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糖锡】教你吹口哨

* 短篇au一发完

* DNA让我按耐不住


* 小痞子 X 好学生





闵玧其的名字谁不知道啊。小痞子,笑起来能把人魂都勾走,不过这倒是没什么,不看就行了。可是那口哨声,魔音穿耳。

郑号锡往家走。

又要路过巷口。又要转弯了,他用手紧紧捂着胸口,按住疯狂跳动的心,鼻尖紧张地冒汗。

前脚刚迈出去,口哨声就响了起来。断断续续,吹不连贯。

不知道从哪里学的,不着调,倒是让郑号锡的心在空中打转转,转出一圈圈粉色的泡泡。


“闵玧其!”

闵玧其靠在墙边,听到他的声音就抬起头,撅起的嘴唇收回去,露出一个撇着嘴的痞笑。

“你叫我什么?”

郑号锡张着嘴,却自动消音了。

闵玧其站直了,不在意地拍拍后背沾上的水泥渣子,走过来戳戳郑号锡的肩膀,“老师不是说不让你和我玩儿嘛。”

郑号锡没回答,脸都憋红了,吭哧啃哧地把书包从肩上拆下来给他掏作业。

“你快抄吧!”

闵玧其耸耸肩膀,示意他看。

“你你你没带书包?你的书包呢?”

闵玧其看他躲躲闪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主动把袖子裤腿都挽起来。“你看吧,没有伤口,我好着呢。”

郑号锡立刻转开了头:“谁谁要看你!就是想着你万一……万一……”

闵玧其笑的没脸没皮,他看郑号锡耳朵都红了,怕他想不出来理由先把自己憋死,赶紧开口接上:“万一啥啊?”

郑号锡一咬牙,“你交不上作业就是拖我们班后腿!”

“哎呦呵,那怎么办啊?”闵玧其搭上他的肩膀,“我把书包扔家里啦,现在抄不了怎么办呢?学——习——委——员?”

郑号锡不知道哪里受用了,听到他这样叫脑子就犯迷糊,好像这四个字是闵玧其舌头尖尖上滚了几圈出来的一样,都成宝贝了,不知道是不是酒里泡过,听起来酥酥软软让他快要晕倒。

还有吹口哨的时候呢。粉红色的舌尖窝成一个圈,软软的泛着水光顶在下面又细又白的牙齿上,撅着嘴唇,吹得又不好,倒是让人想亲一口。

“咳!那那怎么办!”

闵玧其看他假模假样地故作镇定的样子,缩在自己手臂里,睫毛扑闪扑闪的像只蝴蝶,就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委屈郑委员和我回家吧?”


--
郑号锡其实就住闵玧其家对门,闵玧其比他大一岁,但是早熟的像是他爸一样。
这样说有点夸张,但是不是谁都能那么理智又冷静哒。
从小时候郑号锡就特佩服他。

郑号锡记得特别清楚,他小时候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在院子里玩,一个人特别无聊,就追着小蜜蜂小蝴蝶跑来跑去。

一跑就出问题啦,绊到脚,干脆地扑通一声仰面栽了下去,草丛里硬硬的杂草戳到了屁屁。

他愣了一下,晃悠悠地翻身坐起来,还没酝酿好情绪要哭,就看到院子栅栏上趴着一个白白的小男孩,头发黑黑的,嘴唇粉粉的,两颗黑葡萄一样眼睛凉凉地看过来,吓得他哇的就哭了。

闵玧其其实看了他好久啦。

真可爱。

又细又软的头发在空中飘来飘去,一双肉肉的小手在空中抓来抓去,像自己家里的小奶猫踩奶一样。

而且,脚真小啊。明明听妈妈说只比自己小一岁,自己那个年纪的时候脚也这么小吗?

可惜只能看不能摸简直太折磨啦!!!

闵玧其假装自己毫不在意,实际上都从院子那头跑到这头扒着篱笆站了,把今天爸爸才送他的玩具水枪扔到一边不管了。

他想要玩具水枪好久啦,爸爸说,如果他英语考到98分就送给他,他考了99分呢。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郑号锡可爱!

但是身为一个男孩子为什么会喜欢可爱的男孩子呢?

这样是不对的!

闵玧其一边盯着郑号锡,一边告诉自己这样不对这样不对!

