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米锡/飞咻】陷入漩涡的蓝

-防弹村庄 run bts ep.47/48
-原来是希望便利店

-美孚新村上春树-The Lee's



1、蓝

防弹村庄的居民,也并非都喜欢红色。

要上班的金南俊汽车修理师和银行老板金硕珍,平时都穿着工作制服,路口出没的田交警,除了警服也只有HM黑色运动服。

还有糕点店老板金V,他最喜欢紫色,对面花店的老板闵S,围裙下常见的也只是颜色单调的休闲装。

所以快递员朴智旻穿着蓝色的快递背心,好像也没有那么奇怪,因为蓝色是代表沉静舒缓的颜色。

但是对朴智旻来说,红色尤其有超乎常理的不好印象。

红色是他小时候在牙医那里见过的西瓜汁,去修发型时见到的流满整张脸的红色染发剂。
逃课出去到陌生地方,刚好赶上别人从高楼上扔下来的番茄肉酱焗意面,扭曲的面条和着腥味刺鼻的酱料七七八八撒了一地,也许还有什么骨头碎片。
不是啦,好像是血吧。

最原始的野蛮人冲动,终于和冲向路边制造的呕吐物一起出现在小镇少年的面前。

朴智旻能见到的面积最大的红色,大概是希望便利店老板的红色围裙。
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是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迷路中的朴智旻走进便利店问路。

老板问:“这么晚还要送?”
“今天刚上班……说是这个送给门卫就行,不需要本人签收。”
“啊。”老板有些迟缓,像是在费力地想着怎么说明路径。“有点难以描述…但是我准备下班了,带你去吗?”
朴智旻没想他这样回答,对方简直毫无防备,像只没见过猎人的小鹿。
“老板不怕我是骗子吗?”
“怎么会!”老板倒是一脸正直,“快递是最需要责任感的职业,我相信你啊。”

表面上的好好先生也有可能是大坏蛋啊,老板。
朴智旻微笑,眼睛眯起来,他取下帽子又撩一下头发,“哥,我又不是小孩了,告诉我一个大概的方向就好。”
于是眼前的男人,耳根一点点红起来,然后那颜色爬上脸颊。
“以后就在这里工作了,”朴智旻自顾自说,“还要拜托哥多关照我。”
他继续凑近,从上衣口袋掏出名片。老板伸出手要接,名片递到手上,朴智旻突然抓着他的手,然后用笔在名片背后一笔一画写下名字和电话号码。

“不是工作电话哦,哥。”朴智旻俏皮地眨眨眼睛,又说,“这样可以在工作时间之外寄快递。”
朴智旻走到门口又转身,老板还愣在原地,看不出表情。

后来朴智旻就知道和老板见面的时间不只一次两次。
“希望便利店-郑号锡收。”
郑号锡又是谁呢,朴智旻检查着几个标着这名字的箱子,就知道,啊啊,是老板吧,通过快递进货。
在便利店帮过几次忙,他顺利成章地了解了小镇口味取向,小孩喜欢什么牌子的饼干,什么口味的糖果,家庭主妇想要什么型号的手套,哪种柔软度的毛巾,成年男性抽哪种烟…郑老板是喜欢与人相处的情报通,明朗的微笑是运营方针。
味道还有外貌,是令人敏感的话题。甜一点或者酸一点,都被郑老板归入应该被丢弃的那一栏,正是凭借敏感的嗅觉和味觉,才能从进货这一环开始就远远地甩开其他食品店。

“哥,每天笑着不累吗?”
“开心的时候就想要笑吧?”郑老板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转过身来看他,眼珠被斜照进来的阳光照成玻璃珠。“你也经常笑哦。”
是吗,朴智旻想,在你面前?
“朴民的话,好像累的时候给你吃关东煮就会开心了哦!”郑号锡放下对账单,走过来捏捏朴智旻的脸,“现在吃吗?”
“不是机器都关掉了吗。”郑号锡的手上一股饼干味,朴智旻歪着头躲,“刚才是不是偷吃了东西啊!”
“怎么叫偷吃,我是老板耶。”郑号锡眼神乱瞄,“只是想吃就吃了不是吗。”
正说着他的肚子就叫起来,完全是背叛者的程度。
“喂郑老板,我请你吃饭好吗?”

