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南锡】Co Co Night



* 一发完/高中生au

* 又名金南俊的暗恋故事 / mon视角






00.

co co night。

冬天,半夜在睡着之前听到的,私人fm里一闪而过,红心没点,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早上闹钟还没有响,就因为寒冷而提前惊醒。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两秒,想到脑海中的旋律,试图在菜单的搜索栏里输入明知毫无意义的字母组合,但是结果也不出所料。


“喂金南俊,co co night 是什么啊?”

“Coconut ?你发音是不是有问题。”

“绝对没有!就是 night 啊。”郑号锡越说声音越小。

金南俊总是不厌其烦地纠正他发音,告诉他听力就要从发音练习,可是成效似乎总是不好。否则为什么总是问来问去?

又甜蜜又苦恼,金南俊早就习惯对方有事没事就要拍拍自己要求讨论的笑脸。

绝对是 night 没错,郑号锡说,一句歌词循环了太多遍,只有这个部分记得一清二楚。

“确定?”

金南俊转头看他,窗帘一下挥打到他脸上。

“操……” 

他手忙脚乱地伸手往下扒,廉价的蓝色天鹅绒布料在他手里缠成一团,冰凉凉地黏在脸上,用力一扯只有刺痛的感觉,窗帘的环扣发出嘎吱一声响。他心里猛的一跳,以为这次又只能掏钱赔偿,但是风突然停了下来。蓝色从视线里消失的一刻,突然看见金色的阳光下郑号锡笑眯眯的双眼,盛满一半阳光一半阴影的小梨涡。

看起来好柔软。好像是蜂蜜和糖浆做出来的一样,金南俊想还继续说什么英语,可是胶着的视线一时半会难以收回。


“我还以为你又要把它扯坏了。”

“……啊?啊,不会啊。”

“co co night 。说真的。”

“什么?”

金南俊难得在提到英语的时候表现狼狈,郑号锡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喂你没事吧?”

“还不是、你那什么鬼发音啊!”

“屁嘞!就是 night !”

郑号锡嘟嘴,金南俊瞪着眼和他对视一会儿,突然心跳加速,在眨眼之前就先转了头。







01.

金南俊本来和郑号锡不熟,只是没想到高中的时候又进一个班。

大概是高二开始,因为郑号锡总是翘掉自习课提前逃跑,班主任又没有给金南俊特别关照过,他终于忍不住要把对方拦在门口。

金南俊也不是故意,只是从办公室出来抱着练习册的时候撞到对方。

“去哪儿?”

“啊班长。”郑号锡睁大眼睛,“去练习,我有舞蹈培训。”

见对方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他又飞快补充,“周二周四借了舞蹈教室练习,周三周五要坐912路车坐三站到建大百货——”

“刚好都是自习课时间?够巧的。”金南俊不为所动地推了一下眼镜。

“你要不……你要不来看吧!那样就知道了。”



金南俊真的去了。

对话结束的一周以后,仍然是闷热的夜晚。从办公室出来,仍然抱着厚厚一踏作业,踏上循环往复在他整个高中都难以逃避的瓷砖路,甚至觉得和上周踩到的砖缝都和之前一模一样。

就是那一瞬间,他的心好像突然被花衣吹笛手的乐声击中,于是转身下楼走向郑号锡说过的舞蹈教室。


郑号锡把音响开得很大,外面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他 一点都没听到,金南俊就傻抱着一摊作业站在外面,隔着铁栏杆也能看的清对方的动作,灵活得不可思议。

他突然想到,啊,所以艺术生是真的存在的。他只知道别的班会有人去上培训课,但是不知道舞蹈也算在其中。

门口的玻璃有着更好的视野,回过神来已经整个人趴在上面,但是手里的触感好像又说不上来地怪异——门把手好像不是在那个高度吧?