突然小郑号锡就摔倒了。看到他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闵玧其的心立刻就化成水了。

哭的那么大声,一定是要我抱抱才能好吧!他想。

“唉。真是拿小孩子没办法。”闵玧其学着大人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假装很深沉地按了按眉毛。

辛亏隔壁一家人搬来后没有把院子中间的栅栏拆掉。那上面有一个门,虽然爬满了爬山虎,不过用力打开还是能露出一条能让闵玧其挤过去的缝隙。

闵玧其急躁的动作暴露他心理到底是有多着急,碰到香喷喷又暖呼呼的肉团子郑号锡时,觉得刚才钻过栅栏时的刮伤都值得啦。

“你没事吧?”

小郑号锡抬着泪汪汪眼睛看了看隔壁家的小哥哥,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近一点看比刚才要好多啦,红扑扑的脸蛋简直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于是他就放心了,窝在小哥哥的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闵玧其快得意死了,费劲儿地把郑号锡抱起来,让他趴在自己的肩膀上,“那里摔疼啦?要不要哥哥给你呼呼?”

“呜呜呜哥哥!屁屁疼!”

闵玧其低头一看,郑号锡的开裆裤下面勒着两坨圆圆的肉,他还要仰着身子以防郑号锡摔下去,只能拿手托住郑号锡的弹性满满的屁屁。

可是他有点为难,大男子汉怎么能随便给别人呼呼屁屁呢!他犹豫了一下,把郑号锡抱的更紧了。



--
后来郑妈妈对闵玧其也可好了,总是叫闵玧其到家里来吃饭。

不过她总是忘不掉听到号锡的哭声、从厨房慌忙跑出来的时候,隔壁家的小孩子蹲到地上给自己家宝宝吹屁屁的画面。

闵玧其看到他来,就叫了一声阿姨好,他一停下来呼呼,郑号锡就立马转身抱住他哭,把郑妈妈尴尬了好久,自己家儿子怎么今天这么不懂事?

不过两个小天使一样的孩子无论做什么都好!可!爱!她永远都忘不掉那个场面啦,连他俩都长到好大了还要提起这件事。

“你闵哥哥以前还帮你呼呼过屁屁怎么就不能睡一起啦!”

“哎呀妈!!!”郑号锡在浴室惨叫一声,“那都什么时候的事啦!!”

闵玧其坐在厨房的餐桌上慢吞吞地吃完饭,听到他叫就勾了勾嘴角。

“阿姨,别管他,他害羞呢。”

“就是啊!我们号锡啊,就是胆子小。以前打雷都要找他闵哥哥抱怎么上高中了还害羞起来了。”郑妈妈擦了擦手,把围裙脱掉,又说,“等下吃完把盘子放在水池里就行了,你们玩一会儿就早点睡,我值班到明天早上呢!”

闵玧其又慢吞吞地笑了,“放心吧阿姨,我会把号锡照顾好的。”

郑妈妈一点都不担心,闵玧其根本不让她操心,虽然说了把盘子放水池里,明天回到家肯定连地都拖好了。

郑妈妈一走,郑号锡就裹着条浴巾跑出来了。

“哥!晚上我睡沙发吧?”

闵玧其咬着勺子上下扫视他一眼,又笑得露出牙龈,“你不怕晚上有鬼摸到沙发上?‘怎么附近都没有害怕我的小孩啊?累死啦~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吧~’”

郑号锡被他吓过几次还不行,这次又吓得哆嗦了一番,胸膛都烧起来,连浴室都不敢回了。

“别学这个了哥!”

“有乐趣嘛。”


闵玧其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反反复复了郑号锡还是会因为一个故事那么害怕,不过他拖完地擦完桌子躺到郑号锡身边就不想这回事儿了。

“哥连自己房间都不收拾,还跑来我们家做卫生。”郑号锡感觉他躺下了,就闭着眼说。

闵玧其闻着他身上飘来的香味就飘飘然啦,也闭上眼睛,黑暗中两个人呼吸交叠。
他是怕真喝醉了,暖熏熏的气流扑面而来让他还以为到天堂了。

天堂他是没见过,不过有郑号锡的地方也比天堂差不到哪里去。

他想起来上次说,“赶紧做好卫生让你妈看看未来女婿的态度”,被郑号锡红着脸用枕头拍到地上去了。

这次他再不敢试了,不过睁开眼看一下还是可以的。

没想到郑号锡也在偷看他,看他突然睁眼,吓得花容失色,抄起枕头就砸上他的头。

不过,闵玧其觉得自己好开心啊。



--
闵玧其成绩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差的。

他深知学习也有点用,他老爸许诺给他一堆好处,考高分不难,就是有点烦,如果总要抽出时间学习,那什么时候能盯着郑号锡看啊?

