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H

氢离子。
使用说明:氢离子本质all锡狗,氢离子最爱花开/94/兔宝贝c,谁敢说我cc宝贝坏话那我就……不理你
头像经常换比起脸熟不如一起快乐磕C
大家快乐才是真快乐
接受不了请点X

【南锡】Starlight

*小甜饼 一发完


--
金南俊,男,22岁。
防弹少年团脑性男队长。
正在接受采访中。

“队友不知道的rap monster的事?”

“我是很rock的人。”

--
两年前接受同一个问题时是这样回答的。

但是于此不同,最近发生了很多变化,内外的压力让他变得平和了,或者说,“成长”。
说什么rock啊——现在已经完全soft。
每天每天随手写下的歌词也变得柔软起来,好像不需要再向世界龇着牙对抗着什么,而是想要张开怀抱去了解。

成长是妥协吗?
或许吧。

经常一个人在深夜的作曲室,连续听三小时tape却写不出任何歌词。今天也陷入了无端的苦恼中,但是告诉自己是工作,所以别放弃。

还是没有关于下张专辑intro内容的灵感,随手写下的歌词都是只能用来告白的甜腻,完全不合适。

比如——

「wish you could be where I want

we’ll see all the stars and lights

cuz you can be the reason I feel alright

and take me higher

To a different galaxy, I’m there

Come, be my pilot 」

“南俊?休息一下吧。”

金南俊转着笔愣了一会儿才转头看,郑号锡已经从门口走到他背后了。

“太累了吧?看你都反应不过来了。”郑号锡露出一个疲惫的笑,“他们在外面都睡着了,这两天练舞有点疲劳过度了。”

“是啊……”
还是号锡最好。像天使一样还会关心一下自己。
金南俊把椅子往后退了一点,仰着头看郑号锡撑着椅子用一只腿支撑着自己的重量,就拉着他的手想让他坐下,但是作曲室只有金南俊坐着的那把椅子。他总觉得厚八说“他们都在外面睡着了”是在暗示什么,于是干脆把键盘垫和鼠标笔记本都摆到一边,推着郑号锡靠在桌子上,然后敞开双腿环住了他,这样就可以用靠过去趴在他的身上的完美姿势休息一会。

赶我走我就发脾气,累死了。
明明每天男朋友就在眼前,但是连亲热的时间都没有,这过的什么生活。

“呀呀呀……”郑号锡马上开始拍他的背,提醒他注意动作。

“不。抱一会。”

突入其来的冰山撒娇让郑号锡哭笑不得,只得好言相劝,“累的话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快起来收拾一下东西吧。”

“啊厚八,你真的不懂我的心意啊……”金南俊很郁闷,“你都不想我的吗?”

郑号锡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嘴唇蹭着衣服在动,小小的一只鼻梁顶在肚子上让他发痒,但是因为温柔的怀抱而变得暖洋洋的氛围让郑号锡也有点心动。郑号锡的手轻轻地搭在金南俊的背上,摸到了因为手臂的动作而突起着的肩胛骨,因为那种稍微硌手的程度有点心疼。有点太瘦了吧?郑号锡看看怀里看起来非常疲惫的金南俊头顶的发旋,忍不住埋怨起自己刚才干嘛连一个拥抱的要求都急着拒绝。所以他还是主动一点,对他好一点算了。
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变成——
“不是每天都见面嘛,有什么想不想的。”

“那就是不想啊,太让我伤心了,现在又变成有距离感的同龄亲故了吗。”

郑号锡无奈,没力气反驳这种开玩笑的话。
不是还好好地抱着吗?普通的朋友哪有这样的。
但是变得轻柔的动作是心软无疑了,金南俊深深呼吸了一口郑号锡的味道,更用力地贴紧对方,一只手也不规矩地从腰上往下滑,直到松垮地拢住对方靠在桌子上还挺翘的臀部。
郑号锡不明就里,还在心疼地用手指细细梳理着对方的头发,顺便帮忙按摩一下头皮,想着安慰一下南俊,现在总应该舒服了吧?

金南俊确实超舒服,他最爱郑号锡的手指。
郑号锡简直是天生舞者,对身体的控制程度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就好像一百个金南俊的智商都没办法搞懂的事情,在郑号锡身上轻松地就实现了。
不说别的,光是在那种时候,那种一边骑在自己跨上一边扭腰的动作,亲身体验过后,对标着gym还有什么technique之类tag的小黄片就再也硬不起来了。列表里五颗星的pronstar算什么?有我们家锡锡厉害吗?
腰能扭成那样子吗?因为快感仰起的下巴线条有那么性感吗?
金南俊每次做完都忍不住要和饭们一起分享郑队长的美好肉体了,想到网路上有群人只能意淫不能接触,就有一种浓浓的自豪——
个p啊,都好几天没碰过郑号锡了,太失败了。