“操……”

金南俊静静盯着手里的门把手看一眼,深吸一口气,把它丢在旁边草丛里然后转身跑了。



金南俊心里有愧,后来买了冰淇淋去看对方。

舞蹈教室真的换了个新的锁,灯光下鋥光瓦亮的,他都不敢把手放上去摸,倒是郑号锡又见到有人在门口鬼鬼祟祟地不敢进来,主动出来开了门。

“班长你来干嘛呀。”
郑号锡的皮肤红红的,汗水都快把白T恤变透明了。

金南俊本来还想着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一见到人就把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乖乖把手伸出来。

“给。”

“呀——”郑号锡接过来,立马觉得哪里不对劲,剥开了包装纸才发现,“哪里买来的,都快融化了。”

“就食堂前面的教超里。”

郑号锡舔了口冰激淋溶化的水,把他的手拉过来摸,“你是笨蛋吗?不会是用手握着拿过来的吧,都是冰的。”

金南俊一个激灵,把他的手甩开,“有的吃就完了,我又不是要来伺候你的。”

“好嘛。就是说说而已。”

郑号锡滴溜溜地转着眼睛,没问他是来干嘛。

他说空调坏了没打开,正热着就有人送冰淇凌过来,无论如何还是很感激他的。他又收拾好书包说练好了准备回家,金南俊在他后面慢吞吞地跟着,冰淇凌好像把他的嘴粘住了,融化了之后细腻的感触稍微安慰了不安的心,已经下决心张口道歉,脚底踩到水泥板翘起来的边缘觉得格外疼痛,可是郑号锡又突然转头打断他的思绪。

“一起走的话就并排啊,干嘛跟在后面。”

“……知道,啰嗦。”


“下次要不也去培训班看看吧?”

金南俊心里警铃大作,可是郑号锡淡淡的表情又不是那种要把他叫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打一顿的样子。况且为了一个门把手不至于吧?

他突然不想说出这件事儿了,大不了以后对对方好一点就行啦。

“去不去?明天?”郑号锡听他犹豫半天不吭声,疑惑地转头看他。

“那去呗。建大百货?”

“原来你记得啊!那也要一起走哦。”

金南俊看着对方笑意盈盈的脸,认真点了头。





02.

金南俊主动提起要帮郑号锡补习英文的时候,老师甚至还迟疑了一下。

“南俊啊——号锡那孩子吧,英文不用那么好也可以的。现在你应该好好管理时间才对啊?”

“呃,我想帮帮他。”金南俊以为自己脸会红,于是低下头。可是老师似乎是没看出来,还一脸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

“也好吧!那你自己控制好时间。”

后半句是没说出来的「不要影响到你自己」。

关你屁事啊。

金南俊觉得很烦。具体症状是胸闷气短,还有压抑着想要皱起来的眉毛感觉肌肉都在抽痛。

他小时候心脏出现过问题,开刀做手术后一度陷入濒死的症状。
所以他开始喜欢读书这种只要坐着就行的活动,除了来回图书馆路上偶尔的汗流浃背,然而记忆中常常将不愉快忽略,只留下来关于书的记忆,大概是文艺青年特有的忧郁和孤独。

但是知道太多东西也有坏处,还没有开始面对生活,就开始害怕自己万一有一天突然死掉怎么办。

在大街上,上学的路上,人来人往的斑马线,邮局前,校门口,或者干脆在举手站起来发言的时候,心脏出现一阵伴随刺痛的麻痹,突然捂着胸口倒下去,最后成为别人嘴里的谈资,活在老师心里「好学生」那个莫名其妙的榜单上。

可是郑号锡好像从来不是,他有很多朋友。在班里本来小心谨慎,但是为何随着音乐旋转起来的时候,会发出那样灿烂的光芒。
是有温度的,让他的心脏受不了地收缩起来。

“我知道的,帮别人学习也是一种复习啊老师。”金南俊奉上一个微笑。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某些方面会偶尔犯傻。走进办公室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但是把英语书甩到对方桌子上,看着对方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一样抬起湿润的双眼,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利用这样的借口了。

“郑号锡。老师叫我帮你补英语。”





03.