朴智旻有怪癖,越讨厌的东西,越是要放在身边。吃饭回来专门去便利店取了工作围裙,趁郑号锡在门口等他的时候,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布料。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大概是换种方法?
之后又突然想起来这回事。
于是他弯腰凑近仔细观察,没想到郑号锡虽然看起来很瘦,但只是因为骨架小,要不然怎么被红色的围裙带子勒紧肉里,形成两道小水渠,顺着里面流下来液化的KY。
郑号锡低低叫了一声,向后抓着朴智旻手腕的手指慢慢收紧。
“号锡哥?”
“朴民、啊…”


“为什么是红色?”
是之前朴智旻和金V见面时聊起的话题。

那天天气出奇地好,所谓好就是万里无云,好像世间所有都被阳光温暖着。于是直到傍空气还十分温暖,地平线上的光线把朴智旻眼前的一切都铺上红色绒毯。
无厘头提出的问题,翻着漫画书的金V没有抬头:“因为是防弹村庄的官方颜色吧,主题红。”
“红色也太扎眼了…”
“喂,朴智旻,”金V突然合上书,神情严肃地说,“你知道吗,让猫在上面舔一下,在湿痕上闻一闻、听一听,可以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红。”
“喂。”
“——也许那味道是火炉边让人昏昏欲睡、温暖的红呢。”
“金泰亨、童话故事少看一点!”朴智旻用旁边一本折了页的童话书狠狠敲了金泰亨脑袋。
“噢很痛耶!”金泰亨用手里的漫画书还击,“还有不要乱叫我真名!”
“你不是也叫了我的名字!”

朴智旻的工作很简单,但是需要很强责任心。
确保每一件快递都送到客人手中,精准计划路线,确认时间,为没有时间的客人重新安排配送,一切按部就班,稍加灵活变通,然后结束工作。
闵玧其说这种井井有条是令人称赞的特质,“你从来不抱怨。”
朴智旻只是笑笑,和他碰杯,继而将杯中的烧酒一干而净。
“而且你千杯不醉。”
“哥这也是称赞我?”
“啊啊。”闵玧其含糊其辞,“干得不错。”
“有什么奖励?”
闵玧其虚无地用手在半空中挥动一下,避开对方视线,“事能做成再说。”
朴智旻抓拢一下头发,笑意不改,“经费给批一下吧,哥,想买车。”

这样一看,朴智旻完全是见缝插针的小混蛋。
和他相比,金泰亨有过之而不及。
周一去面包店买早餐,那家伙在门口等他,过来踹了一脚他的摩托车。
“玧其哥就给你批了经费?那为什么我…”
金泰亨没说完,朴智旻歪着头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下文,只好说,“我哪儿知道。”
金泰亨凑近一点,作势又要来一脚。
“喂,别弄坏了!”
“你说我的脚还是车?”金泰亨扯起一抹说不清意味的笑容,“坏了去修就行了。”
朴智旻接过面包,扔在后面的置物架里。他蹲下心疼地观察蓝色油漆上面金泰亨的脚印,只有一条细细的灰色,好像一条没成型的裂缝。朴智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擦掉。
“说了不要碰。”
金泰亨看他真的有点生气,才稍微站直一点,“对不起嘛。”
“下次再敢碰,就是你的脸了。要不要亲自尝尝这种蓝色是什么味道?”
“呀都道过歉了!”
回答他的是摩托车轰鸣离去的声音。
金泰亨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皱起眉,“这家伙拿了钱也不会干点有用的事,买了也骑不了多久,真是不懂。”

对朴智旻来说,金泰亨这样的人绝对不好甩掉。他怀疑金泰亨根本就是闵玧其派来监视他的。不过看样子闵玧其自己一点都不在乎,除了每隔几天就早起去隔壁镇子送花的地方提货,其他时候就是呆在他的花房里卖花,顺便再给人包装礼物,再来就是偶尔去街对面的面包店坐坐。
他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来这里有多久了,但看样子对这个小镇很熟悉。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朴智旻去便利店接郑号锡,两人说好第二天一起出去玩。
他把摩托停在路边,盯着便利店里面走神。
郑老板穿着围裙,从背后看,两片三角形的布裹住他的腰,让那部分看起来更加纤细。他忙碌地整理货架,像向日葵一样对客人贡献笑容。也许金泰亨说得没错,那是炉火边让人放下防备的温暖的红,属于郑老板的颜色。
一个人要是陷入了那种温柔的红,大概就不愿意再醒来了。

孤独是一个人过天街,在熙攘的人群中揣揣不安,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不知道应该往前走,还是顺着人潮后退,或者干脆朝着桥下的车流一跃而下。但是没法考虑向上的路,因为他没有翅膀,他不自由。

希望便利店,也许真的可以从里面得到希望。

得到翅膀也说不定。

机械女声响过「欢迎光临」,只要走进去,就会闻到好闻的食物的味道。在门口稍微站一会儿,郑号锡就会出现。

“今天也辛苦了!等下去吃点什么呢?”

