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正泰//嫩牛五方

*一发完
*【南锡】惊奇脆片 同一个高中生au




金泰亨觉得自己脑子还够用。

上次被南俊哥问到郑号锡的事情时,他居然还能想起来这位学长,那种开心可不是学习能带来的。

不。倒不如说是学习再记忆能达成的成就不及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反复记忆的快乐。

他就是会因为这些小事开心,所有在大人看来与学习不着边际的事情。




--
“啊啊啊啊超想吃超想吃嫩牛五方超级想吃嫩牛五方……”

就在田柾国犹豫要吃什么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简直没办法拒绝穿透耳膜的絮絮叨叨的声音。
他干脆也点了这个。然后站在旁边一列排队等餐,店员先把嫩牛五方放在了他的托盘里。

“嫩牛五方!”

“啊,抱歉,现在没有了……等15分钟您看行吗?”

“没有了!”金泰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转头看了看笑到直不起腰的朴智旻,“我等啊,我等的。”

“不行啊泰亨,中午时间不够的,老师不是叫你等下去帮忙吗?”

田柾国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到和他同一个协会的学长朴智旻。
朴智旻一直都很照顾他。初中部的时候他还很瘦,朴智旻天天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照顾,帮他拦下学长学姐的恶意骚扰。

“智旻前辈好,”田柾国说,“我来等吧,我中午时间够的。”
“哎一古我们柾国啊,叫哥就行了,怎么还这么客气。”朴智旻转头看到他,依旧热情地把手往他肩上缠,田柾国红着脸躲开了。

朴智旻一副“弟弟长大了在公共场合不和我亲了”的表情,让金泰亨有点嫉妒。

“谢谢我们柾国啦,”朴智旻自作主张地帮金泰亨接过来嫩牛五方,“那让泰亨下次请你吃饭吧,我等下把他联系方式给你。”

“没关系的哥,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朴智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呀,不是叫你热情一点多和学长们处好关系吗?况且又不是别人,这是我很好的朋友啦。”

金泰亨早就点好了朴智旻习惯吃的东西,沉默着结了账单,盯着看他们聊天。他本来是想插话的,但是没什么好说。这是从小认识到大以来他第一次看到朴智旻有关系那么好的学弟。一种说不清的嫉妒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挫败,害怕说出来没什么重点的话会让人尴尬——毕竟他一直觉的自己并不是什么善于社交的人——虽然周围的前辈都很喜欢他。

想到这些,他又开心了一点。

“呀呀呀好了好了,智旻我们快去吃饭吧,真的来不及了。柾国是吧?下次请你吃饭!”

田柾国含糊不清地应了,虽然觉得学长长得很好看,但是如果要真的麻烦到学长也挺不好意思的。





没想到金泰亨先用社交软件和他联系上了。
不意外地发现双方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游戏,于是每天都聊得热火朝天,然后约一把LOL。

后来就连聊天也不能满足金泰亨强烈的交流欲望,于是打电话叫田柾国出来吃饭,虽然还是去kfc。

田柾国当然愿意了,喜欢长的好看的人是男人的天性,他一点都不否认他喜欢金泰亨的长相还有像个小孩一样可爱的说话方式。

金泰亨又点了嫩牛五方。

“学长很喜欢吃这个吗?”

“你喜欢智旻吧?”

“诶?”

“我上次看到你躲他的动作了,你都不敢看他眼睛。”金泰亨一上来就十分肯定地说,“我这么大眼睛可不是白长的。”

田柾国哭笑不得,感情这哥是为了把自己约出来讲这些。
想想学长朴智旻之前和自己的聊天也没错。他说泰亨有时候说话不经大脑,让他不要太在意;但是他没想到居然是用如此正经的语气和表情说出来。

金泰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脸沉重地把手中的食物放下。

“柾国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对他好就行了,我这个当朋友的是不会为难你的。”

田柾国憋笑憋得很辛苦,他端起可乐喝了一口以掩饰自己滑稽的表情,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可是把上课和游戏之外的时间都贡献给金泰亨,现在却出现这样神奇的误解,也是很不懂四次元的精神构造。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智旻学长一直和自己聊天,这位哥插不上话的委屈表情,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这哥怎么傻得有点自然啊?