还没到冬天郑号锡就开始穿很厚的裤子,金南俊说简直是埋没对方的腿部线条,然后郑号锡对他解释说是腿会疼。

那时候金南俊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对方膝盖总是布满大大小小相互交叠的青紫,伤口。

后来就主动把补习的地方换到家里。出于方便自然用起来电脑,郑号锡和他熟悉一点,就敢大着胆子碰金班长的电脑了。

“南俊啊!电影那个文件夹里都有什么啊!”

卫生间的金南俊手一抖,然后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认真洗手。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解释,但是又听到对方的对自己问题的回答。

“哈哈哈哈!不用告诉我了,已经看到啦!”

金南俊倒吸一口气,好像打开了脑海中标着「电影」的抽屉,里面一片残乱不堪的黑暗物体叫他有些羞耻,然而快步走回书房,郑号锡却是在正儿八经地看电影,电脑屏幕正在播放制片厂的片头。

“你点开的不是隐藏文件夹?”

俗话说的小电影。

他疑惑地转头看一眼耳朵红掉的郑号锡,心中了然。“是已经打开过了吧,那就看啊。”

他故作镇定,甚至想到假装冷静地顺便邀请对方一起,可是视线难以逾越,为了缓解尴尬只能不断地自言自语。“不过那些啊,都有点久了,都是我去年找到的了——”

鼠标在屏幕上的移动突然有点迟疑,没有找到熟悉的标签,才猛然想起来一段时间的痴迷后已经删掉许多,只留下几个主题少见的特别作品。

金南俊以为自己还没准备好和别的什么人一起分享内心隐藏的秘密,但是意外地非常顺利。点开一个时长九十九分钟的长视频,把电脑放在膝盖上,一人分一只耳机,两个人靠在床边看了起来。

可能和剧情有关,关于性的长镜头变成整部片里相当煽情的部分。总共两段,穿插在剧情里。金南俊看到熟悉的部分反而开始恢复理智,明知只能安安静静地看下去,可是忍不住要转头看一眼对方的表情。

当时天色已经变暗,夏日的傍晚太阳也落下去,天色就像是烛光熄灭前的一点点柔柔暖暖的光。但电脑屏幕怎么也比窗外照进来的光线亮的多,在对方脸上投射出闪动的光影,让郑号锡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他抱着腿坐在金南俊旁边,好像一只小小的松鼠。

金南俊松口气,剧情继续的时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眼里是水光无疑,果不其然从旁边突然传来啜泣声,他才不至于手忙脚乱地抽纸给对方。

“怎么了?不是看的好好的吗!”

“太伤感了,好难过啊真的……”

结果整个晚上补习不了了之,连他定下心另外开始期待的内容也变成竹篮打水。金南俊想wtf,最关键的二十分钟你不看了么?功能健全的话这能忍吗?

但是说出口又变成:“那……休息一下吧。”

郑号锡几乎用光他半盒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看小电影的正常结果之一。

但是金南俊只有哭笑不得,因为郑号锡擦干眼泪后告诉他,“台词光是听也能懂一些啦!”

对方似乎比他想象中要纯情得多,心脏好像婴儿一样会被表面上看起来纯真的情感打动。他想象不出舞蹈教室里对方用怎样的心情跳出相当性感的舞蹈,可是两者都是事实,他无法编造适合的理由,人生的十六年里还从来没见过类似的复杂生物。

平白生出想要珍视的想法,还没说出什么表扬对方听力进步的话,自己就先被自己吓了一跳。






04.

金南俊当然没找到郑号锡说的那首歌。

像个白痴一样真的用 coconut 和 co co night 都试过,出来的结果倒是一堆和吃的有关的东西。

他翻了翻搜索结果,随手把看中的几包椰子条加进购物车里结账,打算周一去学校的时候顺便可以带给对方带上。








05.

郑号锡说在舞蹈培训课上认识了新的朋友,金南俊“哦”了一声表示明白,笔在本子上划出一个生硬的转角,拒绝转头看他。

可是郑号锡把胳膊搭在他肩上,一下趴到他耳边:“所以周三周五我放学找他一起去就好啦,不用陪我走到车站。”

“我……想去不行嘛!”

“你不是绕路吗……”郑号锡嘟囔着,“那你和我走好了。”

“我不了。”

“走嘛!”