话说回来,这些所有的特点都只能脱了衣服看,所以简单来说,穿着衣服的时候最色情的部分就是手了,不管是翘着指尖的手还是握着话筒的手,只要联想一下这双纤细的手曾经都为他做过什么,简直分分钟就能起反应。

“呀呀呀呀呀呀,手往哪里摸。”

“啊——就是和它们联系一下感情啊。太久不摸双方的皮肤都会忘记那种感觉的。”金南俊抬起脸无辜地说。看到郑号锡张着嘴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立马改口:“不行的话——就亲一下好了。”
撅了撅嘴示意往这亲。

“诶?”小鹿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突然有点口干舌燥,也不拒绝,就是眼神晃动的厉害,“现在——这不好吧……”哥哥弟弟们都在外面呢。

呀,抱都抱过了,亲一口也不能怎么样吧?再说独处一室的话,不会有哪个没眼色的家伙进来吧。
郑号锡在对方坚定的眼神中妥协了。
金南俊在他嘴唇上啾啾了两口,郑号锡脸就红得要滴血了,一个劲往后躲,然而再躲就躲到桌子上了,金南俊干脆站起来把自己卡进对方的腿间,捧住对方的脸,试探着抚摸对方后脑勺上软软的头发——长度刚好,颈部发际线上削短的头发在指缝间有韧性地跳跃着,上面在长一点的头发在指尖上纠缠着,重要的是后脑勺的大小和弧度刚好,简直就是照着金南俊的手长的。

金南俊的心都要化了,连续几天超体力劳动都让他怀疑自己会不会早衰,但是郑号锡轻轻一个吻就能解决所有,称之为幸福一点不为过。
是啦,团魂还在,不要担心。所以那种一边喊着大家好我们是防弹少年团,一边和某人共享着只有两人自己知道的秘密的感觉——简直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只是很难控制领完什么年终奖后突如其来想要抱住对方的感情。我们队长可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啊。
所以此刻才会东想西想。一边是想要用力地占有,一边又克制着自己尽全力地温柔着,生怕会伤害到像珍宝一样的对方。

“啪”
有东西掉在了地上。

突然发出的声音把郑号锡吓了一跳,猛然从甜蜜的吻里回过神,像只被丛林中鸟类扑楞楞翅膀的声音吓到的小鹿,转头四处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
原来倒是真的胆小,但是现在越来越大胆了。
说好的一被吓到就会往自己怀里躲的设定呢?
金南俊的手还保持着捏着对方后颈的动作,但是原来郑号锡的位置已经变得空空如也,这和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吧?
金南俊怀念起那时候因为突然被冰淇淋凉到都要往自己身上缩靠过来的郑号锡。
他感觉自己大约是养了一只傻乎乎的小狼,现在长大骨头硬了要往外跑,只把他这里当提供奶与蜜的避难所。

“啊——南俊,是你的歌词本。”
郑号锡在桌子后面翻到了掉下去的东西,一脸开心,“能看吗?”

金南俊无力地挥挥手让他自己看。

天哪,工作工作,又是你,不能留给我点私人时间吗。
今天晚上为了摸摸对方都换了几个姿势了,刚有点状态 就又不行,看来今天想成功必须下功夫,金南俊鼓足力气,往对方那边又靠靠,在他蹲着翻本子的时候找准时机把头往对方颈窝里凑。


“哐!”门开的声音。

“呀金南俊!有完没完了,快点!车到了!”

失败了。从正环抱着郑号锡的动作中僵硬地回神,金南俊转头看到了金硕珍看好戏似的脸。脸都红了好吗,珍哥,别这么刻意吧。

“拉蒙哥又欺负号锡哥了?”正咬着能量棒的小兔子从门口一脸纯良地经过,但是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

“呀,都成年那么久了,干嘛装可爱啊。”来自心口不一的金痴汉,正在对着兔子荡漾出一个宠溺的微笑。

“说什么欺负啊……你情我愿的事情……”闵玧其怜悯地看了一眼绝望的金南俊,还有一脸蒙逼的郑希望,提着包先走了,“再见吧各位,我要回去睡了。”

金南俊用手扯着头发绝望地翻了个白眼,他看出来郑号锡这次是真的害羞,借着珍哥拉他的手就起身跑了,但是好歹好回头看了他一眼,“南俊我——我坐最后一排。”

唉——这才对嘛。金南俊仰头满足地叹息一声。
最后一排,双人座。
以后也像这样主动给我一点暗示吧。

就,be my pilot。 

--
金南俊,男,24岁。
防弹少年团脑性男队长。

正在接受采访中。

“队友不知道的rap monster的事?”

“啊——关于这个,”金南俊转头看看队友们关爱的眼神,还有郑号锡突然变得红扑扑的耳朵,“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对我的爱。但是如果我需要私人空间的话,拜托收回一点那种浓烈关心的情感吧。”

-Fin-


--
歌词改编自JIDA的Starlight
就因为听歌和前几天看到的签售会小纸条的脑洞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了

欢迎留下反馈!!=3=
感谢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82 )

© PalomaH | Powered by LOFTER