朴智旻迷恋地盯着对方,如果没有顾客在店里,他就会凑近对方,让自己陷入温暖的怀抱里。


等他走进便利店没多久,金泰亨很快也出现了。
“号锡哥!”
凑得很近的郑号锡立马和朴智旻分开。
“怎么了vv?”
“想买粘鼠板。”
“那种东西…”
朴智旻皱起眉毛。“金v你那里不是食品店吗?”
“所以才会招老鼠啊。”金泰亨一脸理所当然,“对了,这是今天尝试的新品,带来给号锡哥吃。”
郑号锡愣了一下,就想拒绝。
“我们等下要去吃饭了,谁还吃你的饼干。”
郑号锡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朴智旻。“当点心也不错啦。”
金泰亨点点头,又做出诚恳的表情,“真的只是好久没用的储藏间里有,今天清理的时候才发现。”
郑号锡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想要,眼下也不好拒绝,只好点点头。“粘鼠板很久没人买了,我去储物间看看。”
朴智旻和金泰亨看着他进储物间。
“你和郑老板?”
“怎么会有老鼠?”
两个人同时开口。
金泰亨歪头, 看朴智旻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便轻轻笑了一下。“老鼠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郑号锡还没出来,两个人呆着站了一会儿,金泰亨又问,“你们…那个没啊?”
朴智旻挑起眉毛,没回答,在金泰亨眼里大概约等于默认。
“干,又输给玧其哥。”他小声说,“你就那么喜欢郑老板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怕你不愿走。”
“不回去我还能去哪儿?”
“也许和郑号锡一起留下来。”
“我不能和他一起回去?”
金泰亨瞪大眼睛,“你知道不可能!”
朴智旻也没法反驳,只好说,“我做好我分内的事就行了,你别管太多。”
“万一你说漏嘴呢?”金泰亨挑起眉毛,显然是不相信他。
朴智旻刚想发作,郑号锡就从储物间出来。他翻出来几个,都拿给金泰亨。
金泰亨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你们等下去哪里?我也没有吃晚饭呢!”
虽然问的是两个人,但他的眼睛巡视一圈后,却只是紧紧盯着郑号锡。
“那vv你要不然一起来?。”
果不其然…金泰亨有些得意。他本来没想去,想气一下朴智旻。可这人脸上居然还是一副笑着的表情,只是眼神早就冰冷了。
要金泰亨说,朴智旻一定是那种撕开伤口再上药的人。
他觉得头皮发麻,赶紧回绝,“只是问问,好吃告诉我,下次再和玧…suga哥一起去。今天店里还有些东西要准备。”

说是快递员,但镇子这么小,基本是送货事情都叫朴智旻全包。
从那天之后,逐渐整个镇子的便利店都开始打电话叫他订一下粘鼠板。
朴智旻一边填采购单,一边想不会又是金泰亨使的幺蛾子。
老鼠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鼠疫也好,流行性出血热,还有一些伤寒之类的疾病,都和它有关。在城市里生活的老鼠,偶尔咬坏个电线也都常见。
喂,看颜色就知道了吧。令人厌恶的灰色,既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夹杂中间混混沌沌的颜色,看了就让人厌恶。
猫抓住它的时候,大概能吃出来那就是下水道散发着恶臭的颜色。

送货的路上,他看到交警田柾国正在路边填违章停车单。朴智旻不动声色地把车停在警车旁边等他。
田柾国转身看到他,愣了一下。
“朴民哥,你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摩托车的声音都没听到,工作也太认真了吧。”
田柾国脸一红,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后视镜被撞歪了,能查下监控吗?”
“什么时候?”田柾国迟疑一下,“最近很多监控的电线都坏了,不知道有没有拍到。”
“这段日子,停在阿米公园。”
田柾国看了看对方的后视镜,已经完全扭曲。他耸耸肩,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还真不巧…”
“我懂,老鼠嘛,真是烦人。”
“是啊。”田柾国点头,打开车门准备走。
“我能问问什么时候能修好吗?”
“过一阵子吧,至少这两三天不行。”说完他发动了车,但又犹豫了一下,把头探出车窗,“我说,还是把车停在你们单位吧,这么贵的摩托车,晚上停在路边——尤其是最近游客多,太不安全了。”
“贵吗?”