“不。”

“哎呦喂我求你送我去车站行不行?”

郑号锡搂着他肩膀摇,金南俊全力抗拒着,直到笔记本出现几个抖动到完全看不清的字,才又气又无奈地笑出声。

“送你送你,那下课见。”

郑号锡轻快的脚步伴着铃声匆匆远去,因此他大概也不知道,金南俊整节课都没再把笔拿起来。就像对那个突然介入他和郑号锡的小小车站的人的看法一样,还上什么课啊。

都是多余的。真讨厌啊。金南俊想。






06.

就是那时候,他突然一下意识到自己对郑号锡的依赖。

虽然好像只是郑号锡总是找他帮忙,无论大事小事。
你看吧,之前也是天天送他到车站,居然变成习惯。那两天突然多出来的空闲时间,好像变成整天中最空洞的内容。
至于为什么,可能是无法因为绕路而顺便去自己最喜欢的商店吧?想吃那里的冰淇凌的话,就必须要因此而特别跑一趟吧。那种为了寻找而寻找的方式,就算吃到心里也会不舒服吧。

心口会郁闷一定就是这个原因吧。

金南俊偶尔觉得烦的要命,有是也会故意忘记是自己要强硬的先介入对方的生活。

可是空荡荡一个人的时候,就好像在大海里一个人坐在潜水艇里一样,安静地等着下一个任务出现。只是因为知道手边那个小小的电报机一定会响起来,所以才安心地等待下去。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卑鄙。
故意放乱的书或者衣服,因为知道对方一定忍不住要帮他摆放整齐。如果说着抱怨的话,对方就会更卖力整理。

所以,他也更有借口把它们变成下一次的灾难现场。

「就说你帮我收完我自己会找不到嘛。」

用这样的理由,郑号锡却会对他露出更加温柔的笑,然后告诉他「我帮你记得就好啦」,甚至再帮他摆好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书和纸。

金南俊自己才是那个受益者。

热心肠是人的品质,大概会对别的什么熟人也产生想要主动帮助的心吧?


他偷偷把志愿书改掉了。

但是没舍得改远,用力划掉的横线后又后悔似的把字挤成一团小小的写在旁边,最后一看只是调整了志愿顺序,分在两个不同的城市,「幸运」的话会让他们之间多出两个小时的距离。







07.

结果还是没如他的愿,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一开学之前收到郑号锡的短信。

郑号锡的学校开学早,比他提前了半个月离开,换了手机号之后发送过来,特地解释了很多,打开信息,有满满一个屏幕的文字,加上可爱的颜文字,完全不像是一个男生的语气,好像是撒娇一样。

金南俊心烦意乱,不知道怎么回复,所以干脆存好电话后就再没有打开讯息,但是后来莫名其妙地又开始互发短信,说的什么内容都不重要,因为说实话都不算必要。

一开始只是郑号锡会传讯告诉他今天的伙食,离开家里花钱好快,食堂的饭菜还没有金妈妈做的好吃诸如此类,金南俊一开始也只是回复“嗯”、“是啊”、“好”,偶尔被问到问题才吝啬地发送一整句话,还要有意无意地省略标点符号。

他偶尔幻想对方会因为看上去不完整的语言被勾的挠心挠肺,但是自己才是等回复在床上等到失眠的那个;更过分,偶尔中午打过去电话,碰上郑号锡要午睡,几声细细小小的对话后,只剩浅浅的呼吸。

金南俊总是犹豫要不要挂断,虽然觉得连呼吸珍贵,又怕对方醒后看到过长的通话时间觉得奇怪。也许可能因为自己这边的呼吸,睡得会更好吗?

他总是坐在操场看台的阴影下一中午,默默挂着耳机不出声,但是通常下午也会收到对方的短信:

「中午电话好像你没挂断哦?太累了就睡着了,对不起哦」

「嗯 没关系因为我也睡着了」




过年的时候谁都没回家,金南俊从妈妈那里听说的。

“郑号锡那孩子也不回家呢,上班的时候碰到他妈妈了。你当时和他玩的不是还不错吗?他考到哪里去啦?”

