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糖锡】Gloss Box

* 现背一发完





他心里有个透明盒子,谁都不知道。

所谓秘密即是如此,是躲在背后的人影,是火山喷发前炙热的岩浆,可惜谁都不知道,谁都没法知道。迎着光走的时候,不能总是回头。
可他偶尔也想,我喜欢的那个人啊,什么时候可以回头看看呢。

闵玧其有时候想着要不要把那些装了好多年的东西拿出来晒一晒,他是说,有那么多时间,人也不是总在工作。
在宿舍,天气好的时候,安静的时候,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不用翻开手机,也不用打开电视,只是静静等着脑海里的影像像过电一样穿梭。

对他来说,那是像往常一样,那是一个在作曲室僵坐一晚的黑夜,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就一层层套上外套和围巾,整理好黑色的口罩和棒球帽,按掉闹钟。他经过金南俊的房间,鬼使神差地敲起门来。

“南俊啊南俊啊。金南俊啊。”

他恶作剧一半叫嚷起来,“走不走啊,回去吃饭吧。”

作曲室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金南俊露出一颗头发乱糟糟的脑袋,他拿一双闪烁着无可奈何又被折磨得痛不欲深光芒的眼睛瞄他哥,分明是忙碌了一晚上没有什么成果,但又不好真的对着他哥发火。

“哥,你整晚都太有活力了,少见哦。”

“闭嘴。”闵玧其说,又笑了笑,问,“到底走不走啊。”

“走走走。我去换衣服。”

闵玧其看着他慢吞吞把头收回去,又绕到郑号锡的房间砰砰砰敲门。

“号锡啊号锡啊!号锡啊。”

金南俊提上包出来,问,“还是没来啊?”

“没来吧。”

闵玧其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停顿几秒,最终摇摇头,说,“是我忘了,我们回去吧。”



但是对金南俊来说这一切简直不太正常。直到他们坐上保姆车,闵玧其还双眼发直地望着车顶。不论是从棒球帽边缘露出的眉毛皱起的轮廓,还是口罩下拉没有遮住的鼓起的嘴,分明昭示这位现在心情不太好。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金南俊伸出两根手指摩擦着下巴。明明昨晚很有活力啊,他想,从十二点开始精神百倍地频繁光顾他的作曲室,甚至在他小跑着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他在走廊上闲晃。

“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呢。”

金南俊眼珠一转,问,“昨晚说要写的曲子结束了吗?”

闵玧其突然转头看他,两颗眼珠定定地聚焦在他的鼻梁上,过了半晌,才假装理直气壮地说,“还好。”

还好?金南俊飞快地点点头,迎着他哥的视线把帽子拉下来盖住脸,头偏向窗户的一边,小声地说,好的知道了哥,我睡会儿。


他记得自己在走廊上碰到他哥是这么问的。

哥,干嘛呢。

嗯?出来接杯水。

金南俊张开嘴,乖巧地把那一句充满浓浓疑惑的语气词收回嗓子眼。他总不能说哥你作曲室饮水机坏了吗,昨天经纪人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要报修你怎么没说呢。不对,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喝水的?

为什么啊。这问题憋了一晚上,尤其是三番几次地在走廊上见到闵玧其之后,那样子简直就是在等待一场和他的偶遇。唉,那可糟糕,哥不会是喜欢我吧。

最后他勉强在睡着之前得出一个结论,哥其实只是因为放假可以回家也心情激动吧。




等他们在离八点差三分的时候踏进家门,只有金硕珍在厨房一个人苦大仇深地吃着早饭,看到他俩进来眼神就放出光芒,像是猎人见到春天里的两只迷途小熊。是捕熊的季节啊!金猎人心中叫嚣,今年我的名额还有六个,抓到两只是两只啊!

他一反常态,亲自给金南俊和闵玧其拉开椅子。

坐下来吃饭啊。

他说,多吃点。最后一天给你们做早饭啊,这些小兔崽子,都不知道珍惜一下大哥的劳动成果吗?为什么都不起来啊,明明昨晚也说要吃,专门做了好多东西。

金南俊受宠若惊,看着碗里高高鼓起的粥,开始怀疑起自己并不熟悉的流体力学和牛顿定律的科学道理,几秒钟后不得不认命地把快要流出碗里的液体都用勺子挖起来吃掉。

“玧其不要浪费食物啊!”