田柾国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南俊哥说从来没有人在他那里买过这么贵的车!硕珍哥还说要回去查查保险柜看是不是有失窃。”他突然脸红一下,“就只是开玩笑。”

“我知道。”朴智旻冷静地点点头。

“总之,哥得自己好好保护它。”



红色如果是这个镇子的特质,朴智旻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这镇子上的人太容易相信别人,也太容易对别人好。因为认识的人说情就聘用自己的快递公司老板,美名其曰支持外乡人解决生活困难,一口一个哥叫的习惯的小交警,连对方身份都没有核实就上去帮忙的便利店老板…

换句话说,只要朴智旻想,他的客户都不会知道自己的钱是怎么被骗走的。
不过他本来也就不是个诚实的快递员。最基本的,连名字都骗了别人。
好几次郑号锡在床上叫他朴旻的时候,他差点都软了下来。
但不妙的是,现在竟然几乎快习惯了这种称呼,这让他有些烦躁,但是无无计可施。每次想起,都被拖进忧郁的蓝色漩涡里。

可是保护,何谈保护呢。连他自己都对未来一无所知,何况只是一辆因为好奇所以买下的车。

出于好奇他将很多东西纳入在意的范围,比如车,比如他遇见的一个人。


朴智旻机械地喝着茶,闵玧其在他旁边插着花篮,包装纸哗哗作响。
“为什么是黄玫瑰?不是说给恋人的吗。”
“闹僵了吧。”
“嗯?”朴智旻回过神来,转头看他。
“你不知道吗,黄玫瑰,”闵玧其一边调整长度一边说,“既代表分手,又代表等待,是很矛盾的花。”
“给恋人,直接送红玫瑰不就行了吗。”
“那种热情不是什么时候都好用的。”闵玧其摇摇头。
“那又为什么没有香味?”
“因为本来就是月季,虚伪的爱之花。”
朴智旻是第一次听说,他睁大眼睛,有点不可置信。
“假的东西也值得被珍爱吗?”
“它也只是花啊。”闵玧其说,“我认为价值这种东西,都是人为赋予的。红色代表什么,黄色代表什么,都是人所规定的意义和价值。对植物来说只是繁殖的手段罢了。”
朴智旻长长地哦了一声。
闵玧其又说,“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只有人才会在意。所以被骗了的话,才会那么生气不是吗。”
“泰亨经常很生气的样子,有时我都不能在他面前提起你。你骗过他吗?”
“…不说这个了。另外,你和郑号锡的事,还是那个答案吗?”

说的是上次喝酒朴智旻说起两人开始交往的事。
“我想和他一起回去。”朴智旻回答。
“他答应了?”
朴智旻摇摇头,他根本没有问过。
“玧其哥,你有没有想过和金泰亨一起回去?”
“回去?”闵玧其漫不经心地说,“和金泰亨?”
朴智旻点点头。
“没有。”他斩钉截铁地说,“我得留下来,总有人需要买这里的东西。”
“如果没有人需要呢?”
闵玧其停下手里的动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朴智旻看起来很忧伤,像是快要放弃什么的样子。
“那我就离开这里。”
“如果你离开,泰亨也会离开的。”朴智旻慢慢地说,“他那么喜欢你。”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朴智旻皱起眉盯着他看,像是不懂他为什么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而闵玧其除了发出一声笑之外,倒是一点表情没有。

那哥又为什么给了我一大笔钱,是这样买断了我的生命吗?