金南俊滚动了一下喉结,说出那几个在心里反复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那不是离你那边很近吗?你们放假的时候就结伴去玩嘛。”

“去哪里啊,商家也放假啊……”


金南俊学会抽烟了。

拇指悬在拨号的界面上半天,最后用力吸一口烟,乘憋着气的时候下定决心拨出去。








08.

他在的城市冬天总是飘着小雪,和他家住的地方不太一样。

大概是读了文学系,或者又因为陌生的天气,他敏感的心情好像总是有处可去,写出来的暗恋小说永远比其他人更胜一筹。

呼出一口烟的时候,看着烟气向上蔓延,因为寒冷,似乎都变成细小的颗粒在升腾,望向车站的出口,想着郑号锡要是不出现就好了,这样他又能完成新的一篇,大概题目就叫「冬日,车站」之类,无脑且干脆,相当适合被冻得又紧张又酥脆的心情。

但是和他的约会,郑号锡好像从来不会晚点。

穿着膝盖上有破洞的黑色牛仔裤,但是上身是看起来足够温暖的厚重大衣,黑白花纹的长围巾服帖地围绕在下巴处,只露出来既小巧又挺翘的鼻尖,在出口左右张望一会儿,看到金南俊就扯下围巾,绽放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容。

金南俊紧张得猛抽一口烟,直直吸到烟嘴处,小小的红色火花剧烈地在雾气蒙蒙的夜里闪烁着火光。

他没想到这样轻易就见了面,郑号锡还真是说来就来,直到见到真人才觉得对方的应允是多么真实。

郑号锡还留着以前乖顺的刘海,但是换成粽咖的颜色,看起来倒是气色明亮很多。简直变成星星一样。在学校一定很受欢迎吧?

不是没想过,只是真的见面后,才更加确定而已。

金南俊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抽烟,害怕一开口就声音嘶哑。
结果还是对方先开口。

“好像变化挺大的?”

“啊……我也是染了颜色……”

金南俊看着对方伸出手,于是自然地低下头给对方摸自己出门前花了好久功夫梳上去的油头。郑号锡的指尖只是相当克制地停在他的发根处,碰到冰凉的额头。

“哈我是说是不是长高啦……也变帅一点了哦!可能真的和发型有关,可是怎么这么主动啊真的是!”郑号锡又把手掌贴上去,“好凉啊,是不是等很久啦?”

你的手也不怎么热嘛。金南俊有点害羞,可是垂眼时看到对方冻到通红的膝盖,居然又生气起来。

“练完舞就赶过来了,真的都没带什么呢。现在怎么走啊?”

“这么晚还在练舞?今天要出门的话就应该多休息一下啊。”金南俊好像先替他抱怨起来,“你是没换衣服就过来了吗?”

“对啊!因为太想见面了。”

“屁……就会说这种话,也关心一下自己啊。”

“是真的!我们不是很久都没见吗,你难道一点不想我?这样我真的会伤心哦。”

“不是最近也都经常打电话嘛……”

“打电话和见面又不一样,你都不想亲眼看我过的好不好嘛?”

金南俊总是被这种半真半假的对话搞到头晕,可是看着对方真挚的表情又很难不相信——相信的话会出大问题吧!他只好不断地转移话题,直到郑号锡放弃开口。

他们两都长高了不少,然而郑号锡还是没高过金南俊。他说自己要是没练舞大概会比现在矮很多,所以也不算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金南俊想如果不是郑号锡在练舞,当时他们可能都不会有交集,一下又觉得自己好幸运。可是说不是那么说的,只是撇撇嘴。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吧。

坐在车上的时候,金南俊把围巾解了下来铺到对方腿上。






09.

