧其一口气哽住,嘴角弯出一个无奈的弧度。对弟弟他一向宠溺,但是今天觉得心好累再也不想开口说话了。


但是田柾国开始问个没完,“那哥以前不是还会和南俊哥一起吗?”


“南俊?完全是个小孩啊,兴趣过了就不想着要喝了。”闵玧其耸耸肩膀,“还有号锡啊,完全是叫不出来的人。”


田柾国咕噜噜喝着酒,听到号锡两个字就两眼放光。

于是他不动神色地放下罐子,“对啊,号锡哥就是,叫他出来吃饭答应了也不出来。”


闵玧其沉痛地点点头,眼神发直。

田老板等了半天没后文,于是他往他哥那边又蹭蹭,“哥,干杯。”


闵玧其举起酒罐和他碰了一下,听声音已经没剩多少,于是田柾国眼疾手快又给他开了一罐。


“给你,哥——说起来我也就只剩没有和号锡哥一起喝过呢,每次大家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也没怎么喝过,号锡哥酒量怎么样啊?”


“完全——不行。”闵玧其满意地接过酒,“喝一口脸就要红了,做正事之前绝对不能喝。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男人不会喝酒怎么能行呢?”


就是啊,田柾国眯着眼想。还是釜山男人最厉害。

他看了一眼喝了三罐一点都没有上脸的闵玧其,又想,还有大邱的。可是泰亨哥完全不能喝啊?


那就算是玧其哥厉害。

号锡哥嘛,让我再观察一下。


闵玧其喝完最后一罐,把废弃的罐子随手握扁,扔到垃圾桶里,“我去作曲室了,你也回去吧,告诉珍哥明早别叫我。”


田柾国想,人家起床你才回来,有点良心都不会叫你起床吧。

但是他还是笑着点点头,向着闵玧其的背影举起罐子示意,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


田柾国向远处眺望三秒,突然把嘴里一口酒吐回去,然后把剩下两罐没打开的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02.

要是有人问起危险是什么,大概看一看田柾国现在的眼神就会懂了。


郑号锡不愧是舞台小王子,就像是对自己身上其他部分的肌肉有着精妙的控制一样,他对自己的表情管理也是一等一的好,时不时眯起眼或者露出微笑,偶尔伸出舌尖舔一舔唇,都是他特有的小动作,专门为了台下的观众的小心脏准备的特级杀伤武器,但是他分明也知道随着实况转播后台也会看得见。


田柾国刚换完服装,休息几秒的间隙,等着剩下几个人一起向舞台下面的升降台钻,望着房间角落的演唱会实时投影,精神分裂成两半,一半欣赏郑号锡的表演,另一半抽空想一下年轻真好。


因为偶尔的激动而膨胀起来的某部位会被视为年轻的资本,但是尺寸不容小觑。


哇,疯了吧这是。


他伸出舌头学着监视器上郑号锡的动作舔一舔唇,经过的金泰亨被吓了一跳,发出啧啧啧的惊叹声,然后捞起他的胳膊就往舞台跑,“你行不行啊,就上台了!”


田柾国很快跟上他的速度,理所应当地抽回手臂,“马上!”


金泰亨还得空转头欣赏一下他的脸,“不过说真的表情不错,阿米们会疯掉的。”


郑号锡直接从舞台后方下台,灯光亮起的时候田柾国还觉得自己恍惚看到了对方闪着亮片的衣角,但是他觉得是幻想也说不准。

相当奇妙的心情,让他在舞台上有点情难自已。


绕着舞台走,分明听到了更为热烈的欢呼声,他转头骄傲地看了一眼其他人,然后又看到郑号锡还没收回去的舌尖。


他好像有点明白欢呼是给谁的,但是他也忍不住要叫出声。


哇要命啊,干嘛啊这是。


他控制不住自己,要往郑号锡身边凑,恨不得脸贴着脸感受对方唱rap时候气流的喷吐。

还有随着起伏的动作必须感受一下的腿部肌肉的线条。


你们摸不到吧。


田柾国对着台下笑得可开心,但是他觉得真正动手之前还是再去找玧其哥喝一次酒。





03.

说起来哥哥那么多,为什么会对郑号锡感兴趣呢?


