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南糖】free hoop

* 甜饼一发完



「务必请你 一而再 再而三 三而不竭 千次万次 毫不犹豫地 救我于世间水火」


-01-

清明的时候下雨不是一件意外,在屋檐下,闵玧其点燃一根烟,白色的烟雾冉冉上升,像是潜水钟里的小小氧团在抽离而去,让人心跳加快,无法呼吸。

“哥不是说不抽了?”

“偶尔一支,不会有什么的。”

闵玧其又不只有他一个弟弟。但是像这样委屈,一点也不害怕,只有金南俊。他又不是什么怪物,只是稍微努力一点点、稍微花掉多一点点时间去学习,那些练习生看到他眼睛里露出的复杂神情还是叫人无端烦躁,可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和人相处,他是说,那些成天叫苦不迭,多一点训练就像是要命一般的练习生,好像追逐的不是梦想,而是倒退的路上有吃人的妖怪。

可那样说也是,如果不向前走,就只有坟墓在等着他,等他亲手结果自己。

金南俊和闵玧其默默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儿,看他发呆,糟糕的黑眼圈,被帽子压到定型的发型,脸上有一点浮肿,随便的一件T恤…他伸手把他举在胸前的半根烟抽走,笨手笨脚地烫到自己。

“……啊!”

闵玧其回过神,半真半假埋怨道:“我看你也许活不久,还是挑个合适时间自行了断算了。”

闵玧其就是这样,嘴上抱怨,手上动作却轻柔的要命。他拿两根手指捏起金南俊被烫着的那根手指,仔细观摩了一番指尖的指纹,顶着金南俊探究的眼神,全然不顾自己突然有些发烫的耳根,又小声嘀咕:“要不还是好好活着吧,这种指纹好像是财神相呢。”

金南俊只顾着嘿嘿傻笑,反正也没有真的被烫到,就算有一点灼烧感,对方冰凉凉的指尖摸上来,早让他心跳加速,把那点不陌生的痛觉甩到九霄云外,他边想着边斜过身靠过来,几乎要趴在闵玧其耳边,问他:“财神又有什么好处?”

闵玧其呆在原地一本正经地想一想,随手甩掉金南俊的手,不抬头地道:“出道之后你当队长,我们起薪应应该高一点。”



-02-

他想要他很久了,已经到了如果对方自行了断,自己只好终身孤独的程度。 

一个陈述句,很简单,只因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斗转星移的真理。不会变,宇宙天文地理,全部凝聚在眼睛里,如果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实在让人有点难过。
虽然这点难过比真实地在一起还刺激他心灵,但与其短暂地耳鬓厮磨不如功成名就后为所欲为,他从来不想要短暂的享乐再花一生去静静怀念,这样简直太不闵玧其。

于是闵玧其从来不愿意和金南俊一起「工作」,除非迫不得已才要在合作任务完成之后共处一室,免得擦枪走火不好解释。想要一点点自由是可以理解的,条件还不够好的时候,逼仄的作曲室简直叫人窒息,大概是两个人把氧气消耗得特别快,不然还能有什么原因,解释他为何无端就呼吸不畅呢?

但金南俊好像特别喜欢下班的时候他把他堵在门口,像个无赖一样,说不清是为什么,可能这种情况兼具办公室恋情的刺激和受监视恋人偷情的快感。 从一开始闵玧其要走的时候只是压着他的头在他后脑勺轻轻贴一下嘴唇,或者手指象征性地在他起身之后在腰上流连一番,不过截止现在越来越过分。

闵玧其偏爱浓烈又湿热的吻,但这也并非是说就能随时发情,更何况金南俊注意力爆发三分钟结束,咬上嘴唇还没等到闵玧其开始投入,就已经把注意力转到下一个地方。

最近为了赶制专辑,迫不得已把生活家当都搬来作曲室,习惯练舞之后快速冲澡再回房间投入制作,金南俊和他时间对不上,总是一脸欲海难填的忿满不平。可这哪能怪他,有着宏远大志的男人不是一起在战场上奋斗才更性感吗?

但是金南俊绝对是他的反面。“那哥好歹说清楚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进战壕休息一下啊……”

金先生名言警句绝对世无第二,闵玧其说不出来话,只能咬着自己袖口,口水糊一脸,然后不受控制地挺起胸膛任金南俊在上面咬咬啃啃,在迷蒙的精神中还要集中精神反驳金南俊:“我……沐浴液不、不是因为你喜欢哪个味道才买的……”

“我知道,哥根本忘记带,所以每次都用的是我的好不好。”

闵玧其陷入浆糊,在转椅上扭曲得一踏糊涂,脚下踩的不是灰色地面而是粉色软糖,金南俊的挚爱榛子小姐的香味在被掀开的黑色卫衣下的白暂胸膛和柔软腹部被加热后萦萦生起,伴随体香充满整个狭窄的昏暗空间:“你骗人吧……”

“?”金南俊抬起头来给他一个满不在乎的表情,“说实话沐浴液你用什么我都喜欢,我不是也说润滑液味道靠你决定都行吗?”