金南俊当时抽烟不是为了装逼,实在是需要舒缓情感。

拿着情感自然流露写出来的作品亲自上交,老师朝他挑眉毛,金南俊干瞪着一双死鱼眼不知所措,于是干脆什么都没说。

“写的很好啊?暗恋的故事,很多年都没看过这么清新的内容了。”

“嗯……谢谢老师。”

“但是太压抑了吧,从你的外表看本来以为是会很痞气的内容,没想到相当深情啊。”

老师啧啧两声,然后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烟甩给他。包装看起来很高级,比平时他在商店里看到的软包装精致许多,烟嘴的花纹看起来也可爱很多。

“抽烟吗?这个味道还不错,试下吧?”

金南俊:“你这是教我抽烟吗?老师?”

“……没有啊,就说你可以没事干闻闻味道。不会抽的话就还给我吧。”


金南俊觉得大概是因为老师足够年轻,才能体会他的心情。但是教了一年之后就成功拿到offer出国。金南俊听到消息后,突然想试试那包烟,可是放在抽屉里已经发潮了。

后来找了很久,买了同款,才知道那种感觉。是苦涩又香甜的气味,柔软又滑腻,进入肺里会夺走全部的空气,可是在窒息之前就又让人苏醒,像是初恋一样。






10.

金南俊有的时候很讨厌冬天,因为偶尔行动连同思想都会僵硬迟滞。

但是那个冬天郑号锡还是任性地又跑来两三次,金南俊只想找个火炉带他坐在一起,然后花上整个下午看着对方。

他还学了一点点按摩的知识,可是从来没机会开口,其实他更怕自己动手会加重对方伤情,于是专门从自己的版权费里攒了一笔小小的基金,准备以后见面的时候可以带对方去专门的按摩店疗养。

可惜完全是自己的想象。

一起吃饭或者看电影,之后再去城市里没走过的小巷子里闲逛。虽然什么也不买,但是和对方一起走,就是有拥有一切的感觉。

金南俊很享受那种心情。也会有忍不住想要牵手的冲动,但是一次次都被对方取得先机。

“别抽烟啊。”

郑号锡会在他想要掏出烟盒的时候压住他的手腕。金南俊后来就学会在过马路之前假装掏烟,这样绿灯亮起就能翻手牵过对方走。可是一次又一次对方就像不知道陷阱的小鹿一样踩进圈套。转头时看到周围一张张陌生又匆忙的脸,只有被他紧紧牵在身后的郑号锡对他只有毫无保留的信任。

他想,为什么总是把喜爱的人比做动物呢?像仓鼠,像鹿,像猫,像一切可爱又青涩的毛茸茸生物。不是说他太过于强调自己的心,可是这么多年看下来的小说也好文学作品也好,都让他觉得人类大概是有同样的共识。

也许是动物太可爱,与人相比又太单纯,喜欢的话,就想要将对方圈养起来,标上属于自己的记号。
希望仓鼠可以被关在自己替他挑选的笼子里,希望小鹿睡在自己替他铺好的干草上,希望猫玩够了可以回来吃自己为对方准备的食粮;可是动物也有令人生气的一面吧。仓鼠总是藏起来许多手边正需要的小物件,小鹿会把院子里精心修剪的树枝咬坏,养猫的话,毛会掉得到处都是,可是为什么没人提呢?

坏。真的好坏啊。

叫做郑号锡的仓鼠,都把自己的心偷走藏起来了。






11.

幸亏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夏天了。

暑假回家之后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见面,不用搞得好像偷情一样在车站会面,虽然牵手还是要利用种种借口。

话说回来,「偷情」又是谁先开始用的词语呢?偷偷享受一段隐秘的感情,不非要两个人也可以。


然而郑号锡还是雷打不动周三周五去舞蹈培训课,但是和之间不同,受老师之托他现在也可以带学生了。这种热爱舞蹈的精神可谓四海八荒无敌了,金南俊一看好机会啊,于是约人出来吃饭逛街,照常送他去公交站。

他觉得好像和情侣除了 bobo 及以上之外几乎都没什么区别,甚至多年以前喜欢的袋装冰淇凌在老旧的商店还能找到,还有什么好改变的呢?都快要计划告白了。

可是有天约会的时候郑号锡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约定的小卖部碰面,对方个头不矮算,刘海长到眼睛,甚至在他面前还要手抄裤袋,看起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张口就问:“这谁啊?”