都是需要时间的。


就像,田柾国刚开始其实不喜欢闵玧其挑的酒。


工业啤酒不是属于他的风格。

哪怕是非要跑一趟大型超市,他也要去挑一瓶精酿。


后来田柾国发现其实自己最喜欢把酒带回家喝,打完游戏后取出刚冰好的酒,撬开瓶盖随便倒在什么杯子里喝味道都是capzzang。


他第一次下决心要带回家冰镇的时候刚巧是被郑号锡碰上。


“了不起了。现在终于会喝酒啦?”


郑号锡明明语气相当揶揄,但是眼神望着没倒干净的酒瓶又十分渴望。


“哥也来点?”


田柾国一副做了错事为了讨好提出一起分赃的表情,看着郑号锡纠结了半天最终陷入绝望的样子就重新笑出声来。


“哥先去吧,我留着好了,反正几个小时也不会不新鲜。”


郑号锡舔舔嘴唇说那好吧,然后一步三回头地出门去了。


晚上田柾国难得没打游戏,金泰亨专程跑到他床上摆出撒娇的表情,田柾国假装冷漠着推脱,哎呀不行我要看电影的你知道吗都下载好啦,你知道那个新歌吗,今天打榜结束了我要看下排名……然后突然在一阵大门打开的声音之后点头说了同意。


他先看了看表,然后认真说:

“就两把,不超过一小时。知道吗?”


田柾国按找时间准点退出,顺手掐掉麦克风那边金泰亨的怒吼。


他推门一看,果然看到他最喜欢的床上已经躺着了缠着被子窝成团的他哥。


他凑过去看了看,朴智旻还没回来。


“哥?号锡哥?”


郑号锡面色红润,微张着嘴呼吸。田柾国突然一下福至心灵,“正事之前绝对一口都不能喝”,是这个意思吧?


他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颊,把郑号锡的嘴唇撤出一个薄薄的弧度。


田柾国就手玩了一会对方的有点发热脸,突然自己也脸红起来。故意留着一杯酒把对方放倒,但是孩子气一样也是喝醉的人大概也算自己一个。


喝多的症状,不外乎心脏跳起来有些不规律,脸上有点发热吧?


郑号锡突然睁眼了。


“柾国?”


“哎哥,我在呢。”


“唉……给点水吧。”


田柾国慌慌张张跑出去接水,闵玧其站在饮水机给他让开位置,瞥他一眼没说话。



不过,吃东西的时候先把舌头伸出来是谁教的啊?太危险了。


田柾国看着郑号锡垂着半睁的眼,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试水温,他就忍不住吞了一口嘴里不存在的液体。


“温水,哥直接喝就行了。”


郑号锡急了:“不行,试不到啊?”


田柾国只好轻轻扒下他握上来的手,牢牢把那只虽然小但是骨骼分明的手控制在手心里,自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你看吧,能喝的。”


郑号锡歪着头像是费力理解了一会儿,然后放心地捧着杯子喝了水。


这下田柾国大概确定了,伸舌头大概是他的习惯动作。他深深把这个动作记在了脑海。





05.

后来每次给郑号锡留一杯好像成了习惯,田柾国更放心地去挑选不同的口味,酒精度数他倒是没有注意过,毕竟他只是去喝个味道,反正对田老师来说也不存在所谓的喝醉。


但是直到有一次他看到郑号锡是真的上头了。


田柾国按照对方的指示倒了温水,又去厨余垃圾处确认了12.5度的酒下次再也不能买,接下来拐回房间一看郑号锡还躺着没动。

“号锡哥?”


郑号锡费力睁开眼看清对方,不耐烦地挥挥手,“去去去,干嘛叫我,回去睡觉去。”


田柾国哭笑不得,说:“那我真走了?我回去了哦!”


郑号锡突然又改变主意,“你等会……嗯等会儿,帮我倒杯水。”


于是田柾国又恢复他早已习惯的流程,扶郑号锡坐起来,然后把水递到对方嘴边。


郑号锡也像走流程的一样伸舌头测水温,但是这次舔上了对方的手指。


田柾国觉得自己有点心跳加速,并且觉得自己太不专业了。


还没有把水杯转个方向,郑号锡突然抬头睁圆了眼睛,“嗯?有点咸咸的?”