金泰亨看他不回答,就当他是默认了,这才满意地拿起来盘子里的东西准备吃。

“柾国你要是对我好的话,我会帮你追他的。你懂吧?就是那种,提供一些信息什么的。”

田柾国无法阻止自己笑出来的声音,金泰亨自动过把它理解成“太高兴以至于没法不笑”的行为,他把脸凑过去神秘地说,“你知道么,要不是kakao没法两个人建立聊天室,我肯定会起个名字叫‘追鸡小分队’的,多形象啊。”

田柾国笑到眼睛都睁不开,“哥你电影看多了吧,哪有那样的。”

“呀,这样显得我们团队合作紧密一点——这有什么好笑的,电影里就是这样演的啊。”

“哥以后要读表演系吧,太适合了。”

“是啊,”金泰亨有点不好意思,“我是这样想的,现在正在努力学习呢,希望能考上。”

“哥肯定可以的。”无论说什么,鼓励对方的话说出来是最不会出错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肯定了对方演技后,澄清自己的话变得难以说出口了。

看着对他自己体贴的想法感动到不行的金泰亨,田柾国打算下次有机会再讲清楚好了。





--
田柾国又和金泰亨见面了,在年末学生节。

金泰亨作为舞蹈协会首席朴智旻的好朋友来帮他打下手。朴智旻之前练到一身汗水,故意抱了一下金泰亨,在他胸前留了两片(大概是胸肌吧)湿淋淋的印记。

“哟泰亨呀,过来啦?”
“哟智旻啊,可不是得来看看吗,”金泰亨也和他演,两个人像小痞子一样歪着头故意用奇怪的眼神瞄来瞄去,一点都不顾及后台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也算是难得的友情了。

“其实也没啥好帮忙的了,柾国这小子全都干了,真的是,感觉自己都老了,不知道他跳完舞怎么还有这么大力气。”
朴智旻的胳膊还架在泰亨的脖子上,看到田柾国帮忙搬着钢琴凳从舞台上下来,左右张望着不知道要放到哪里,于是提醒他道:“就放墙边好啦,以前都放在那里的。”

田柾国转身看到金泰亨突然出现在这里,高兴得眼睛都亮了起来。
“泰亨哥!你来啦。”

他赶紧把琴椅扔墙边,随便拿胳膊蹭噌额头上的汗就跑过去,还不忘在对面的镜子里检查一下衣角有没有被带到裤子里。

“刚到呢,本来打算帮忙的,结果没什么事嘛。”

金泰亨看他过来,就自然地揽上了对方的肩膀,对方身上的热气简直透过衣服要钻进金泰亨的怀里。

“什么时候变这么熟的,”朴智旻有点惊讶,“不是前几周才认识的吗?”

“诶——我们,柾国啊,我们的关系是建立在特殊目的上的。是吧柾国?”

田柾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哥,本来见面的高兴消沉下去,脸上的疑惑一点不比朴智旻的少,他一看金泰亨期待地看着他,挑着一双大眼睛使劲眨,就突然明白说的是什么事——追鸡小分队啊——他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金泰亨就满足了。

“啊?”朴智旻还是蒙在鼓里的感觉,他看田柾国“啊”了一声之后就露出一副绝望又无奈的表情,也没有解释,感觉自己永远都搞不懂这事了,只好说,“算啦,不想懂。你们先去买饭吧,反正这时候人少。”

他掏出钱包准备先付一部分钱,但金泰亨拒绝了,“柾国不想请智旻吃饭吗?今天请吧,智旻超辛苦的!”

“呀泰亨啊,哪有弟弟请客的道理。”朴智旻哭笑不得,他还从来没被田柾国请过饭,但是金泰亨一直向他挤眼睛,还说要“让柾国表现一下”。

表现什么啊……真的是。
朴智旻无言以对,只好看着田柾国半拉半扯地被金泰亨拖出去。




--
一出门田柾国就反过来拖住金泰亨的手,把他拉到楼梯间的角落去。
“哥,你怎么还在想这个啊?”

虽然没有言明,但是金泰亨清楚的知道他在说什么。房间里他本来兴致高昂的神情现在也不见了,只顾插着口袋低着头听田柾国的问话,像个飞扬跋扈的学生在老师面前勉强地收敛。

“我不喜欢智旻哥。”

“……你不喜欢?你讨厌他?”