而且郑号锡只有学习的时候最乖,不打扰他看他,要不害羞起来还没完了。

初升高考试,估摸着能和郑号锡考到一个学校,他就扔下笔不写了。他看到小鸟叼着一只虫子在窗棱上瞎晃,招招手把它赶跑了。

快点回去奶孩子啊!

他觉得郑号锡就是长不大,都要上高中的人了怎么每天吵吵闹闹还像个小孩一样让人不放心。
照顾郑号锡的活只能天下第一闵玧其才干的了啦,他深沉地想。

就这样还全校前十考进去的呢。

郑号锡觉得这哥真厉害,自己非要好好学不可,结果还没熬过一次考试呢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闵玧其!!”

这是郑号锡懂事后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闵玧其。

闵玧其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你叫我什么?”

“……哥。”郑号锡嗫嚅着吐出来一个字,很快看到手里闵玧其的卷子,怒火又重新烧起来。

“你考的这什么玩意儿!”他把卷子bia叽拍到桌子上,“这这这不应该错啊,你不是都会嘛!”

哎呦我的小祖宗诶,手摔疼了没?闵玧其心疼地看了看郑号锡的又细又白的手腕,丁点儿话都没听进去。

“问你话呢哥!”

闵玧其回过神来,“怎么了我的学习委员,偶尔犯个错也是人之常情嘛……”

“什么我的你的……”郑号锡嘀咕,看到闵玧其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重点又偏了,立马红着脸改口道:“快点把这都改啦,老师叫我监督检查改错。”

监督好啊!闵玧其眼睛一亮,爸爸给他买辆车都比不上!

闵玧其干脆不学了,每天拐着弯想自己怎么考的差一点又不被发现自己会,一来二去的还挺费脑筋的,整的老师都烦他那些幺蛾子了,干脆不管他,还变本加厉起来。

也只有郑号锡傻呆呆的以为他是真不学了,把自己每天急的火窜房梁了一样。

最近闵玧其又不好好学习!

学什么吹口哨!

可是真的好帅啊!

原来每天乖乖在教室里睡觉多好,现在下课吹个口哨,窗户外面的小女生一经过全都要转头看,郑号锡虽然生气,也不能说点什么。

说什么?

“闵玧其!不好好学习吹什么口哨?”

“叫哥!老子想吹就吹,你堵我嘴啊?”

郑号锡咧着嘴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高兴,过半天才揉揉脸,“不管你了我!”

闵玧其无赖一样蹬着桌子,把作业本拿起来甩甩,“学习委员我作业不会做诶!”

郑号锡又一脸“就知道你不会做也没人能帮你看来也只有我这个学习委员才能照顾你”的痛心表情,一脸为难地坐在旁边开始指导闵玧其学习。

被闵玧其收服的一干小痞子就在教室后面蹲着看闵大佬是怎么对付好学生的,一边“哦哦哦哦哦原来摸摸小手就能控制对方情绪这招咸猪手原来男女通吃啊啧啧啧不愧是闵老大”。


不过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因为马上高二要分班了,郑号锡好怕和闵玧其分到不同的班级。

隔一面墙也不行!

万一闵玧其睡着了把水杯打翻怎么办!

也只有我能及时接住掉落的水杯了!郑号锡略有得意地想,闵玧其你快好好清醒吧!和你挤眉弄眼的小女生遇到危险只会尖叫,只有我才能伸出援助之手!

妈妈告诉他,接近一个人要投其所好,郑号锡自己偷偷背着闵玧其查了查对方最近正在听的歌。

那是一个下午,好学生郑号锡幸幸苦苦地做完值日,发现闵玧其又带着耳机睡着了。他按亮播放器一看,是Flo Rida 的whistle。

闵玧其就醒了,脸上还有压在手臂上形成的红痕。两颗黑葡萄一样的眼睛蒙了一层水雾,像是早上果园里的新鲜的优等品,肯定很贵。

郑号锡慌张地直起身,闵玧其也愣愣地看着他。

郑号锡不知道自己在躲个什么劲,只好硬着头皮问:“哥你在听什么啊?”

