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南锡】惊奇脆片

*一发完
*高中生au

郑号锡最近突然喜欢上吃一款叫惊奇脆片的饼干。

放学回去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的超市买一包。
惊奇脆片只有280g的大型包装,庞大的包装袋可不是那种小女生喜欢的类型。

男生一般又只会买水,买饮料。

郑号锡就不,郑号锡买惊奇脆片。

他离校很晚,商店里只有大包的惊奇脆片还好好的排列着,其他货架都被翻的乱七八糟,于是就会拿上一包芝士味的脆片。

“不换个味道吗?”

老板是个很年轻的人,郑号锡每天过来买东西,每天看到和自己年龄看起来差不多大的老板就坐在柜台后面看手机。

“老板能不玩游戏吗。”这样的回答让郑号锡自己都吓一跳,他没想到自己语气这样冲,于是马上补上一句,“我没试过其他味道。”

“……年轻就是要敢于尝试嘛。”老板看他心情不好,悻悻的收起来手机帮他扫码结账。



--
郑号锡第二天因为作业写不完就没去买零食。再去的时候已经到第三天了。

老板正在整理货架,看到他来显然有点开心,跑过去拿了一包泡菜味的惊奇脆片,“韩国人总能试一下这个味道的吧?”

郑号锡诧异地在柜台前面接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我还以为前天我说的话太突然了,把你吓跑了。结果没想到今天你还是来了,饼干这么好吃吗?”老板一边找零钱给他,一遍絮絮叨叨地解释,郑号锡听着他闲扯,突然去拿了瓶饮料过来。

老板帮他一起结了账,郑号锡说了句谢谢,拿起惊奇脆片就走。

“同学!那个,你的饮料!”

“请你喝吧,老板。”郑号锡站在门口说。

“……可是我喜欢吃冰淇淋……”老板看着郑号锡的背影,还傻傻地举着饮料,“不过偶尔喝一下也挺好的。”



再过一天是周五,闵玧其从大学回家,打电话过来说顺路接郑号锡一起回去,因为郑号锡就住在他家对面那栋楼里。

郑号锡在校门口等了半天闵玧其才来。然后拖闵玧其去商店买零食。

“什么时候这么晚才关门?”闵玧其感叹地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像你这么晚的点从来都碰不到它开门。”

“好像就是突然有天就晚晚的开门了。”郑号锡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记得大概就是这学期的某一天,虽然天色很晚,但是不想回家,出校门看到上点居然还开着,就进去买了包饼干,说起来好像就是那天开始每天看到老板一个人在玩手机。

郑号锡轻轻笑了一声,这样想来自己和老板都是很孤独的人。

 


至少在那个时间里。

闵玧其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想到早上郑妈妈叮嘱过自己的话,就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两个人就心思各异地进了商店。

“哦!今天怎么变晚了?学习很辛苦吗?”
老板这次拿着手机没在玩,一直向着门口张望,看到郑号锡进来就看心地站起来向他搭话。

“……”

郑号锡看到货架都已经摆好,老板坐在柜台,甚至手边就摆着一包蔬菜味的惊奇脆片。

老板显然也没想到郑号锡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但是要说出口的话又不想憋回去,“今天再换个味道吧?还有,请你吃冰淇淋。”

“…我去买点家里要用的东西。”闵玧其觉得老板有点太热情,但是郑号锡似乎和他认识,也就没多管。

“谢谢老板。”

“谢啥啊,”老板一边帮他挤冰淇淋一边说,“叫我金南俊好了。”

“南俊xi。”郑号锡乖乖地应了一声,“我叫郑号锡。”

“号锡我帮你多挤一圈,再多就支撑不住了。”金南俊给了他一个,想了想又挤了一个正常的,“这个给你朋友。”

“他是我哥。”郑号锡纠正他,“同一片社区的,不是朋友。”

闵玧其走过来结账,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来冰淇淋,“谢谢……原来的老板呢?”

“他白天在,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晚上是过来帮忙的。”

闵玧其点点头,提好东西就用肩膀推着郑号锡出门。

郑号锡避开了他的动作,转过身面对着老板好像要说什么。

“南俊再见!”

金南俊笑眯眯地和他招了手。

两人走了之后,他赶紧翻开扣在桌面上的手机,上面十几个未接来电。

“硕珍哥、硕珍哥、硕珍哥……”金南俊翻了一遍未接,发现都是室友金硕珍打来的,赶紧回拨过去。

“珍哥?”

“呀!金南俊,晚上你是要睡商店吗?怎么最近越来越晚,早就过下班时间了吧?”

“好啦好啦,现在就回了。要干嘛,带东西回去吗?”

“没有,金泰亨说他还是要回趟家,晚上再过来就没车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顺路接他。”

“可以啊,他现在还在家吗?”