“不是那种喜欢!我和智旻哥就是朋友的关系。”

看着田柾国气鼓鼓地解释着,金泰亨心中不知为何放松了一点。

他翘了下嘴角,突然又丧气了起来,“你……你不喜欢?那我们干嘛还……那你还干嘛对我这么好?”

金泰亨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弯,毕竟他记得当初他们“说好”是要帮田柾国追朴智旻,要不田柾国也不会三天两头的就跑来找他,约他吃饭。

“这…柾国啊,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

金泰亨想了想不能理解,干脆不聊了。

“算了算了,感情慢慢培养,先去买饭。”


出来的确实够早,金泰亨喜欢的小饭馆都没有正餐。
不知怎么回事两人又拐去了KFC。

“点餐吧。诶对了,知道你智旻哥喜欢什么吗?了解对方的饮食是恋爱的第一步——”

“我怎么会知道…哥比我了解多了,也没见你们之间就有什么啊。”

“呀你这小子!” 金泰亨在他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就问嘛,我告诉你啊。”

“反正我知道哥喜欢嫩牛五方,还有可乐,对吧?”

金泰亨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出,当下就愣住了,嘴唇抖抖没说的出来话。他也说不清心中的感动是为了什么。
他告诉自己爸爸妈妈也知道自己的喜好啊——不对,现在应该不知道了。住校的话一周才回去一次 ,现在他们跟本不知道这些。

“那哥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什么?”

喜欢哥啊。田柾国在心里说道。

“哥自己去发现吧。”

“呀 …”金泰亨今天第二次被田柾国截住话头,憋着说不出来的感觉真是难受,“我不是说了和你交换情报吗 ……都说了我们互相对对方好嘛。”

“那哥多请我吃饭吧。”

田柾国彻底对他没办法了,这个哥脑子有时简直一根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想着要不要换个方式去套话。

“喔……也行啊。每次见面地时候聊天就好了,这样你就能多了解智旻了。”

田柾国额头上爆出青筋,他不懂这哥到底明不明白,咬着一口小白牙愣是不知说什么好。

要理智…现在还年轻,路还很长。

如此自我催眠了一番,田柾国抬头又用上傻白甜的小兔牙卖萌。

“那哥又为什么喜欢吃嫩牛五方啊?”

“因为不同的店员做出来,流程不一样,这样吃下去的第一口都是不一样的感觉,很惊喜啊。”

田柾国对正在傻傻解释的金泰亨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可惜对方太执着于寻找今天第一口下口的位置,没有看到那种能把包装上的塑料都融化的灼热视线。
饿的时候第一口饭会让人感觉超级幸福——
“哎一古,我们柾国对我太好了。”

“当然啦,喜欢哥嘛。”

简直像节目里的明星一样的油腻。
金泰亨心跳猛的加速了。





--
金泰亨有点慌,想到田柾国说的“喜欢哥” 就好像磕了药一样飘飘欲仙,直到回到宿舍都不能平静下来。

早就说过的约定,现在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说什么交换情报 。其实金泰亨就只是用着朴智旻做借口去接近田柾国而已。

智旻回到宿舍就看到金泰亨超没形象的摊在床上,一看到他回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跳了起来。

“智旻!喜欢我吗?”

“说什么鬼话……该吃药了吧。”

“对吧!……这才是正常反应。”

“什么反应,最近真的越来越搞不懂你了。有人对你告白了吗??”

金泰亨不回答,但是在床上拼命打滚,激起了朴智旻最深的八卦之心。

“是班里的女生吗?”

“什么女生啊 ?没有啦!!”

朴智旻对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报以冷漠,看着 金泰亨把自己的头紧紧裹在了被子里,忍不住又怼他说:“哎哟,这还没有,那等你谈恋爱的时候,一点点小事不是都要爆炸啊……”

“朴智旻!!”

金泰亨一个翻身坐起来,表情凶狠地威胁朴智旻要扔了他的复习资料,可惜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让他看起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哎呦了喂,还威胁上了,真是长大了?到时候在一起的时候总得请我吃饭吧……哟您轻点啊!”

金泰亨把枕头砸到对方身上。朴智旻终于闭了嘴,窃笑着跑去洗澡了。





--
冷静想一想,两个人到底会不会有结果,金泰亨也不知道。
可是男生和男生在一起,总是有点奇怪吧。

他自己到是无所谓,反正家里早就知道。但是田柾国可是个优等生,不仅学习好,体育也好,跳舞也是特长。之前一起去唱歌的话,还因为唱得好听被老板娘送来了零食。

这样的人,真的会喜欢自己吗?