朴智旻想不通。

“民民。”
朴智旻转头看,郑号锡在过道旁边的卡座上呼唤他。
两个人又坐到一起吃饭。郑号锡按摩着朴智旻的肩膀,但是今天对方好像有些僵硬。
等烤肉成熟的时间,郑号锡给他倒了杯茶,不知道用的什么茶叶,居然是有些泛起粉红色的液体,让人想到樱花和春天。
“有什么事不顺利吗?”
“号锡哥,你还…记得我说过大海吗?”
“当然记得。”郑号锡温柔地笑了一下,“我也很喜欢大海。”
朴智旻点点头。
他其实并非很喜欢大海。
小时候住在海边,他还记得在海边的一个码头,水波荡漾着拴在驳船上粗壮的绳索,贝类和海藻吸附在纤维毛燥的表面,几个穿着背心短裤还有凉鞋的孩子在一艘一艘连着的船上跳来跳去,好像把自己的一生都锁在这粗糙的钢铁巨物上,对黑夜中隐藏的危险视而不见。
他就是在那样的地方长大,既没有钱也没有机会。去海边散心的时候,冷冽的海风像是裹挟着利刃一样从他的腿和胳膊上刮过,夜光下深蓝的海像是无底洞一样,曾经把他的爸爸、哥哥还有妈妈都吞了下去。他尝过蓝色的味道,是咸的,咸的发苦,让他呕吐。
可是像阳光一样的郑号锡,是从广袤的原野上、干爽的风里茁壮成长起来的神奇的花。
“哥还愿意和我去海边吗?”
“当然了。”郑号锡有些惊讶,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之前不是时间不允许嘛,等你放假的时候我们就去。”
不是说放假的时候,朴智旻想。
但他还是点点头,“等下吃完饭想吃号锡哥卷的甜筒。”
“好啊。”郑号锡笑起来,两颗梨涡浮现出来,就好像平静的海面上,人鱼游过卷起的小小漩涡。

周一发生了一件大事。
报纸上说,阿米公园的石碑不见了。
阿米石碑并非在什么机密的地方,只是简单地被放置在公园中心搭建的小神坛里,供游客们观赏。
它的观赏意义远大于实用意义,并不是要把它当作是什么仪式进行的要件,只能说,在这种现代社会,它给本地人心灵带来的影响更大。因此整个小公园,也只有一个安保摄像头。
好像只要有它在,这个城市就像被守护了一样,会充满幸福。

田柾国靠近的时候,朴智旻正靠着车窗看报纸。现在是早上七点,他等着运货的车送来今天的快递。
“朴民。”田柾国叫了一声。
朴智旻抬眼一看,对方离他五步远,表情严肃,左手按着腰间的警棍。
是左撇子?他脑袋放空地想。

原来小警//察严肃的时候又是另一副样子啊。朴智旻又想。
“朴民,你涉嫌一起盗窃案,现在请和我去警局做笔录。”
“可是我还有工作。”朴智旻把报纸折好塞回车里,“今天是周一,是货流量最大的一天。”
“做完笔录,没什么问题你就可以回来,先让物流主管帮你收一下货。”
“好吧。”朴智旻妥协了。

“这是周日晚上,在阿米公园附近两个摄像头的录像。”田柾国在他对面的桌子上打开电脑。“这是十一点五十八分钟的时候。”
视频上,经过一辆摩托车,在路灯下,机车的外壳闪着蓝光。
“这是你吗?”
田柾国按下暂停键。画面上的人穿着紧身牛仔裤,短外套,背着一个黑色的包。
朴智旻点点头。
田柾国打开一个新的视频,“这是十二点二十五分的时候。”
画面上还是一辆摩托车。田柾国按下暂停键,画面上的人还是同样的穿着,只是包鼓了不少。
“根据交通路线,除去几个摄像头坏掉的地方,除非你是一直围着阿米公园转圈,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五分钟都不用的路程,你花了二十七分钟才出现。现在请解释一下这二十七分钟你在哪里。”
朴智旻低下头没有说话。

离大海不远的地方,长着樱花树。天气好的时候,从远处望去,蓝色的天空连着海,樱花就在它们之间,像座粉色的孤岛,让人想要抛却一切烦恼,逃到岛上去。
在樱花树下,问不到咸咸的海味,只有一丝清淡的花香。
郑号锡喜欢那种味道,他的便利店里,就有嵌着樱花的果冻在卖。
“樱花树很高吗?”
“你没见过吗?”
那时候两个人躺在床上,汗水浸湿了头发。郑号锡凑近他,用手指把朴智旻额前的头发全部都拢到上面去,他眼神亮晶晶的,好像在期待什么,“这里没有啊……你见过吗?”
朴智旻点点头,胳膊一用力,郑号锡就彻底卷进他的怀里,两个人赤裸的胸膛相互挨着。
“大概有一个半你那样高吧。樱花有很多品种,有单瓣的,还有重瓣的,开花的时候把鼻子埋进去,会感到特别柔软,像是羽毛一样。”
郑号锡点点头。
“开花的时候是不长叶子的,所以等花快要谢了树才会慢慢变绿,在那之前,整棵树就全是粉色的花。”
“就像是粉色的树一样吗?”
“是啊。”朴智旻把嘴唇贴到郑号锡的额头上,“海边就有。”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呢?”郑号锡小声地问。