金硕珍拍了拍闵玧其的胳膊,闵玧其慢吞吞地哦了一声,把碗转了半个圈,用勺子刮掉流出碗沿的粥。

“哥,粥太稠了,有喝的吗。”

“都是凉水。”金硕珍说,“早上煮了一点牛奶还是热的,喝牛奶吧。”

“我也要。”

“啊?”
金硕珍疑惑地转头,面向才回过神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的闵玧其,“你?你不喝牛奶的你忘了。”

房间里另一个金姓青年显然接收到老金家信号,抬起头和金硕珍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连本人也没法清楚解说的眼神,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闵玧其今天,真的不太对劲啊。

“喝,我喝。”闵玧其想了一想,一本正经地说,“我是shooky附身解除,每天早上八点开始九点结束,所以要快点在九点之前完成牛奶消化,否则一定会吐出来。”

金硕珍将信将疑地倒了一杯牛奶给他,俏咪咪地在碗后面观察他到底有没有要喝的意思。闵一本正经说胡话大王玧其当然没有如他的愿,总不能一夜转性喜欢自己不喜欢喝的东西。

虽然他在房间睡前偶尔会突然絮絮叨叨地开始抱怨,小时候篮球也打怎么都长不高,肯定是因为不喜欢喝牛奶,那时候多喝点牛奶就好了。

金硕珍就会笑他,你还要长多少啊,对正常女孩子来说已经很高啦。

女孩子?闵玧其轻飘飘地突出这三个字,外加一个若有若无的问号。这和女孩子有什么关系啊。

金硕珍眼皮一跳,他想队内传说不会是真的吧,闵玧其总不会真的对他的移动充电宝上心了。不过也对,移动充电宝……也是宝啊。

于是他试探着说,玧其啊,虽然说身高是男人的底气,但是赚的多才执掌家庭大权啊。

闵玧其嘴角一弯,问他,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说什么?我没说啥啊,盒盒。
金硕珍被他盯的皮肤起毛,心想刚才用的舒缓去皱护肤霜大概白用了,等到晚上一做恶梦就回自动皱起眉头,早上甚至还会眉心疼。

好在闵玧其也没多想,率先按灭床头灯,跟他道了一句晚安自动钻进他隆成一团的小被窝。



一碗粥见底,表明闵玧其还认可他煮粥的技术,金硕珍对他这点倒是很满意。不管给了什么吃的,一言不发地都会吃完这点倒是让他很感动,可是牛奶是另外一个层次,他早就知道。

闵大话精此刻也开始犯难,他象征性地端起杯子放到嘴边,倾斜液面舔了一口牛奶,舌尖就着吐出去的姿势再也不想收回来,直到他听见移动充——不是,郑号锡有点沙哑的声音。

“你们好早啊。”

“早个屁啊,早上叫你们起床一个都不来吃早饭,不吃早饭迟早药丸知道吗?”

金硕珍松了一口气,把视线转移到郑号锡的身上。

“你想吃点什么,今天什么都做了。”

“我?还是喝牛奶吧,想吃麦片。”

“呀!只是跟你客气一下,昨晚不是说要喝粥吗你们?”

“不啊,我没。”
充电宝说。

闵玧其放下手里的牛奶,转头看他。郑号锡八成是还没睡醒,在休假时彻底失去了平日里精致的小男孩一睁眼就清醒的天赋,卷翘的头发跟着他走路的动作一颤一颤,他顺着对方望过来的目光回视,水肿的双眼一睁一闭,长长的睫毛直指闵玧其中心。
可爱可爱。
可是也真坏啊,这孩子。

“眼睛肿了?昨晚没睡好吧。”闵玧其说。

金南俊从粥碗里抬起一张眼皮。

“啊昨晚——”当事人得意地笑了笑,“昨晚忙着聊天诶。我不是和旻旻要先去日本录节目嘛,想见几个老师,昨晚突然联系上一个,我日语也不好,但是聊天还算够用,也算是安排好啦。”