就算我是柾国,可能智旻才是首选吧。

因为智旻那么可爱,就算是男生也不能抵抗那种魅力。

周五中午田柾国又打电话过来。看到这个名字在屏幕上亮起的时候,金泰亨差点把手机甩出去。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他现在抱有那种自认不应该的心理后,觉得有点难以面对田柾国了。

他无非是照常约他周末去家里复习和打游戏,但是想到在沙发上和书桌上一起工作的话,总避免不了肢体接触,那样真的好吗?

金泰亨可忘不了上一次在他家里连着游戏柄打游戏的时候,金泰亨坐在沙发前面的地板上,一回头看到田柾国对他大敞着的腿,裆部无法忽视的突起让他纯洁的心灵受到不小的冲击。

「柾……柾国啊。」金泰亨咽了口口水,打算借语言逃避心理想着的事情。

「等下!哥,让我把这盘打完。」
金泰亨被他的语气自然吸引,于是抬头看向了田柾国的脸,本来是还没张开的幼稚的面庞,但因为有着因为太投入而皱起的眉心还有炙热的眼神,都让金泰亨无法招架。


太丢脸了。
想到这些,金泰亨哀鸣一声躺倒在床上,静静等手机铃声响完40秒。

「滴——」
然后是短信音——“哥怎么没接电话?”

金泰亨不知道怎么解释,他想了想还是拨出了一个电话。

“……珍哥!周末可以住过去吗?”
他打给他哥金硕珍,而后者正在上大学,和学霸室友金南俊住在一起,三个人之间都熟到不能再熟。

“诶~泰亨啊,怎么突然说要来?我看你是有别的想法吧。”

金泰亨吐吐舌头,他确实很久没有说要住过去。
“我是想……我是想找南俊哥。想拜托他帮我补英语嘛。”

“哎呦,弟弟都不爱我了吗?明明说要住过来,但是却要找别人——”

“到底行不行啊哥?”
金泰亨赶紧打断他的话。如果等珍哥说起什么养育了他却没有回报的话,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了。
而且补英语这种理由简直完美,他记得有时为了周末不想回家,他已经用这种话当了两年借口。

“应该可以吧?最近虽然他没在打工,但是白天都见不到人,我问问他晚上能不能去接你。”





--
“抱歉啦柾国儿,我哥叫我周末去他那边住呢,这周就不去啦∠( ᐛ 」∠)_”

金泰亨和珍哥絮絮叨叨地聊天聊了半个多小时,一挂电话,他就紧张地发出了讯息,而田柾国几乎是立马就回信了。

“好的哥,注意安全。”





--
半下午突然下雨了,毕竟是九月份,也到了换季的时候。
金泰亨撑着伞等了好久,裤脚都淋湿了才等到金南俊。

“啊哥,怎么比说好的晚这么多啊。”

金南俊脸上突然飞起一抹红色,手握着方向盘静止了一会,“珍哥没跟你说吗?”

金泰亨疑惑地摇头,“没有啊——诶,哥,这是什么啊?”
他把背后的ryan软垫抽出来,才感觉从上车之后第一次恢复了自己以前坐在副驾座上的感觉。

“还有这个!”

操作台的上面本来摆着车载香水的地方,现在换成了一只抬着手的B熊。

“哥换喜好啦?还有什么时候副驾座还要放软垫啊?”

金泰亨手里捏着触感良好又顺滑柔软的软垫,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把头埋在垫子里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哥!是香的,好闻诶!”

“啊啊啊你别乱闻啊!”
金南俊本来在一脸正直地开车,听到金泰亨突然的评价才惊觉起来,一把抢过软垫,然后珍惜地放在怀里。

“咳,这个软垫啊,”金南俊瞳孔震动,天才一样的语言组织能力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总之就是最近开始正式谈恋爱了。”

“那和软垫又什么关系啊?”