闵玧其看了一眼播放器就笑了,“这首歌?教你怎么吹口哨。”

这一笑实在太过鬼魅,配上烟酒嗓简直够郑号锡喝两壶的,直到他自己查了这首歌这个笑还印在他脑子里,估计是防水防弹,怎么都甩不掉。

他按亮歌词看了一眼。

Girl I'm gonna show you how to do it
And we start real slow
You just put your lips together
And you come real close

变变变……变态。

哪里是教怎么吹口哨,分明就是bobo教程嘛!




--
闵玧其一吹口哨郑号锡就烦,在家里两个人一起复习背知识点,听到闵玧其若有若无的口哨声郑号锡就站起来四处瞎走。

“怎么了你晃什么呢。”

“哥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比我年纪大还和我读一届啊?”

还能为什么啊?闵玧其不屑的想,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抽了哪根筋,被小郑号锡一闹就连学也不去上了,晚了一年非要和他读一届,要不是他是个天才怎么辍学了一年还能学出来再把郑号锡拉扯大。

想是这样想 ,闵玧其知道他肯定有要语重心长地劝他学习,只好装傻,“嗯,那是怎么呢。”

“因为哥不努力啊!你看看你的成绩。”

哎呦喂了您嘞!还别说,这发起小脾气的模样真俊俏!眉头皱起来看上去简直是个小男子汉了!

闵玧其忍住眼睛闪动的兴奋,假装毫不在意地咳嗽一声,撑住下巴,“嗯,我看看。”

郑号锡险些被过气,合着自己的成绩心里没点数还要“看看?”

想到这里他一阵委屈,咬起嘴唇,“”我担心你嘛!”

他也不说是还想和闵玧其分到一个班,只说:“你要是不能和我去那个实验班,分到的老师就不好,成绩就不好,再加上你本来这个破水平,高考就考不好,考不好就去不了好学校,那我就……”

郑号锡可怜巴巴地瞄了瞄闵玧其,“那咱们以后都得去什么地方上大学啊,以后还能一起生活吗,万一变化太大不能一起努力了是不是……”

闵玧其没想到郑号锡都给他想到这么远了,看来真是长大啦。他心里一阵充盈,感觉自己养了好几年都歪在他身上的小树苗现在知道找着光自己抽条了。


闵玧其看到他红红的耳朵尖,肝都颤儿了。

可是傻fufu的好可爱!!还想着要和他一起生活呢!怎么就看不出来他是装的。

闵玧其叹口气,这次是真的感慨了,“不会的,号锡啊,相信哥吧。”

郑号锡将信将疑地又瞄他一眼,咬牙道:“哥这次要是考的好,我就答应哥一个要求!”

闵玧其挑挑眉毛。

“我让你干什么都行?”

闵玧其又故意舔舔嘴唇。他故意眯着眼睛把这动作做的很色气,舔完下唇就等着郑号锡骂他是变态。

结果郑号锡红着脸低头了,要不是闵玧其对他很了解,都看不出来那种低头的高度还有余地让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
那能难得倒闵玧其吗!!

该玩玩该盯人盯人,分出来那天郑号锡就没叫他自己先去分班通知出来的教室了。

过了半小时闵玧其才慢悠悠从门口晃进来,挑了郑号锡旁边的座位坐下。

郑号锡心里放松一半,觉得自己没看错人,下半辈子大概是有保障了。

趁着老师没来,闵玧其就凑过来咬他耳朵。

“真说什么你都做?我现在要说了?”

郑号锡扭扭捏捏地说那你说吧。

闵玧其又笑啦,笑的还跟小时候那个小孩子一样,只要是郑号锡一笑他也笑,郑号锡不笑他看到郑号锡也要笑,笑的牙龈也露出来。

“Can you blow my whistle baby?”



-fin-




||DNA预告出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写了
专辑出来我肯定要炸成烟花了


||作业没写完哈哈哈哈哈哈熬夜修仙


感谢阅读!!












评论 ( 15 )
热度 ( 206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