-03-


所以后来闵玧其很快就申请要自己的工作室,时间恰到好处,设备都提前看好,报给制作人的金额不多不少,根本没理由被拒绝。
但他也没想到这么顺利,从办公室出来,心里却跳得厉害,好像偷偷做了一件错事。

金南俊果然又先知先觉地在电梯旁等他,显示屏上停着楼层的数字,按下按键后连一秒钟的等待都不需要,两人抬脚走进电梯更亮却更小的空间里。

“我不是因为要……”

“我会等的。”金南俊摇摇头笑起来,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摸着自己下巴。要闵玧其看见了心中又要一跳,暗骂两声,那种修长好看又某种程度上又很冷酷的手指,配合起主人的可爱行径竟然毫无违和。

“你等得起?”

“不知道啊。哥怎么说?”

“怎么说…”闵玧其压低帽檐,挡住金南俊的视线,他过于白皙的皮肤上脸颊一抹红色、嘴角一点粉色慢慢被遮住,连同整张脸都躲进阴影里,活像个夜间在楼梯转角对苦苦哀求的猫奴不闻不问、不解风情的小花猫。

“那你自己慢慢等吧,”小猫说,“你知不知道天荒地老怎么写。”

“你说要陪我到天荒地老?”

“妈的、”小猫呲出小尖牙,两片粉色的云停在脸颊,“你等到天荒地老我都不要出现!”




-04-

闵玧其要是不硬着头皮说谎就不是闵玧其,他对自己好残忍,如果有一天世界上的人们都被传染一种说谎话就会爆炸的病毒,闵玧其一定是最好看的一朵烟花。
他为什么就不能承认呢?好像在自己的痛觉里体察到小小的快意是顺延基因本能,被五次三番地从痛觉边缘扯回来再一头扎回去是闵式冲动,一切都习以为常,但是金南俊固执地决定这次给他小小的惩罚。

连牵手都没有,从通知要去迪拜拍摄的日期开始,金南俊就乖乖留在自己的作曲室,甚至好心情地做直播——因为有时间,一点点报复的小情绪甚至让他思绪高涨。


--
买礼物环节总是充满惊喜,fdsnt的未知命运从不让人失望。

“这个,等下一看就知道是给谁买的了。”

闵玧其晃晃手里的盒子。是工作人员准备好统一的包装,其他人的都塞得满满当当,柾国因为买的东西体积太大还差点装不下,只有他的,连同礼物的外包装整个扔进去,都晃晃荡荡,显得空空如也,像是糊弄人的东西一样。

“这位最近很喜欢戴首饰。”闵玧其把礼物盒晃得哗哗作响,好想里面不是烟花就是爆竹,希望它快点爆炸好遮掩语无伦次又心情紧张的忍耐上限。

“是谁啊,是v吗?”

“我最近也喜欢戴首饰!是我吗!”

闵玧其恍若未闻,他自顾自从盒子里面掏出小小戒指,黑色镜面也能反射出柔和光线,大家恍然大悟,爆发出比七十人更吵的叫嚣,斯巴达式勇猛,闵玧其举起那枚小小戒指,金南俊自动笑起来,东倒西歪掩饰自己精神紧张。

他伸出左手无名指, 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粗哑,两个人之间因为座位关系横插一脚的某队员变得不复存在,戒指稍微有点儿大,不过无所谓。他狡黠地笑起来,伸出到夜晚就不知道要戳进哪里的食指,把戒指换到那根手指上,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

「闵玧其,想一口吃掉是不行的,从求婚开始吧。」









-fin-

最后是 2016summer package 互送礼物环节 然而并不这么暧昧kk

本人实名:谁不想和rapperline谈恋爱呢


--

今天是4月22日星期日凌晨1:50前天myg发了床//照这两天在日本fm完全就让人疯球 最近为什么那么性感魅力爆发啊! 然后真的很想看myg当一个韩流爱豆在外面清冷卓越回家放下身段哄小男友 

而且还是那种 原来因为myg因为性格太冷不太会表现恋爱时的柔情蜜意然后被甩 实际上自己很喜欢对方 因为分手之后就很烦躁提不起劲去恋爱 后来又被此小男友看上追的很惨 myg一心软就答应了 然后小男友真的做到每天亲亲他不喜欢的事就不做

然后myg就又有点心动 但是当爱豆很累啊在外面巡演累累 因为分别好久欲(。火难耐跳舞的时候看起来就有点sq而且还在推上发了sq照片于是回nh之后发现小男友就生气了 于是就好言好语地劝他 但是小男友这次真的很伤心 然后哄不回来 myg无语就不哄了 直接转身走人 然后小男友有点慌我日那咋办啊 可是真的好气 于是就赌气先躺下睡 结果没想到myg没有去客卧睡而是洗完澡乖乖回来躺到旁边还主动摸他 小男友绷不住就翻手把myg拉过来 结果myg就笑了(请自行联想一下那个低沉的声音 然后小男友一个脸红 就停myg说:傻子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


!!小奶狗攻啊对不对(请不要联想到kt我觉得他最近有点太幼儿美了奶啊而且本人比起飞袖更嗑霜花来着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