“朴民,请回答我的问题。”
朴智旻抬头,面前是表情严肃的田柾国。
什么时候才能去呢?
他歪着头,像是想了一会儿。
“那天晚上,我和郑号锡一起吃饭,之后我们去便利店吃了冰淇淋,然后我就回家了。在路上,大概是因为吃了凉的东西的缘故,我开始觉得肚子不舒服,想起来阿米公园附近有公共卫生间,又是顺路,所以在那里停了半小时。”
田柾国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像是在核对信息的正确性。
“在两个视屏中,为什么你的包看起来大小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重新背上的时候压着了。”
“前几天,你为什么要问我监控的事?”
“因为我想要看是谁弄坏了我的后视镜。”
“为什么不报警?”
朴智旻笑了笑,“你不就是警察吗?”
“刚才看到你的车,后视镜并没有坏。”
“因为已经修好了。”
“在哪里修的?”
“南俊哥的修车店。”
“你说的这一切,我们都会核实。”
田柾国不问了,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时有一个警员进来,递给田柾国一份文件。
朴智旻扫了一眼,没看到正面。
田柾国挥挥文件,“这是刚打印出来的你的身份信息。”
朴智旻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在强光的照射下特别明显。
“你害怕了?为什么?”
朴智旻摇头。“如果被骗了的话,你会生气吗?”
田柾国的手按着文件夹的封皮。“我当然会生气。但是会有人比我更失望。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在我打开文件之前,你说的一切都属于自首。”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曾经有人问过我这句话。”
田柾国看着他的眼睛,打开了文件。

三小时后,朴智旻走出了警局。
他打开手机,上面有好几个郑号锡的未接来电。他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还是按下重播键,还没有三秒,电话就接通了。
“朴民?你没事吧,刚才、刚才有警察来问我话,问我知不知道吃完饭之后你去了哪…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事了。”
“那就好!担心死我了,你现在在哪里?在警局吗?等等我,马上到了。”
“不用来,我去便利店吧。”
正说着,郑号锡就已经在街角出现了。


朴智旻挂了手机,过了马路,走到他身边。
“朴民…”
朴智旻摇摇头,“号锡哥…我的名字是朴智旻。”
郑号锡睁大眼睛。
“就放今天一天假。坐火车的话来得及,去海边吗?”朴智旻低下头,“哥要是没办法去,也没关系。”
“为什么认为我没办法去?”
“被骗了的话,生气也是理所应当啊。”


“唉。我不生气。”郑号锡叹了口气,用两只手捂着他的脖子,三月底的风还是有点凉。“刚才电话里警c已经告诉过我了。”

他想了想又说,“朴民还是朴智旻都行。单瓣的樱花也好,重瓣的樱花也好,不是都是樱花吗?”
朴智旻抬起头,露出亮晶晶的眼睛。郑号锡摘下围巾,围到他的脖子上。
“如果去没有樱花的海边也行吗?”
“唔。”郑号锡做出为难的样子,旋即又笑起来,“都行,我们一起去就行。”





2、陷入漩涡的

知道朴智旻和郑号锡离开的消息时,金泰亨刚从面包店休息室的床上爬起来。
桌子上正在充电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打开锁屏,看到朴智旻发来的信息。
「玧其哥,我们走了。」
金泰亨皱起眉毛。他胡乱地揉了一下头发,然后起身。床垫发出柔软的响声。
“你有事要去办?”
单人床的一侧传来闵玧其的声音。
“没有。”金泰亨拔掉充电器,把手机扔给他。他套上搭在椅背上的连帽外套,“自己看吧。我出去一下。”