他伸出舌头又舔一次。





06.

苦恼是朴智旻的。


晚上回来本来就很迟,刚开始因为要习惯总是跑来他们房间睡觉的田柾国有点心烦。


毕竟关灯之后,原来一个人的位置变成两个人睡,怎么说看起来也会变的拥挤,更何况田柾国睡不老实,半夜醒来看到对面床上突然变成人体叠叠乐的黑影总是会受到惊吓。


最近,又总是碰上深夜在卫生间不出来的田柾国。


敲门问他在干嘛,总是得到左右而言他的回答。

“哎呀智旻哥!你下次就直接去珍哥那边的浴室嘛!”


“呀你这小子,”朴智旻觉得很苦恼,“我每次就是和珍哥一起练习回来啊,关心一下你哥吧!!”





07.

就算世巡再忙,田柾国还是找到时间和闵玧其一起喝一杯。


“就像是……嗯,一种叫做螳螂的生物,它的雌性强大到会在交|配后吃掉雄性,作为生|育的准备。”


“啊那个我知道,自然科学课上有教过,我记得可清楚了,因为是第一次知道那种行为呢。”


田柾国像小猫喝水一样舔着酒,反正闵玧其一喝就顾不上其他人,连螳螂的话题都出来了。


他有时候想,这哥是真的不会醉吗?

其实平时总是听他硬着头皮说的奇怪的内容太多,有了酒精加持就更不能理解中心意思。


阅读理解这种东西永远是用的比考的多,但是怎么才能不误解作者意思啊?


田柾国苦恼着怎么把话题拐到正路,他怪自己没提前下手,如果是他先挑起话题就好了。


“那种要小心呀。雌螳螂。说不定就碰上了。”

闵玧其晃着啤酒罐,精确的力度一分不多,缺一分嫌少,可是眼睛明明都起了雾气,说不清是否真的被酒精控制而开始说胡话。


田柾国低着头不言不语,但是他突然想到什么,于是轻巧的转变了话题。

“哎哥不知道吧?Allocosa什么的 ,啊对,就是Allocosa brasiliensis,是一种狼蛛,说是雄性会吧雌性吃掉的。厉害吧?也有这种的。”


闵玧其眯着眼看了看田柾国,看样子是在思考。“还是雄性会被吃掉的情况多吧。”闵玧其像是喃喃自语。


“那说的不是一般情况吗。”田柾国笑了,喝掉最后一口,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哥觉得我是一般人吗?”





08.

对啦。

吃掉。


不需要太匆忙,结成一张好的网,才能捕获更大的猎物。





09.

晚上一起在夏威夷的临时宿舍聚了餐,不意外地喝了酒,田柾国紧盯着晕头晕脑地地对方先离开了饭桌,但是故作镇定地坚持到最后。


郑号锡歪在床上玩手机,田柾国在门口探头看了半天,跑过来坐他床边上拍他屁|股。


“珍哥说过几分钟可以下去吃冷饮,买回来了。但是他说要是你头晕不想去也可以。”


“呀,”被拍了几下,郑号锡突然反应过来,扭着腰转头看她,“你觉得这样拍你哥屁|股好吗。”


田柾国歪着头,露出一副假装自己在苦恼的表情,“可是哥的屁|股摸起来很舒服啊。”


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话,他又用没收回来的手掐了两下。可是手也太大了吧,一只手就覆盖了太大面积,郑号锡也难得脸红了。


“你是流氓吗?”郑号锡憋出一句。


田柾国笑了,“哥果然还是喝醉了吧。”


郑号锡分明感觉脸上发烫,完全就是以前在宿舍喝了田柾国专门给他留着酒之后的感受。


那种感觉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完全没印象。说不好是为了体验什么才故意要喝的,还是只是单纯想要尝尝味道。总觉得刚开始还不会喝醉的,可是慢慢越来越依赖柾国的照顾,也就放松下来了。


冷静地想一想,今晚金南俊完全是按照罐子颜色的鲜艳程度在买,口味一点也不好,当然就没有怎么认真在喝。

还是说因为不同的人买回来味道也会不一样吗?