在红灯的路口金南俊才放宽心转头看了一眼金泰亨,对方一脸疑惑,像是无法理解。

“……母胎单身的人就别知道了,要不珍哥应该会杀了我的吧。”

金泰亨表示不知怎么接话,不过说到单身这件事,他突然又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南俊哥,我——我也想谈恋爱啊。就是,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不会是学习压力太大产生的幻觉吧?你知道吊桥效应吗,就是在危急的情况下碰到的人,你会把因为那种情况造成的心跳的感觉错当成是因为碰到那个人而引起的。”金南俊看他主动岔开了话题,不禁松了一口气,又恢复了游刃有余的感觉,瞟一眼金泰亨,看他一脸蒙圈的表情,好心换了一种解释,“总之就是因为压力而造成的错觉。”

“不是……高二就认识了。”

“那就是日久生情咯,这倒是很有可能。谈恋爱也没什么不对的,健康的恋爱关系本来就是两个人一起进步嘛。不过我估计你们现在时间太紧了,可以考虑一下来个毕业告白什么的——”

“那要等很久了。比我小一届。”

“学妹?”

金泰亨看了看金南俊的表情,慢悠悠地吐出了个字,“学弟。”

“呃。”金南俊一脸蒙逼,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现在知道为啥珍哥当时那么快就接受他的性取向了。

说金泰亨傻,也不是真傻,金南俊认识他那么久,也没见到金泰亨在私生活这些方面透露出什么。
可能因为在这个群体中本来就么有什么安全感。他一边开车一边想到他和郑号锡顺利到不可思议的交往,就觉得有点庆幸。

“意外吧。”金泰亨无所谓地说,“看来珍哥也没有告诉过你。”

“意外倒没有……”金南俊解释,“就是没想到你这样轻易就说出来了。这样其实更辛苦吧?”

金泰亨摇摇头,问道:“南俊哥你不是也喜欢男生吗?本来觉得没有必要说的,但是现在心情不一样了——就觉得还是问一下。”

金南俊看着他突然严肃的表情,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他可能不能像别人那样享受一个可以拿出来随意分享的青春故事,这样的暗恋的故事固然甜蜜,但也是一种忧伤。

“那……他也喜欢你吗?”
金南俊问完就后悔了,还是高中生的两人,现在就算喜欢,也没有能力去承担接下来的责任,与其互相伤害,不如好聚好散。虽然这样想有点自私,但是在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下,对泰亨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金泰亨摇摇头,也不知道是表示不知道还是对方不喜欢他。

金南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谈话这种东西,必须要两个人都参与,但是金泰亨看样子已经自己有了考虑。他沉默了一会,还是劝道:“……没有把握的事还是认真考虑一下,现在你还年轻啊。”

金泰亨嗯嗯地应着,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金南俊在等红灯等时候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能看到对方的后脑勺。



田柾国期中测试拿了非常好的成绩,炫耀似地和金泰亨说了,后者主动叫他出来吃饭。

然而中午的时间很紧张。,金泰亨更是恨不得一天有25小时能让他赶上学习进度,能见面已经不错,所以毫不意外居然又约在了KFC。

田柾国想笑, KFC已经变成他们最常见面的地点 。他连金泰亨家一次都没去过 ,倒是在田柾国家一起打过游戏。

在KFC总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坐在窗边、被阳光照到脸颊的金泰亨那样子,好像画报一样的美丽,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但是最近可能金泰亨太忙,不说没时间见面 就是见了面也经常分心。

“嗯……今天想知道什么呢?都没什么好讲的了……今天讲讲鸡米妮小时候的事吧?”

“等下再讲吧,哥今天都干嘛了?过得好吗?”

“那可不行啊……不是说好每天这样讲一点吗?”金泰亨正在拆包装的手突然一下停住了,长长的手指自动卷了起来。

田柾国深吸一口气,他实在是对这样脑袋不开窍的哥无可奈何,之前不是还和自己聊得很开心吗?怎么今天又要开始讲智旻哥的事。

抬头又看到对方试探性的眼神,那种视线让他束手无策,尤其是用那样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过来,显得金泰亨很怕他不高兴似的。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为了要开心吧?田柾国感到很烦躁。

“不想听的话,那……说点别的事情好啦。”

“我想听哥的事。哥今天复习也很累吧?”