“对,你快点给他打电话吧。”

金泰亨是硕珍哥弟弟,周末说要过来和他们住两天,主要是想拜托金南俊帮他补英语。

金南俊是很开心啦,毕竟金硕珍的弟弟就像他一样很有趣。

--
“南俊哥,你不是在门口商店打工吗?怎么这么晚啊?”

“在等人啦,本来就应该每天都来的,结果今天来晚了。”

“南俊哥你认识他?”

“说是叫郑号锡?长得挺好看的。”

“郑号锡?郑号锡耶!”金泰亨在副驾座上突然激动的手舞足蹈,“我们学校的耶!”

金南俊嗤笑一声,“废话啊,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的超市打工,不是你们学校的还能是什么。”

“不是!就是传奇人物的意思啦!”金泰亨着急想解释,“就是那种,本来是超级厉害的学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留级了,本来今年应该读大学啦,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那样。”

金南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惊奇脆片的名字好像就是因为,一包里面,拿出来会是什么形状的饼干,拿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

但是仔细算算,其实也只有五种。
人生的方向,说是需要自己寻找,但是说实话,基本已经固定好了。
无论以前如何,现在不是又回到了这种什么都没有的状态了吗?

昨天闵玧其到底还是和郑号锡谈话了,其实也就是郑号锡听闵玧其单方面讲话而已。
闵玧其倒不是担心郑号锡的成绩,哪怕只有一个学期的时间,但是通过以前的基础再把成绩捡起来也是可能的。只是因为是他现在太沉默了,沉默的叫人心疼。

“锡锡,我知道你心里也不舒服,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叔叔和阿姨也是妥协了,但是也不能就怪他们……”

“没什么好怪他们的,本来就是我自己的问题。”

去年郑号锡去参加地下舞赛的时候和别人打架了。或者说被别人打到腿断,现在下雨天就疼;受到处分,但是学校同意他多读一年好把处分消掉。

本来几乎要保送去东国大学,父母不想他以后被处分拖累,干脆地帮他办理了延毕手续,叫他隔一年自己参加结业考。

“锡锡,多准备一年不是更保险吗?你的成绩可以的。”
当时是这么劝他的。

但是说到底不是成绩的原因。
无论是否受到处分,还是因为腿伤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的跳舞,都是他的生活。

郑号锡看向窗外,天还没有放晴。感觉最近要开始一直下雨。但是好在空气不潮,否则一大包饼干还没吃完就要变软,就像没有办法只能妥协的人生一样。

他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谈话,闵玧其也没办法,把他送回家的路上,两人就再没谈过这个事情。


--
郑号锡现在其实也知道了门口的商店本来根本不会开门到那么晚,毕竟他故试探了几次,那个叫金南俊的都一直在等着自己,每次两个人就随便聊聊天,然后互相请对方吃东西。郑号锡离开之后每次都在篮球场的观看席上坐一会,每次不到半小时再回去金南俊已经走了。

几次下来郑号锡终于忍不住说了,“南俊啊,别这么晚下班了,原来的营业时间根本没有这么晚吧?”

金南俊有种秘密被揭露的错觉,但是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干脆地承认了。

后来就变成金南俊下班干脆带一包惊奇脆片去找郑号锡。大大的教室里,歪七扭八的桌子上堆满了书,郑号锡一个人坐在倒数第二排,趴在桌子上写作业,金南俊过去一看,发现郑号锡正咬着笔杆,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醒醒啊,怎么学习着还分心。”
金南俊胡噜了一把郑号锡的头发,对方抬起头露出来明显惊喜的表情。

“我模拟考试进步了。”郑号锡邀功似地说。

“那很好啊。快点考试吧,考到我们学校就好了。”

“考到延世还是有点难度的吧。”郑号锡苦笑一下,“我以前也没能达到那种程度。”

金南俊知道他说的是上一次读高三的事情,只好安慰他,“还有两个多月呢。要不我帮你补习?”

“嗯?”郑号锡抬眼看了看他,“真心?周末帮我补课吧。”

金南俊点点头,迟疑了一会才说,“星期日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吃饭。”

郑号锡瞪大了眼睛,脸颊因为瘪下去的嘴变得有点鼓,他说他还不知道金南俊的生日,因此有点泄气,不过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就释然了,“我知道了,那周日你过来接我。”

--
周日终于下起了雨。毕竟是整半个九月都没见过太阳的天空,终于到了让心情释放的时候。

郑号锡提着伞背着包,在屋檐下等,看到金南俊的车开过来,就像个小动物一样一溜小跑躲到了他车里。

郑号锡提前问过,珍哥晚上不在,他已经计划好晚上就住在金南俊那里,如果怕早上来不及,最多麻烦南俊再早起送他一次;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今天想去哪里吃?”

“过生日的人决定吧。”郑号锡说,“不过能去个离家近点的地方吗?”

金南俊有点高兴。无论是郑号锡和他说话的方式,还是自然而然的就把他住的地方叫做家,他都感到无比亲切,就好像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生活过很多年,但是总有对方不知道的新鲜事可以探索。

“还去上次那家吧。你不是想试试别的菜?”