闵玧其把朴智旻的档案给金泰亨看的时候,他关于蓝色村庄的回忆才慢慢充实起来。
金泰亨是在夜里的船上遇见朴智旻的,对方的父母出海去了,孑然一身的两个人没什么玩伴,就在船上捉迷藏。
一艘晃晃悠悠的船,漆都锈得掉了不少,被粗粗的缆绳拴在废旧的码头那边,在月光的照射下像是艘鬼船一样。就算那样两个人好像也十分喜悦于找到玩伴,即使是在不久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对方。

可是在防弹村庄遇见时,朴智旻却全然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只是开玩笑踢了一脚对方的车,却得到凶猛的恐吓,可他后来自己砸坏车上后视镜的时候,却眉毛都没皱一下。


码头是因为水深不够,后来连乘潮水位都不够商运,村庄也不欢迎外人来经商,所以慢慢才废弃了。
本来因为水运带来的繁华,好像千金散尽一般消沉了下去。
不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来的都是要照顾小孩的父母或者是老年人。
金泰亨的父母是出海时掉进海里的。但因为是商船上的黑工,连个说法也没有。
那是因为抓不住时运,所以不会选择适合的工作。在裹挟而上经济泡沫里丧命是迟早的事。
金泰亨很早就懂得这个道理,如果能够仔细斟酌自己能够利用的一切资源,只要在其中稍稍努力,就可以过得去生活。听起来好像非常势利,把星空和宇宙抛掷一边,眼中只有金钱和天平,小心翼翼而谨慎地计较着生活成本,完全是钻进物质的泥淖。
可那是必须的,必须仔细营业,在他的饼干店橱窗精心雕琢着的能够吸引顾客的东西,并非是拿来卖的。真正摆在货架上的食物,都是后厨生产的。

碰见闵玧其也是那时候。
白天的时候,金泰亨在路边摆摊,卖着他从废品里找出来修好的有趣玩意。加上他是小孩,总能博点同情,多少还能赚出饭钱。
闵玧其在他摊前站了很久,金泰亨抬起被阳光晒得黑黑的手臂遮着脸,看着摊位前站了好久也不买东西的小孩。
真白啊,他想,哪里来的?
“喂,你想不想赚钱?”
“你让开道,让别人过来买东西,我就赚钱了。”
小孩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我是说真的赚钱,不是为了勉强吃口饭的那种。”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和其他人一起培训了三个多月后,金泰亨就跟着闵玧其去偷东西了。
之所以能那么快,是因为培养人根本不把金泰亨当人看,什么手段都用上,学不会就会丧命,当然成长得就快。闵玧其来看过他几次,显得有些后悔。
“如果那时候没叫你来就好了。”他第一次说出那样的话。“我其实可以找别人做搭档。”
金泰亨不爱听,忍着伤口的疼痛朝他笑,“反正在外面也会饿死,都一样。再等等我,我很快就有资格和你一起出去了。”
闵玧其擦擦眼睛,他点点头,“你再忍忍,当时老师教我的时候也是这样,很快就结束了。”


成年之后,闵玧其反而对他很刻薄。
意识到这一点,是金泰亨试图讨好对方的时候。他买了一束花去看闵玧其,对方因为失手从三楼摔下去,弄断了左腿。
“喏,带花来看你了。”
“来嘲笑我了吧。”
金泰亨把花摆在病床边的桌子上。
“你不是喜欢花吗?”
“那也要看是谁送的。”
“你还想是谁送的?”
闵玧其一时语塞,他终于转头看,金泰亨翘着腿坐在床边,脸上露出笑容。“反正不是你。”
“还能有谁给你送花?”
闵玧其一皱眉毛,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你快走吧,我自己就行。”
“我不走。”金泰亨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难得见你这么脆弱的时候,逮到机会要好好嘲笑你一下。”
“你!”
刚说出一个字,闵玧其就被金泰亨抓住下巴。对方一条腿跪在床上,轻柔地吻了他。
“这下你还能跑吗?”

