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糖锡】讨厌牛奶的小饼干会喜欢西柚汁吗


*甜饼一发完 
*SHOOKY X MANG




01.
shooky是一只肆无忌惮的小饼干。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粗粗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是一个小霸王,在bt21的学校里面,是一只非常爱捣乱的小饼干。

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他真的真的很讨厌牛奶,只是闻到牛奶的味道都会让他苦着脸吐舌头。

所以,自称是天才的shook也是不完美的,可也是没办法的事,世界上有哪一块小饼干不讨厌牛奶呢?





02.
大家都没见过mang真实的脸。

超乎意料,连跳舞的时候mang的面具都不会脱落,就好像高中女子街舞团体的神话一样。秋季联谊的时候,紧紧盯着舞台上做着高难度动作翻腾的女孩子,可是连一片多余的肌肤都无法看见。

不过mang从来都没心思去看,因为下一个舞蹈舞台就该他上场。

shooky也没时间去捉弄女生街舞队,因为他要忙着调试相机准备拍照。拍团体照片和个人照片可不一样,焦点要精准地确定好,否则想要的东西是没法拍到的。

可是tata,永远都充满着好奇心。

“哥,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啊?”tata用力晃着shooky的手臂,“哥不是恋爱过吗,告诉我嘛!”

托tata的福,眼看着三年下来,shooky一次都拍不到关于mang清晰的照片。拍不到他包裹在紧身黑色长裤下的腿,拍不到衬衣下若影若现的腰段,有没有腹肌呢?shooky从来都看不到。

如果想要捉弄别人,不是应该先了解对方才对吗?




03.
“呀!可是!”RJ嘟嘟囔囔地说,“刚认识我的时候不就说要烧了我的大衣吗?”

“那是因为哥一看就很宝贝它。太明显了,没了大衣就不行吧?”

“啊……这么说也是没错啦,我真的很怕冷啦。可mang那小子一看不就也很宝贝他的面具吗?一次都没哟见过他摘下来啊……”

“等等就会讲到,到底要不要听?”shooky对他一絮絮叨叨就会变得异常可爱的哥已经有点看腻歪了。

“好啦好啦,你讲。”




04.
“tata!”shooky非常严厉,“这次再拍不到照片,我真的会发火。”

“女生一年只能看一次耶!”tata委屈道,“反正shooky哥就是校刊摄影师,找借口去mang哥宿舍拍也可以啊。”

mang的表演一如既往很酷,在舞台上的mang总是意外爆发出克里斯马的迷人,私下里一副害羞小马驹的模样,怎么还会看到那种反差?

好在tata被甩掉手后不会继续调皮,不知道他是又找到什么能填满他好奇的东西。有时候小孩子好奇心太旺盛,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shooky想。

不过,mang面具下到底是怎样一张脸呢?

无法抑制的好奇心一旦埋下种子,就会发芽。等到被人们知道的那一天,已经是长到让人无法忽视的高度了。shooky架好三脚架,设置好摄像机,又拿起另一台相机抓拍。

出乎意料的是,mang竟然出现了失误。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是面具下露出红色的头发让人群爆发一阵呼喊。

联谊结束后,shooky把内存卡里一段两秒钟的视频滚动着看了好多天。

小马驹的面具下纤细的脖颈,慌忙去抓的修长的手指,没有看到却不难想象的面具下一定是一张惊慌的脸。

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都花了。不会因为这样就瞎了吧?可是……可是还有很多东西想亲眼去确认。

tata才不管shooky有没有心情理他。他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双眼昏花疑似纵|欲|过|度的shooky的袖子,把他从座位上扯起来。

tata的脸因为一路的小跑变的红扑扑,像是一个熟透的大桃子。

“我!!!我拿到了!!!”

“莫?”