“我的事——那不就是和智旻有关,没差啦,反正一直到现在了还是一起念书。”


哥没有自己的生活吗?总是把智旻哥像个挡箭牌一样放到两人中间,无论根据他们之间的约定是多么顺理成章,都让人觉得是不是太故意了。

金泰亨就想螃蟹一样躲在沙滩里,不断的从洞口抛出用智旻的故事做的沙球,但是自己却越躲越深了。

因为成绩不错的好心情此刻无影无踪,田柾国深吸一口气 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哥不能在意一点我吗?总是这样说这自己想说的话,不能正面地回答我的问题吗?哥总是在躲什么啊,是这样的不喜欢我吗?”

这句话四舍五入简直是告白,但是金泰亨再一次回避了。他慌乱地抬起头,看到的是眼睛红红的小兔子。”

“我…我不讨厌柾国啊…”

“……哥你知道嫩牛五方,哪有像你说的那样悬,配料和制作方法都一样的,从哪个角吃下去都一样的。没有惊喜。”

金泰亨不知说什么好。田柾国除了刚认识的时候有些害羞 ,但是后来一直对他笑嘻嘻的 ,没想到今天居然第一次发了脾气。

“哥你今天可以再试试,我先走了。”

田柾国可乐里的冰还没化完,水汽还没有吸附到被子外面形成水珠。金泰亨一个人楞楞地坐在原地,举着手里的嫩牛五方有些委屈,不知道还要不要吃。

他又不是不知道,但是每次来见田柾国的时候吃嫩牛五方好像已经变成一种仪式,连同透露一点点大概柾国早就知道的智旻的事情,都已经成为和对方见面的借口。

委屈死了。
金泰亨把手里的食物放下,转身就出去追,然而就像无数单恋小说中写的一样,“远远地看见了消失的背影”,他像个傻子一样沿着brt的线路跑了几步,只能看到窗户里低着头的田柾国越来越模糊的形状。





--
金泰亨没有再联系他,因为在拐回kfc发现桌子上的手机丢了后,干脆用了爸爸以前淘汰的老爷机。
毕竟高三,用想要好好学习的借口,无论如何大家也会理解。换了号码,也少了很多联系人,只有朴智旻一开始嫌短信联系他麻烦,但逐渐也习惯了。

每次掏手机的时候,拿出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样的陌生感久久不能习惯。手指碰到按键的时候,就好像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但是摆到眼前的时候,发现这种幻想只是自己甜蜜的一厢情愿而已。

小小的一块彩色屏幕上,最多的只有朴智旻和珍哥的短信,偶尔会有父母的未接来电,但是无论在未读信息中怎么下拉,以前和自己聊游戏聊人生的人的号码从来都不会出现。

田柾国你不是和智旻很熟吗?为什么不问他要我的号码?
——不过,也无所谓了,这样反而可能更好。

每天中午吃饭金泰亨总是面对朴智旻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泰亨啊,到底什么事啊?心情不好吗?”

“没有……”

“那干嘛瘪着嘴啊,最近考试不是也很顺利嘛,这样下去肯定可以考到自己想要的学校的。”

“智旻为什么从来不说你考试的事情啊?”

“我啊——我是决定要去舞蹈教室了。之前说过的学长记得吗,原来街舞社的那个,郑号锡?”

“当然有印象啦,我的脑子,超好使。”

“哈哈哈哈哈那个学长真的很有趣,他现在有自己的工作室了,真的很厉害吧?边读大学,还有自己的工作,我想考完之后去他那边工作一段时间,到时候要去看看吗?”

金泰亨点头答应了。他看着朴智旻说完这几句话就像被塞到嘴巴,低头捯饬着盘子里的饭,过了半天才下定决心开始吃。

智旻啊,身边不断变化的事情很多,虽然说的这样轻松,但是那种心酸不是我能感受到的吧?

舞蹈教室的出路很少,就像金泰亨真的能考到自己中意的学校的机会一样渺茫。从小到大,因为方向不同而失去的朋友很多,再见面也只是一边尴尬地试探对方的现状,一边在这种冷淡的气氛里逃避似的互相躲着视线。

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吗?
毕竟大人们都说,高中生的友谊,只是社会人生开始时的初试探。他知道有些人已经早早地和前辈们处好关系,以后大概无论如何不会过得太差,智旻也有说过不是吗——“柾国啊,不是叫你热情一点多和学长们处好关系吗?”

但是他们彼此都知道,说和做是两回事。

与其为了一些不知何时才能派上用场的关系,不如简简单单地活着好了,反正生活中总有惊喜,哪怕像火花一般转瞬即逝,但是对无聊的人生来说也足够了。

——就像嫩牛五方的那种生活,外面看起来都是一样,但是咬下去的角度不同,口感总是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对吧?