像往常一样,闵玧其负责处理朴智旻的身份信息,金泰亨解决监控的问题。
金泰亨在便利店买了粘鼠板,把笼子里的老鼠粘了一只上去。

闵玧其刚走进房间,就捂着鼻子退了出去。
“哥你来了?”
“干嘛一定要这种方法?”
金泰亨咧嘴笑了一下,“我想。”
“恶劣。那你把电线处理得好一点。”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失手过。”
“你要出去?”
“是啊。”金泰亨挑起眉毛,“舍不得我?”
“谁舍不得你。”
闵玧其这样说,但是没走,在货架前转来转去。
金泰亨偷笑一下,解释道,“我得放几窝老鼠出去啊,逼真一点。”
闵玧其撇撇嘴,“回来记得洗手。”
“对了,阿米石碑有什么说法吗?”
“怎么?”
“那东西放在公园里几十年了也没人要,怎么这次居然有人高价收?搞收藏吗?”
“买家说是里面有藏宝图还是什么的。”
“藏宝图?”金泰亨瞪大眼睛,“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
闵玧其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挑了一包面包打开准备吃。
“不行,先付钱。”
金泰亨站在门口戴帽子。
闵玧其笑了笑,凑过去咬了一口对方下巴。

看样子朴智旻是打定主意要带郑号锡回去。
可金泰亨搞不懂,回去有什么好的?
那不是个谁都能去的地方,他从没听说有外人去过那里。据说进入蓝色村庄的外人都被杀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可出去前,还有人警告过他们不要带人回去。
“你总不想郑号锡死吧?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
闵玧其摇头。
“可是朴智旻说如果他成功,就带郑号锡回去。”
“回家?”
金泰亨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你还把那地方叫家?”
闵玧其转了视线,“他又不是不知道,他不会那样做的。”
“谁知道呢?现在负责人是你,如果他带人回去,会连累到你的。”
“行了,之后再说。”
“又之后再说?玧其哥,有时候真的不懂你在想什么。有什么不能告诉我吗?”金泰亨毛躁地走来走去,“你是不是喜欢朴智旻?你为什么给他钱让他买车?”
闵玧其叹了一口气,“我喜欢他干什么。只是提前给他支工资,谁知道他会买车呢。”
“真的?”
“真的。”
金泰亨慢慢停下来,像是冷静了一点。

“那好,我相信你。如果你选择我,你就只能有我。”

闵玧其知道他说的是搭档的事。当然了,他还能有谁呢,他们只有彼此了。想了想又说,“你别总想那么多,快点把这次事完成了就行。”
“你要是不喜欢他,干嘛不让我顺手把他也做了?”
“呀,金泰亨。”闵玧其无奈地看他一眼,“公园那个摄像头你不是已经搞坏了吗?”
金泰亨恢复笑嘻嘻的样子:“当然了。不过还剩两个主干道上的我没动,朴智旻以为已经坏了。”
“直接证据都没有,你要怎么办?”
“哥在系统里把身份证明恢复一下不也行?惯犯朴智旻,警察会接着查的。等查到我们,我们早就离开了。”
“离开?你想去哪儿?”
“不知道。”金泰亨摇摇头,“换个身份,哥想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
“金泰亨,”闵玧其看着对方在躺椅上放松地生了一个懒腰,又忍不住问,“你喜欢我吗?”
“你难道不知道吗?”金泰亨挑起眉毛,夸张地叫起来,“我爱你,哥。”

金泰亨陷得太深了,闵玧其知道。
他的腿恢复之后,金泰亨就不再让他上一线,如果闵玧其执意要去,金泰亨就自己先把事做完。可没有另一个人后援,那样太危险,闵玧其只好留下来。
有一次金泰亨去了很久,那之后突然就联络不上培养人了。那时候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信息网,自己联络客户虽然也可以,但闵玧其还是觉得很奇怪。
他曾经和金泰亨说过,想要回去一趟,但是金泰亨却显得很不耐烦,闵玧其只好留了下来,几次计划都没走成。

然后他就知道了。
金泰亨已经离不开闵玧其了,他为了他可以做任何事。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是自己也已经离不开金泰亨。他们早就像两艘绑到一起的船一样,逐渐靠近漩涡的中心。
阿米石碑早就在去花室提货的时候转手出去了。档案他没动,朴智旻当然能出得来。
他在床垫上翻了个身,想到前阵子朴智旻在花店喝茶,和他讲起大海。他很多年没回去了,和他相比,金泰亨应该在前几年还见过一次,在他回去处理培养人的时候。
可金泰亨也没和他说起那片大海。他忘记那片蓝了吗?那片时而幽深时而消沉的蓝。
但是没关系,如果金泰亨离开,他也会跟着离开,他们有彼此就够了。

金泰亨还没回来。

闵玧其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觉得应该回一条短信,可他心里突然一个激灵——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到朴智旻。
无论哪种情况,他都觉得惋惜。

想了想,回复了两个字。

「永别」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