……你又是谁啊。

但是浓眉大眼看起来如此熟悉,比照了记忆中熟悉的几张脸,才猛然想起来不会就是——

“是南俊啊,不记得吗?南俊你还记得泰亨吧?”

金南俊不自在地挠脖子,因为完全想起来了。

相当艰难地开口:“他还和你一起学舞?不用我送你啦?”

“是要和我一起去来着……那今天就不麻烦你送我去车站了。”

完全打乱他的计划。金南俊把他刚才买的两袋冰淇凌都交出来,郑号锡好好地接过了,但是金南俊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都给你们吧,那我自己回去了。”

郑号锡又捞住他的手腕摸他掌心,“不是说捏着袋子过来就好嘛,这样手不冷吗?”

对方细细的手指简直让金南俊鼻头一酸,觉得自己好委屈,他点头刚想说什么又被打断。

“号锡哥我们快走吧,会迟到啦。”

“……对啊,那你们去吧,到时候也不用我接吧。”

“那我真的去了?10点钟才下课哦!”

金南俊想说那你别去啊!留下来啊!!明明看起来也是一副不甘心的脸,但是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于是只好假装漠不关心地挥挥手,可是心里好像是生吞了一个杏子一样难受。


你们还真的要一起回来吗真的是……要不要我去接啊!说一声再走嘛。





12.
 
晚上下雨了,气温突然就降低许多。

金南俊一晚上坐在家里也没认真打出几行字,不满意的又要删掉,可是删删改改连最初的想法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师上课时讲过,写不出来的时候不要勉强,否则自己也不会满意。金南俊曾经唾弃过这种想法,因为怎么会呢。无数的思念只能变成一个个字符存放在文本。

可是今晚第一次体会到了,因为度秒如年的磨难而变成一片汪洋的大脑。

他算着时间,大概9点半就开始僵硬。伫在电脑前瞎发呆,再不时伸手晃一下光标把变暗的电脑屏幕唤醒。

他把手机摆在旁边,心中也明白自己大概是有一点不切实际的期待。可是十点过五分,明明是告诉自己要放弃的时间,专门为对方设置的铃声响了起来。


“歪?金南俊!你在哪儿?来接我啊……都在下雨了!”

屁,干嘛要去。金南俊气得要命。

“南俊啊……啊啊啊啊啊啊!!!打雷了真的!!你听到吗?你快来吧金南俊真的求你了!”

“你在哪儿啊。”金南俊沉住气问。

“你知道的啊!”

“泰亨不和你一起回?”

“问他干嘛啊,我就要你来接我不行?你不是一直都接我的嘛!”

郑号锡声音越来越小。下雨天信号都变差,好像就此将要失联一样。

他知道郑号锡不是假装害怕,一定是最先想到打电话给他。

「912路坐三站到建大百货」,总是他的小说中主角们相遇的地方,但是一切又戏剧性地拐回原点,他终于也要再去。





13.

金南俊坐在出租车上,听歌。耳机带了一只,郑号锡常用的那只是好的,另外一只被他自己搞坏了。

他一首一首翻自己以前的歌单,气得要命的时候就喜欢做些整理。可是他最不擅长整理。

他和别人不一样,难受的事情一起过来才舒服,心跳加速到胸闷之后,就会突然平静下来,所以总是要快点让自己走过那个坎。

在标着「kinky love」名字里的歌单迅速浏览,那是以前为了补习班的漂亮女老师而建的。女老师会穿短裙黑丝给他们上课,金南俊挺喜欢她,总是趁她转身写黑板的时候欣赏她短裙后面露出来的优美大腿弧线,下课的时候男生会围在她身边故意问一些无聊的问题,把自以为很有趣的东西问出口。她一本正经地纠正「kinky love」这个短语的正确意思,顺便普及fetish之类他们写在纸上还没问出口的奇怪单词,当时听到对方甜蜜又柔软的声音说出来时金南俊脸还会红,可是现在只想快点把好久没打开的歌单清空删掉。