金泰亨开心了一点。

“智旻,快点变成厉害的舞蹈老师吧!以后在电视上看到我就可以和别人炫耀啦!”

朴智旻轻轻一笑眼睛也会迷城一条缝隙,金泰亨总是因为这点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朴智旻也是很有趣的人。但是有趣的人很多,让他如此意的人只有田柾国一个。





--
2年后
--
朴智旻打电话叫他出来喝酒,说是很久不见的哥哥们叫他出来一起聚一下。
金泰亨知道也就是号锡哥他们喝酒又怕桌子空。
原来智旻在他的工作室的时候大家互相也见过,拒绝也没什么意思,况且既然自己在读表演系,已经半只脚踏进娱乐圈,自然要和相关的前后辈们都处好关系。

“泰亨啊,记得柾国不?你们高中一起不是还玩得很好嘛。”

金泰亨打了个哆嗦,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紧张 ,抬头一看,很久不见的迷糊的小兔子现在已经变成肌肉兔了。夏夜里薄薄的工装裤随着对方走路的动作紧绷在大腿上,抬一抬手臂的话,T恤也在大小刚好的胸肌上柔软地起伏。

金泰亨越是要借着给哥哥们敬酒的功夫避开了对方灼热的视线,越是喝的多。虽然也不是没喝过,但这次饭也没吃几口,喝得也太多。

很久没见,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生疏,喝起来,杯底就见得多。
郑号锡和金南俊一起来的,金泰亨说起南俊原来是他大哥的大学舍友,大家才觉得世界好小,原来熟悉的人总是有理由有机会再见面,毕竟首尔一千万人口,说要见面就能聚在一起,这可不是一般的缘分。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 见面是幸运还是不幸,不知会牵扯出那些回忆,是否是单纯想要遗忘的过去,还是单纯没机会无法再提起的回忆。

田柾国真的长大了,原来一群人一起吃饭,是只知道低头夹菜、别人给他倒水才会直视对方的人,现在也开始游刃有余地给哥哥们一边倒酒一边调侃了。

金泰亨反而变得有点难以直视对方,田柾国给他斟酒的时候,要不是胳膊还撑在桌沿上,否则拿着酒杯的手一定会颤抖。

酒席间聊到了高中时候的事情。
“泰亨当时不是喜欢一个女孩……”

“没有!乱说什么。”
金泰亨立马打断他的话,夹了一口菜给对方,就是堵不住朴智旻的嘴。

“真的,那天回来不是就问我吗,我问你是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你不是还说…说什么威胁我的话,'朴智旻!我要把你的复习资料都扔出去!'”

其他人都因为朴智旻故意抬高的嗓音笑的东倒西歪,还说他模仿得很像,只有当事人脸红得像杜鹃花。

“呀,后来不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吗!”金泰亨不敢看别的地方,急急忙忙地解释着,“都说了没有那种事了。”

“那可不是吗,就是你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了几场,”朴智旻朝他挤挤眼睛,“啧啧,那叫一个伤心……什么时候啊,我记得是期中考试后吧?不会对方嫌你成绩不好把你甩了吧?到现在还没被你请客,看来是没结果了。”

哥哥们都笑的无法自拔。
金南俊说没想到金泰亨高中的时候就谈过恋爱了,还以为他这个四次元只能和游戏结婚了,金泰亨爆发出一阵悲鸣。

“呀呀呀好了好了,谁还没有个初恋啊,倒是现在上大学可以放心谈恋爱了,为泰亨的新恋情先提前庆祝一下吧!”
郑号锡看他实在可怜,赶紧转移一下话题。

“厚比哥……”金泰亨泪汪汪地看着他,“厚比哥真的比智旻那个坏蛋好太多啦!”

“cheers!”于是大家就真的举杯为金泰亨的未来新恋情祝福了一下。

金泰亨忍不住在喝酒的时候看了一眼角落里一直一言不发的田柾国,刚好撞上对方亮晶晶像个小狼崽一样看着自己猎物的眼神,吓得一口闷了。


一群人吃了快三个小时,郑号锡早就喝得脸发红,眼神都飘起来,金南俊看程度差不多好把人拐回家下手,于是当机立断结束了饭局。
朴智旻倒是没喝酒,说要开车送他们回去,被田柾国拒绝了。顺便帮金泰亨也拒绝了。

朴智旻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就是嘛,和泰亨联络一下感情啊。”

朴智旻果然被田柾国腼腆的笑欺骗了,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哥今天喝得有点多吧?”