郑号锡舔舔嘴唇,心里意外地冷静,觉得自己大概真的需要承认或许是喝醉的症状,于是把手机一丢,软弱无力地趴在床上,对他说,“那给我倒杯水。”


“哦。”田柾国走去烧水壶旁边接水,转了转眼睛,又问,“今晚我也陪着哥一起睡吧?”


“不要。干嘛,又不是在宿舍,你不是就喜欢我的床吗?”


田柾国心里的小人已经捂着心口倒地了。



“喜欢我的床”这种话又是谁教的?


住在一起明明已经五年多,但是未知的事情还是太多。


“可是床也要是厚比哥的我才喜欢啊。智旻哥的床不是和厚比哥的一样吗,对吧?可是味道不一样,因为睡在上面的人不一样。”田柾国坐在床边看着他喝水,循循善诱地教导着:“所以,我还是因为喜欢哥,才想要一起睡的呀。


不对,说是喜欢,好像也还不够表达我的心情。哥也知道吧,或许是爱吧?”


郑号锡难得呛到水了。





10.

虽说猎物想要逃走的话,有经验的猎手都会按照对方的习惯再次埋下更为精准的陷阱。

田柾国算了一下,常去的超市里,他的号锡哥没喝过的精酿酒少说也有七八种。

如果抽时间再去学会调制鸡尾酒,那可就不是种类的问题了


可是他等不了啦。


他的人生小可爱捂着脸缩在床上的样子让田柾国无力招架,手脚发软,但是作出行动的时候可完全就是无力的反面了。


他等不了要把林中的小鹿捕回家吃拆入腹,也算是补偿无数个深夜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开着淋浴难以入眠的郁闷心情。


田柾国提醒他:“所以决定了吗?”


“啥啊。”


田柾国看着他装傻,歪着头补充道:“睡一起啊。”


“嗯这种事——”

郑号锡呻吟一声,完全不能伪装自己,本来是想用凶狠的表情教育对方一顿,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骗人的把戏他从来都做不逼真。


“好了,简而言之,就是和我在一起吧哥。”田柾国简单明了地戳穿了。


两人之间隔着的薄薄一层纱也好,用所谓的长幼有序筑起的高墙也好,都戳穿了。相当具有性|意味的动词,田老板仔细地舔了舔唇缝。


然而话说太多就不漂亮。


不过没关系,郑号锡就是小漂亮啊。

脸上的红色都顺着皮肤蔓延到脖子,不,说不好衣服掀开整个胸膛都会是红色的。田柾国挑挑眉毛,想着今晚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一看粉红粉红脖颈儿和光滑地泛着红色的肩膀围绕的地带。


“你,你疯了吧田柾国,我是你哥啊!”


“那有什么关系吗?”田柾国把水杯放一边,慢慢摸上对方僵硬的肩膀,“硬要说清楚的话,哥那么多次里到底又几次是真的喝醉的呢?借着喝水的名义要舔我的手指,一点都不像是哥哥的行为吧。”


郑号锡想这次完蛋了。


他好像一瞬间就分清醉人和自醉,今晚喝下去的程度还完全不够睁眼说瞎话的份量。


“那、那也是因为……”


田柾国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好像只是在提议光线好的时候一起来张自拍一样随意。

“虽然这种场合下表白有点突然……但是哥今天要不要就舔舔看别的地方?或者,换我来也可以。”





11.

“果酒也会醉吗?!”金硕珍震惊了,甚至忘记肌肉和气流怎么配合从口中出来才能形成语言,“哦,那,嗯……”


“明天不会有问题的哥,我都照顾厚比哥那么久啦。睡一觉就好了。”


“那、真的没问题吧?”


田柾国认真地点了点头,脸上摆出一副相当纯洁的笑容,“没问题,就是今晚麻烦哥和我换房间了。”




-fin-





可能是我疯

(看了正泰大求真和bon voyage


对辣!我就是自带cp滤镜的人!

妈耶真的好不要脸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蜘蛛的科普有点悲哀啦其实雄性只会吃掉年老色衰的雌性什么的



感谢阅读!


评论 ( 13 )
热度 ( 171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