那后来郑号锡告诉他那块他很迷恋的肌肉部位叫股二头肌。顺便抬起大腿只给他看,“你看就是臀肌和下面链接的这块,会有一个小小的曲线。”

舞蹈教室的的空调也不能舒缓他心里的热度。眼睛也发直。

郑号锡的腿比女教师的好看一百倍,弯曲地时候也有紧绷的弧线,甚至过分地消失在短裤宽松的边缘线里。

他盯了一会儿,然后心里犹犹豫豫地给自己造句,I made a fetish of his thigh。或者要加s,thighs?他又想到医学术语里好像是单复数同形,于是当下脑袋里被无限放大的s搞得一片空白。

他读文学后听说过相当矫情的说法,我不喜欢世界,我只喜欢你。

那么他大概只喜欢郑号锡。不要对方负责,因此接到电话听到自己已经格外吵闹的心跳,一如既往。

可是他总想偶尔期待,作出猜测。

从以前就在想,电话本里那么多人,为什么总会是打给自己?聊天软件那样多,为什么总是选择用信息发讯?他迫不及待想确认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但是张口前就先怯场。

他总是等对方先开口,好像生命中自己唯一的主动就是五年前夏夜里的冰淇凌;

又没出息、不要脸地告诉自己也许对方早就拧松门把手的螺丝,等他入网,只有这样才能令自己心安理得的总是守候在对方身边,隔着一部电话的距离。


窗外的雨声很大,雨点砸到他旁边的窗户上,留下巨大的椭圆形外加长长一条斜线的湿漉漉的痕迹。只带一边的耳机都几乎无法听清歌声,司机又过分地开大音响。逼仄的空间里让人呼吸困难,金南俊皱眉,举起手机准备关掉app。

就是那一瞬间切换了音乐,金南俊像是被电击到一样愣愣地听完整首。


you can keep me warm on a cold night
Warm on a cold cold night

you could have anyone

You coudle be with anyone

So thanks for making me your only one



那是怎样一首歌?大概是告诉了他,无论是他喜欢也好,他猜测也好,郑号锡的电话、牵手、甚至没两步路就到达的车站也要他送的央求大概不是意外,原来很多事情原来多年以来都已有征兆。


下车之前他慌乱地拿出整数的钱留给司机,因为红灯刚好过马路;伞也没来的及掏出来。

因为他已经看到缩成小小一只、抱着肩膀傻傻站在雨里的郑号锡,穿着运动短裤,膝盖在风和雨里发抖。向路口小心翼翼张望的表情,好像还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一般。

“妈的……傻逼!”
怎么站在外面啊,金南俊想。

他在雨里、在因为水汽变得发白的人行道上跑,手上紧紧攥着手机,上面是暂停的播放界面。脸上和身上都湿透了,舌尖尝到又咸又苦涩的味道。他不想承认什么,只是跑。

郑号锡,什么 co co night。笨蛋。是 warm on a cold cold night 。

他向对方跑去,看到对方惊喜的表情时放慢脚步,只知道自己应该说第一句,是他每次见到对方最想说出口的那句、“郑号锡,让我做你的 only one 吧?”




-fin-







-番外-

郑号锡当然是答应啦,他又不傻,喜欢那么多年的人突然告白,英语都是对方教的,不管是不是开玩笑,总之先答应再说。

可是金南俊突然更加用力地握住郑号锡的肩膀:“你和那个什么金泰亨别再一起走啦!我开我爸的车送你知不知道!让我再看到他一次我会忍不住动手的!”

“金泰亨……?他在追我们舞蹈老师啦!你看他那个肉乎乎的肚子,根本不是跳舞的嘛……”

“你还看过他的肚子??郑号锡你都没看过我的!”

“诶?你这是啥意思真的是……” ^///q///^

“今晚我们就互相看一下吧!” ( ̄(工) ̄)









--
(⊙_⊙)南锡 绝对灵魂伴侣级别了
我也求他赶紧积极接近一下郑小鹿了

一首决定一切的bgm:
warm on a cold cold night — Honne



感谢阅读!

评论 ( 29 )
热度 ( 95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