田柾国转身走过去一把抓住摇摇晃晃站起来的金泰亨手腕。他倒是没有喝多少,毕竟刚成年,酒量这东西是练出来的,但是因为这个欺负弟弟,可不是什么好借口。

“泰亨哥?喝醉了吧,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田柾国手里用的力气却不容他拒绝。

金泰亨迷糊着推了推他,“呀,没醉呢,把手放开……”

“把手松开的话,哥站的住吗?哥的脸都喝红了。”
田柾国现在比泰亨高,几乎把他揽在怀里,看着很关怀地询问,实际上侵略性的呼吸都喷在他的领子里,一口一个哥的叫着,感觉有点生气的意思。

“柾国你把泰亨送回去?那我们自己走啦。”

“哥再见!路上小心。”


金泰亨现在瘦的田柾国一只手就能把他揽腰抱走。

从出租车上下来,金泰亨还是撞撞跌跌地酒没有醒,田柾国一直耐心把他送到家门口。
“柾国,我到啦,你要不就回去吧?”

田柾国不慌不忙地扶住他,“钥匙呢?”

金泰亨想说自己找不到钥匙了,然而也许是因为酒精,手比心反应更快。他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拒绝的话,手就自动交了出来。

田柾国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包裹住金泰亨拿着钥匙的手。

“哥这么主动吗?”

原来还很单薄的手掌,现在已经变得宽厚温暖。还有手背上突出的血管,指节上浅浅的几条沟壑,还有因为社会生活变深的肤色,都让金泰亨想要闭上眼睛。他第一次知道楼道里的灯那么亮,刺得他心痛——「现在才见面,是柾国你没有联系我的原因」——这样的理由他说不出口。

“哥怎么不说话?那我换个问题好了——”田柾国把他推在门上,手压着他的肩膀,说:“我怎么不知道哥有女朋友?那时候哥不是全天都和我在一起吗?”

金泰亨脸涨的通红,用力推着他,“没有,智旻开玩笑的。”

然而田柾国已经不是那个随便解释几句就接受的田柾国了,现在肌肉兔是要吃人的。
田柾国就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金泰亨躲来躲去也逃避不了他的视线。

他也不知怎么解释两年没见的缺憾,每每想到,他都压抑着那种后悔的情绪,然而有些人的缘分天注定,今天真的见上面,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进度条还有多少剩余。

“那再换一个问题——哥现在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了吗?”

呀。
没想到问出的是这样的问题。
[了解对方的饮食是恋爱的第一步]——他记得当初自己是这样说的,没想到田柾国竟然还记得。
他又无奈又紧张地回答:“我——”

“是啊。就是哥。”
田柾国露出了久违的小兔牙。

“花了两年的时间成长,哥现在不要再拒绝我了。”

“也不要智旻哥的故事。”

“金泰亨,我只喜欢你。现在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该懂的都懂了,哥别再怕了。”

“哥如果怕,我会保护你的。”

金泰亨抓着他的衣角不知道说什么,明明是自己的错,但是却让两个人都煎熬了那么久。

田柾国捧着他的脸用拇指帮他擦掉眼泪,金泰亨一直呜咽着对不起和抱歉的话,突然一下放松了下来,不复刚才紧绷的神态和身体,整个人因为放松和酒劲而歪倒在他身上。

田柾国只好心疼地搂住对方把对方往怀里带,“好了哥,别哭了,我知道……我都懂。”

“我们柾国……最懂哥了,”金泰亨打了一个嗝,“哥会,哥会补偿你的,以后不会再离开了!”

田柾国拿着金泰亨交出钥匙开了门,低头看看搂着自己的哥哭得红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傻笑,感觉因为哭得太累随时要睡着的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毕竟也算是告白成功了,今天就让金泰亨好好休息吧。

毕竟以后哭的机会多着呢,哼。
要让哥把这两年都补偿回来,用成年人的方法。


-fin-



没有车hhhhhh
大概就是为了弥补吃不到嫩牛五方的苦楚 

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