郑号锡在闵玧其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把他哥的杯子拿过来喝了一口。

“哦糟糕。哥。”他后知后觉地抬头,“昨晚说要去作曲室找你的,后来就忘记啦,对不起。”

金南俊整张脸都转过来看他。

“…号锡啊,你都不知道玧其哥昨晚等你一晚上。”

“嗯。”闵玧其沉痛地点点头,“在公司门口坐了一晚,因为太过悲伤唱起了歌,经过的人还以为是卖艺歌手呢,说是好久没听过这么动听的trot,又在我前面扔了好多钱。”

“啊?”他睁圆眼睛,像只漂亮的小金鱼。“真的啊?”他问,“又虎我吧。”

“开玩笑的。”闵玧其浅浅地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专门等你,写不完的歌在等着我呢。”

“哦。”郑号锡心虚地弯了弯嘴角,又说,“那…哥你也注意身体啊。”



春假开始前,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宿舍聚会。早上闵玧其只喝了一晚粥,然后一头扎进卧室睡到半下午,实际上不等他起床,其他人就大着胆子过来掀他被子。

聚餐诶!哥再不来就要错过付钱猜拳啦!

说是聚餐,三个小的喝了几轮觉得还是打游戏好玩,端走一盒披萨就不见人影。说实话大哥也比想象中的更恋家,吃完他感兴趣的东西就离开客厅回去收拾行李。

闵玧其靠在沙发上,抱着一张暄软的沙发垫。他眼神迷离地看着金南俊和郑号锡讲笑话,互戳痛处,桌子上的空酒瓶偶尔被两人的动作撞得叮叮乱想,电视里CHC频道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演什么。据金南俊说还蛮好看的,可是今晚谁都没有那个心情。

他不是真的喝醉,就是说他酒量好得不行,可眼下也有点支持不住。因为他心里的小盒子眼看就要关不住,他眼前飘过昨晚无意识打开的好几罐咖啡,几乎把他作曲室小冰箱的所有存货消耗殆尽,然而还是没等到郑号锡。

他是真的渴,几乎是所有咖啡爱好者的通病。饮水机虽然没坏,但是水已经喝完了。
说实话,他不是喜欢喝咖啡,只是将它视为生存必需品,可是之后那些生理需求像是宇宙定律一样随之而来,让他本能对水产生渴望。

他将迷离的视线转向郑号锡,这小孩此时正紧盯着电视,只给他看一个圆咕隆咚的后脑勺。如果说,他对眼前的人生出一种名为喜欢的感情,是不是对他的需要也像是自然法则一样接踵而来呢。
可是否也有些太过分了。他用小盒子把对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封锁起来,他圆圆的后脑勺,早上走进浴室会迷茫朦胧的眼神,洗完脸后就自动发射的爱心笑脸,星星都替他反射光芒的美貌,全部都锁进去。连同早上,无比自然端起杯子喝牛奶时的嘴角弧度。
可那是一个发光的小盒子啊,被压在黑漆漆的心底,就像是一颗充满电的圣诞节星星一样,在没有礼物堆放的树上闪闪发光。

但星星不一定想呆在树上啊。它有更辽阔的宇宙可以追求,怎么是渺小的地球上一个更加虚无的人类可以捕捉的呢。


闵宇宙最强天才玧其此刻也不得不怀疑起自己的无能为力,那是一种弱小到接受到一点点星星的光就感到浑身充满电的妥协。

唉,好吧。
他想,这样也行,我不是早就明白的吗。

“唉可是啊,昨天哥一直在等号锡吧,我看得出来。”

还没从自我消解中挣脱出来的闵玧其瞪圆眼睛,金南俊一脸惆怅,手里拿着一瓶烧酒,坐在桌子旁边,一只腿曲起来,像个小区醉汉,如果可以闵玧其想把金南俊在他眼里臆想出来的额头上的领带勒进脖子。