Tata的手里是两根半长不长的头发。在灯光下,散发着好看的红色光泽,像是洒满金箔的粉色奶油一样甜蜜。

“草莓牛奶一样的——mang哥哥的头发!!”

shooky长长地“呀——”了一声。他费力地想要把视线重新聚焦,可是怎样都做不到。



05.

shooky是一只有魔力的小饼干,每个人都喜欢他。就算板起脸来,tata还是觉得他是很善良的哥,一股脑儿地告诉了他。

“真的。mang哥哥很友好,还邀请我去他们宿舍喝茶。地球上的咖啡虽然很难喝,但是柚子茶甜甜的。哥如果不喝我的草莓牛奶,以后也尝试一下柚子茶吧?”

但是真的、真的有那样简单吗?

tata口中的mang一点都不像是shooky遇见的mang。

至少,shooky一点也不相信。在水房的门口,在楼梯口的拐角,早操结束后的人群中间,mang暼来的视线,只有一点点大胆。

shooky从来都搞不懂mang到底是看向前面还是侧面,他试过很多遍,无论站在哪个角度,mang只会像是突然感到他的出现一样,把头转过一个又小又害羞的角度,shooky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他就会伸出小小白白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面具跑掉。

这样的人会大胆地同意别人伸手抓自己头发吗?




06.

他当然不会。但是tata也不是毫无理由就轻易把shooky想要的东西取到手的。

“mang哥哥!哥的面具下到底是什么啊?”

“我的面具下?就是我啊。”mang沙沙的嗓音透过面具传过来,让他听起来很神秘。

“mang哥哥可以给我一根头发吗?”

“呀我说你这小子,来我这里喝这么多次茶还不够,连我的头发也想要吗?”

“我就是……看shooky哥翻来覆去地看你跳舞的视频,红色头发真的很特别吗?”

红色的头发是草莓牛奶。shooky知道那有多么危险,可是就算知道了秘密,也有点想要不顾一切的跳进去。

会融化吗?




08.

偶尔,shooky会觉得自己的坚持毫无意义。如果不能踏出那一步,他们就会像是书里夹着的两根头发,在生活的轨迹中简单地交叉在一起,干枯的像是失去灵魂。

“Mang你以后可以只让我发表你的照片吗?”shooky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是说,有表演的话。”

“那、也可以啊。”mang说。他侧着头,像是在看着远处。“但是想拍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啊……”




09.
两个月之后是万圣节。在夜色降临的时候,shooky抢了mang的面具。

从背后,带着噗通噗通跳动的心,摘下来就跑。

Mang只好带着一个橙黄色的大南瓜到处去找,逢人就问,你有看到我的面具吗?

被问到的人总以为那是什么 trick or treat 的游戏,没有找到面具,但却提了一兜子糖果回去。

shooky早就疯累了,满头是汗地蹲在mang的宿舍门口,手里拽着一只小马面具的尾巴。
是一只头垂在地上的伤心的小马。它被shooky缝上了假装恐怖的伤口缝合后留下来的线条,眼睛也被涂成红色。

看到mang走过来,shooky就心虚地把面具藏在身后。

“哥你也真是……是小孩吗?要糖吗?”

Mang举起手里的小布袋,又白又修长的手指松垮地抓着提绳。

shooky送了一口气,像是在轻松他没哟被责怪。他用面具交换了糖果,又自觉地后退一步,准备目送mang躲进宿舍。他甚至准备好将布袋的口袋扎紧,也许是为了腾出手接着mang等下会抛出来的南瓜头。

mang又用小小白白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南瓜面具。

还以为是幻觉,一眨眼的瞬间结束后,竟然看到红色的发丝带着一点点汗水,黏在对方精致的不像话的脸颊上。

shooky脱口而出,“草莓牛奶?”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Mang笑了起来,嘴角弯弯地,和弯弯的眼睛、小巧的鼻尖连在一起,变成一张让人柔软的笑脸。

在他张口回答前,shooky就做好被宣判死刑的结局了。可是mang笑的更用力,他说“:“不是草莓牛奶呀,哥,是又酸又甜的西柚啊。”




10.

故事戛然而止。

“然后呢?”RJ好奇道,“mang和你最后到底怎样了?”

shooky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舔了舔嘴唇,像是回到11月初的午夜。

“因为是西柚……酸酸的。吃起来会上瘾啊。”




-fin-




kk我也是xjb嗑的典范了

感谢阅读



评论 ( 5 )
热度 ( 174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