“好啊。”郑号锡向后座的包偏了偏头,“我不会做那种奶油蛋糕,但是和我妈一起做了纸杯蛋糕带回来,生日快乐啊,南俊。”

像平时一样地吃完饭后就回家,也像平时一样找出dvd打算放电影。金南俊偏好蓝光碟,为此特地说服珍哥买了大屏幕的电视和独立的环绕音响。

郑号锡翻了翻金南俊新买的影碟,“《锈与骨》?”

封面是靠在一起的两个人。
郑号锡看着金南俊正在厨房洗水果,就先把光碟抠出来放进了播放器。

“我开始放啦!快过来。”

“来啦。苹果还是要削皮吧?”

“今天不用了,你快点过来吧。”

纸杯蛋糕和水果都放在桌子上,但是没有人要去吃,外面的雨声足够大,郑号锡把音响调高了一点,邻居也不会觉得吵。两个人在沙发上挤在因为重量让沙发出现的小小凹陷里,金南俊的手就自然地搭在郑号锡腿上,他看了一眼,伸手搂住了金南俊的胳膊。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电影里女主人公因为被打伤流鼻血仰着头的时候,郑号锡也突然抬头吻上了金南俊,手划过他的胸部,斜搭在金南俊的腰间。

“等下……”金南俊扶着他的肩膀往后仰,“可以吗?”

“太突然了吗?”郑号锡眯着眼着眼睛看着金南俊,上半身几乎只靠金南俊的手支撑着,“你不想吗。”

金南俊犹豫着,虽然本质上年龄是一样没错,但是想到那种对高中生下手的感觉就有些罪恶。不仅如此,他还不想这么快就让两人的关系出现结果,如果太快,太突然,分开的时间也不会来的太晚。

“我想过……锡锡,我每天打工到晚上等你的时候都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但是我想认真一点。”

郑号锡眨眨眼睛,歪过去轻轻抱住了金南俊,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南俊啊……那种补习、带我出去吃饭之类的,简直是无条件帮助我的行为…像糖果老爹一样,没想到竟然这么纯情。”

金南俊突然有点害羞,脸烧的疼,没想到从始至终的善意表达被对方误会成这种样子,简直是有口难言。他张了几次口,但不知从何说起。

“我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不想让你误会,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也不是那种会用觉得无聊这种借口安慰自己的人。”

金南俊心咚咚的跳着,眼睛盯着电视,但是不知道在看什么。

 

法语连珠似的发音和郑号锡闷在他怀里含糊不清的词语从他心头滚过,好像窗外的雨水一样净化了空气,滋润着土地。

惊奇脆片的包装上印着的两块芝士,金南俊把它们上面无法准确描述的气泡形状记得烂熟于心。

 

无论郑号锡是不是好好思考过自己的心情,他都觉得,那些让号锡很难过的过去都像那些气泡一样,虽然让他的心开始察觉到生活的空洞,但也是是牛奶好好发酵后的证明,它让牛奶开始分层,变得坚硬,变得风味浓郁。

这些都是郑号锡成长的痕迹。

“我知道,我想你被认真对待,我想更真心。”
金南俊把郑号锡的脸捧起来,他的脸颊在自己手心里嘟起来,像只被精心制作出来的泡芙,等着第一个发现它的人落下一个情不自禁的亲吻。

郑号锡被真挚的金南俊感动到,露出一个暖暖的笑,才觉得今天自己的举动幼稚得还像一个高中生。

 

“啊……腿疼死了。”他躲开金南俊的手向沙发的靠垫上倒去,“我们还是等晴天再继续吧。”

 


金南俊低头把他的腿抱在怀里按摩,隔着长裤,用手指一点点按摩他的腿肚和脚踝,郑号锡看着他认真又笨拙的动作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嘴角的梨涡好像盛满了整个高三都没有再出现过的快乐。



“你真的会等我吗?”

“当然,反正我现在读商科,以后我可以做你的经纪人呢。”




“锡锡,你高中到底为什么喜欢惊奇脆片啊?明明只有四种味道,吃多也会腻吧。”
浪了一个周末,金南俊开车送郑号锡回东国大学上课。


郑号锡把他五种饼干形状和人生方向强行联系起来的理论拿出来讲,“所以一点都不惊奇,多矛盾啊,很有趣。”

“……”金南俊把他手里的包装袋拿过来晃了晃,饼干袋只剩个底,一堆碎片在里面被摇的哗哗作响,“不对,你看啊,明明还有这么多形状,还有像这种,你永远没办法形容出来吧。”

金南俊用两根长长的手指夹出一片边缘破碎着的饼干出来,献宝似的给郑号锡看。

郑号锡笑着看了一眼金南俊,张口吃掉了他手上的饼干。

是啊。

所以我碰到了你。



-fin-

//

希望大家都能碰到mr./ms.惊奇脆片

明明是校庆但是情绪低落的产物


但是真心祝大家幸福


感谢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