在他惶惶的震惊中,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金南俊迷离地喝下一口烧酒。

“为什么不说出来啊,你们俩,有什么事情说出口才更好——”

“呀,呀金南俊。喝多了吧,疯了。”

闵玧其毛毛躁躁地拒绝金南俊继续废话,他从沙发上趴过去,用手去抓金南俊的头发,一边大叫,“放屁吧你金南俊,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你耳朵长嘴上啦。”

什么玩意儿,郑号锡想,他目瞪口呆地看着fdsnt二哥和四弟打在一起,或者说流氓二哥开始欺负起老实人四弟,却隐隐感到一种秘密要发芽的状态。

“什么啊,南俊,你讲清楚。”

“昨天晚上啊!哥是真的坐在公司门口等你耶!”

“没有,”闵玧其把手从金南俊脑袋上收回来,他极力否认,“金南俊这个傻逼喝醉了,早就说这个队长不太靠谱,我看换成厨师队长又能管饱还——”

“金南俊晚上是喝了多少瓶啊。”

郑号锡问。
他坐在茶几前面,转回来半个身子趴在一堆酒瓶背后,脸上有两团醉酒后的红晕,可是语气照样稳。

闵玧其顿了顿,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说,“就说他真的醉了。我真没有等你,不用管我,做你喜欢做的事就行。”

金南俊突然抽噎起来,“靠你们干嘛啊!我都要做手术了,为什么不能说我想说的东西啊!”

闵玧其松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金南俊大概是有点害怕,两个人在床边昧着良心又夸又劝说了好久,宇宙超神第一队长金南俊才哭哭啼啼地睡着,总算在醉酒后有点弟弟的可爱。

那天晚上闵玧其也久违地走到阳台点起一根烟,吸进肺里的时候难得呛了一口。
他用三根手指夹住烟,看着黑暗里持续发光的小红点笑了一声,自嘲说怎么几天不抽还喘上了,是有多容易改变,这样可不好。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郑号锡蹑手蹑脚往阳台走的声音,可他想了想,打算不要转头。

“哥,”他说,“刚才喝酒的时候我还有件事没和你说。”

“那你现在说吧。”

“哦。”郑号锡凑近他,闻了一会儿他身上的烟味,伸手先把他的烟掐掉了。

闵玧其啧了一声,彻底把嘴里最后一丝热气也跑没。

“哥你转过来看着我。”

闵玧其大方地转过半个身子,腰倚在栏杆上,假装镇定又不耐烦道,“有啥事你说啊。”

“我啊,不喜欢哥抽烟。”
郑号锡说,他凑近闵玧其,两只手臂分开压在闵玧其身体两边,又说,“还有,哥不在的话我喜欢的事做起来也很无聊。”

啊。
啊。
星星要留在树上吗。

闵玧其低低地叫了一声。他低下头,下巴就顶上郑号锡的肩膀。

他想今天这夜晚真黑啊,刚才一点火光看起来那么亮,还以为眼睛都要在那些炙热的温度里灼伤了。也许是真的烧起来了,也许是从脸上。

他把脸埋进郑号锡的毛衣领子里,已经分不清那种刺人的烫意到底是先从脸上还是郑号锡身上传递过来。

“哥?”

“号锡,春天啊…”他停顿了一下,说,“春天也不要减衣服啊,我有一件衣服适合你,等下和我去拿吧。”


他的小金鱼,他的充电宝。
他顺便把刚才那些燃烧起来的红色星星也收在他的小盒子里。也许太多了吧,他偶尔想,可是幸亏,他一个人好好保存着的全部的全部,终于等到另一个人突然回头,和他交换盒子的秘密。




-fin-







-1-
小郑真滴是个很优秀的人
看到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神采飞扬的样子 真的很好
我们都会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天天都要这样告诉自己啊

-2-
??我真滴是个超容易被影响的人耶
看了几篇甜文又浑身软化


-3-
那个啊 最近在ao3上看了一些凹锡文有人需要排雷啥的吗
我过一段时间要不要整理一下



评论 ( 33 )
热度 ( 125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